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405章 不吃也不要紧的。

第405章 不吃也不要紧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05章不吃也不要紧的。

    知道罗远时的决定后,李木荷什么都没说,只是默然的抱着虎头和小坠坐上了顾文茵雇来的马车,从出小院到上马车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罗远时。

    马车笃笃朝着凤凰村驶去,顾文茵抱着小坠,轻声劝解李木荷,“木荷姐,你不要对远时哥,他也很难过的。”

    李木荷垂了眼睑,扯了嘴角,脸上绽起抹干巴巴的笑,轻声说道:“我不怪他,都是命,是老天爷看不得我好。”

    顾文茵叹了口气,往李木荷跟前挪了挪,轻声说道:“木荷姐,我上回在京城见过她。”

    李木荷一瞬回头看向顾文茵,“刘氏?”

    顾文茵点头,抬手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李木荷声音小一点。

    李木荷下意识的探头朝外看了看,罗烈走在马车的前方,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李木荷看在眼里,少不得一阵心酸。

    放下手里的帘子,李木荷看着顾文茵轻声问道:“是怎么回事?”

    顾文茵将上回和燕歌偶遇刘氏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这就奇怪了,照这样说,她过得挺好的,也没被那个南越男人抛弃啊,干嘛一副被人抛弃的样子跑回来?”李木荷不解的问道。

    顾文茵摇头,“不知道,不过很快我们就会知道了。”

    李木荷目露不解的看向顾文茵,“为什么?”

    “司大叔去了南越,多则一月少则半旬他就会回来……”

    李木荷急切的打断了顾文茵的话,“文茵,你是说,司大叔去南越查刘氏的底了?”

    “司大叔去南越是因为罗飞的事。”

    顾文茵将罗飞招供他和南越李姓商人合谋,试图哄骗香凤再利用香凤把涂氏兄弟俩也拐走的事告诉了李木荷。

    听完整件事情的李木荷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来,目光怔怔的看着顾文茵,良久,咬牙切齿的骂道,“这个黑心烂肝的王八犊子……可是,文茵你也说了,司大叔是去查那个姓李的商人,和她有什么关系啊?”

    “倘若我没在京城见过她,说不得我就真信了,她人老色衰,爱驰恩绝。”顾文茵轻声说着自己的看法,“可当日京城所见,那个南越商人待她很是恩宠。既是恩宠,为什么还要乔装回来?”

    “她一定有所图!我大胆的猜测下,假若罗飞的东家就是刘氏私奔的那个南越商人,是不是就解释了这一切?”

    李木荷张着嘴看向顾文茵,“文茵,真……真的会是这样吗?”

    顾文茵扯了扯嘴角,脸上绽起抹皮笑肉不笑,冷声说道:“即便我猜错了,她和罗飞没有什么关系。她也绝不会是幡然醒悟良心不安回来认子的!她一定有所图!我会让阿羲给司大叔传信,让司大叔把她的底细也摸一摸,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李木荷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倘若,一切真像文茵说的那样,刘氏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回来的,那远时哥他……李木荷顿时生起钝刀子割肉的感觉,“文茵,你为什么不把这些告诉远时哥?”

    顾文茵叹了口气,“木荷姐,她即便是十恶不赦,可她到底是远时哥的亲娘,谁都不愿意从别人的嘴里听到对自己亲娘的坏话。”

    李木荷垂了眉眼,不无难过的说道:“远时哥真的太可怜了。”

    顾文茵没有说话,但神色间却满是对李木荷的赞同。

    “文茵,就不能想个办法提醒下远时哥吗?”李木荷目光戚戚的看着顾文茵,“只要远时哥心里生了防备,那个女人就算打了什么坏主意,做出伤害远时哥的事,他也能好受些啊!”

    “木荷姐,我也想,可是还是那句话,在真相没有被揭露前,我们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合适。”顿了顿,补充道:“还有,我们要相信远时哥。”

    李木荷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在这时,怀里的虎头哭了起来。她连忙掀衣裳给虎头喂奶,虎头一哭,小坠也跟着哭了起来,这个话题便到此结束了。

    且说,罗远时把刘氏领到自己家后,先是请了医馆的大夫来给刘氏把了下脉,待大夫开好方子,抓齐了药,送走大夫后,他便拿着火泥小炉在天井里煎起药来。

    刘氏搬了小杌子坐在廊檐下,看着守着红泥小炉的罗远时,脸上的神色很是复杂。

    “远时,你恨娘吗?”

    罗远时手里的蒲葵扇顿了顿,好一会儿才继续扇了起来,背着刘氏摇了摇头,“不知道,从我记事起,爹就和我说你死了,婶子没来我们家之前,虽然日子苦了点,但爹也没缺过我的吃穿。”

    刘氏默然。

    稍倾。

    “远时,以后怎么办?”

    罗远时回头看向刘氏,“你是说木荷……”

    “木荷?”刘氏打断罗远时的话,“我给你定的是韩家的姑娘,我记得那姑娘叫粮玉,怎么……”

    “韩家的亲事退了。”罗远时打断刘氏的话说道。

    刘氏顿时急了,“为什么?那是娘好不容易挑出来的姑娘,你怎么就给退了呢?你爹就你一根独苗,她有哥哥有弟弟,家里叔伯兄弟也多,你……”

    罗远时撇了脸,打断刘氏的话,“不合适就退了。”

    刘氏想说什么,却在看到罗远时撇转的脸时,那些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远时,你这个媳妇太强,你以后……”

    刘氏的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却是表达的非常明显。

    罗远时将扇子放到一边,坐在了院子里,双手抱着膝盖,看着“咕咚、咕咚”冒着汽泡的药罐子,轻声说道:“木荷她很好,孝顺爹,敬重我,疼爱孩子,我很欢喜。”

    刘氏目光紧了紧,小心翼翼的问道:“她是你婶子给你找的吧?”

    罗远时扯了扯嘴角,脸上的笑还没完全展开,便被他敛了下去,“药好了,吃药吧。”

    话落,起身拿棉布裹了药罐子,将里面的药汁倒在一边的碗里,然后端给了刘氏。

    刘氏看着黑乎乎的药汁,下意识的皱了眉头,“太烫了,晾一会儿再喝吧。”

    “冷了就没药效了,趁热喝吧。”罗远时说道。

    刘氏无奈,只能接了过来,小口喝完一碗药,将碗往边上一推,伸手说道:“快给我蜜饯。”

    话一出口,他和罗远时齐齐呆了一呆。

    “我……”

    刘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看着罗远时的目光闪闪烁烁,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罗远时避开刘氏的目光,轻声说道:“家里不大备这些东西,我等下就去买些回来。”

    “不,不用了。”刘氏连忙说道,紧接着又讷讷的说了句,“不吃也不要紧的。”

    罗远时什么也没说,沉默的端起一边的托盘朝厨房走去。

    身后响起刘氏犹疑的话语声,“远时,你不去铺子里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