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393章 到底是个什么啊?

第393章 到底是个什么啊?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章到底是个什么啊?

    正说说笑笑间,门外突然就响起一串“咚咚”的步子声,紧接着便是一道陌生的大嗓门,“顾文茵,顾文茵,你嫂子生了,生了个儿子……”

    屋里的三人齐齐一怔。

    下一刻。

    顾文茵抱着罗远辰便大步走了出去,元氏和燕歌紧随其后。

    而就这一小会儿的功夫,作坊里的罗烈和同喜他们也走了出来,正大步的往老屋子跑来。

    小院里。

    顾文茵认出来送信的是石乌村一个叫黄尚喜的货郎。

    因为每年夏天,黄尚喜都会直接到顾文茵这来进一批蒲葵扇走街串巷的叫卖,所以顾文茵对他并陌生。

    而这会子,黄尚喜正站在廊檐下看着顾文茵咧了大嘴嘿嘿的笑着说道:“生了个女儿。”

    顾文茵:“……”

    别说是她,就连元氏和燕歌也被这话给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脑。

    刚才还在说“生了个儿子”,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生了个女儿了”?

    跑得气喘吁吁的罗烈,拉住了黄尚喜,“你说生了个什么?”

    “生了个儿子……”

    顾文茵将罗远辰递还给元氏,上前看了黄尚喜,“黄大哥,你这又是儿子又是女儿的,到底是个什么啊?”

    “哎,不是!”黄尚喜抬手给了自己的大头一巴掌后,呵呵笑了说道:“两个,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龙凤胎!

    顾文茵一瞬的怔忡之后,猛的便欢呼雀跃起来,哈哈笑了说道:“龙凤胎!我木荷姐真厉害,一胎生俩不说,还一男一女!哈哈哈……”

    弄明白事情原委的元氏和罗烈也是高兴的不行,罗烈一高兴嘴巴哆嗦的说不出话来,还是元氏醒神的早,对高兴就差绕着小院跑的顾文茵说道:“你傻乐呵什么?还不快请了你黄大哥进屋喝茶,再收拾下,我们赶紧去镇子上看你嫂子和侄儿侄女去。”

    “嗯,嗯,我这就收拾。”顾文茵说着话,转身就往屋里跑。

    却没留意到人群里远远站着的穆东明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得凝滞,他的傻丫头啊!当个姐姐和姑姑,就高兴的忘乎所以,以后当娘了岂不是直接傻掉了?末了,又沉沉的长叹口气,比他小的大舅哥一下子就儿女双全,他呢?他什么时候才能儿女双全?

    黄尚喜被罗烈请了进去喝茶,元氏抱着罗远辰指挥着乐傻了的顾文茵收拾东西。

    不多时,得了消息的石梅花和涂氏几人也赶了过来,进门之前先就向罗烈和元氏道喜,“恭喜了,这下子可是当爷爷和奶奶了!”

    正收拾着衣物的顾文茵手上动作一顿,猛的抬头朝元氏看去,她要是没记错的话,元氏去年才过了三十,按周岁来说,元氏其实才刚刚三十!三十岁的奶奶!顾文茵没来由的打了个抖!嗯,她以后决对不要那样早生孩子!

    门外的穆东明没来由的心底生起股异样的感觉,也说不上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但那感觉并不叫人舒适便是。好在,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这感觉便没了。

    屋子里,涂氏听说元氏也要去镇上,便劝道:“你这才出月子,犬郎又还小,你就别去了,让文茵替你走一趟就是”

    “这不大好吧。”元氏犹疑的说道:“木荷有身子的时候,就没得我怎么照料,生孩子我又不在身边,生好了,人再不去,怕是……”

    “木荷那孩子是个明白孩子。”石梅花打断元氏的话,说道:“她不会怪你的,你要真过意不去……”石梅花抿了嘴笑着凑在元氏耳边轻声言语了一番。

    “这样合适吗?”元氏问道。

    石梅花呵呵笑着说道:“怎么不合适?你自己还带了个娃,去也帮不上忙不说,还得分了人手来照顾你,还不如你拿点银子让文茵带了去,就说是给木荷的体己钱,让她想吃什么买什么,别委屈了自己和孩子。”

    恰在这时,外面响起黄尚喜的声音。

    “哎,叔,我忘了和你说了,远时让我告诉你,别让婶子去镇上了,婶子这才刚出月子,等兄妹俩满了月,他带回家来给你们看。”

    罗烈“哦哦”的应着,“孩子怎么样?都还好吧?男孩大还是女孩大?”

    “孩子都好,就是稍微个子小了轻了点,稳婆说双胎都这样。”黄尚喜答道:“男娃先出来的,女娃后出来的,远时说让你和婶子给兄妹俩取个名。”

    罗烈连忙说道:“好,好,取名,取名。”

    目光却是下意识的朝一直默然无声的穆东明看去,穆东明抬目对上罗烈看来的目光,微微翘了唇角,笑道:“岳父大人若是不嫌弃,就让我陪着文茵去一趟镇上吧,至于这名字,我回头休书一封,请澧山书院的山长帮忙取一个。”

    罗烈还能说什么?

    自然是感激的无以言表,连声说“好”了。

    而屋子里,元氏几人也听到了黄尚喜那番话,先还犹豫的元氏当即便拿定了主意,取了钥匙开了床头的小箱子,拿了几锭五两的银子放在顾文茵手里,“把这个给你木荷姐,告诉她,这是我这个做婆婆的一点心意。”

    顾文茵二话不说便接了过来,放进收拾好的包裹里,这才说道:“娘,那我这做小姑子的是不是也得意思下啊?”

    “你急什么?”涂氏听了好笑,说道:“回头你侄儿侄女洗三,满月,百日,立周有得是你这姑姑表示的时候。”

    顾文茵想想有理,说道:“嗯,那我可得好好筹划一下,咱罗家的嫡长孙,大小姐呢!”

    一句话,把个涂氏和石梅花又给逗得一阵哈哈大笑。

    屋外罗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由,扬声问道:“令淑,你们笑什么呢?”

    “没事。”元氏扬声答道:“你家闺女发愁给她侄女,侄儿的礼呢!”

    罗烈听了憨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好愁的,她们一出生便有衣穿有饭吃,还不是都是她这姑姑的功劳,感谢都还来不及,还送什么礼啊!”

    “叔,你可别这样说。”顾文茵拎了包裹走出去,“我们家的好日子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可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

    末了,对穆东明说道:“阿羲,我们走吧。”

    穆东明施施然站了起来,对罗烈揖了一礼,这才朝顾文茵走了过来,伸手接过她挎在胳膊上的大包裹,“我来吧。”

    顾文茵也不和他客气,把包裹给了他,“哎呀,马车还没套好呢。”

    “文茵姐,我给套好了。”同喜在外面说道。

    顾文茵当即大步走了出去。

    元氏抱了罗远辰和罗烈几人送了出来。

    司牧云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对正扶了顾文茵上前,自己坐在车辕上赶着马车的穆东明说道:“爷,我和你们一起去,我来赶车吧?”

    穆东明想了想,点头道:“行,那你来赶车吧。”

    说着便往一边让了让。

    罗烈一见顿时傻了眼,几步上前,“东明,你们都走了……”

    他不敢说那十万两银子的事,只能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一个劲的朝作坊那边使眼色。

    “岳父大人放心,一个晚上,我们就回来了。”穆东明说道。

    罗烈还待再说,司牧云却是一甩鞭子,马车辘辘的跑了起来,剩下急得就差跺脚的罗烈和眉头微拧的元氏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