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411章 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第411章 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11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顾文茵这里算是雨天过天晴了,可猪泷山龙首崖上的穆东明却是一身气势张扬勃发,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对寒星似的眸子杀气森森的看着司牧云,“你为什么不上前?”

    “哎,爷,天地良心啊!”司牧云不理会穆东明的怒气,替自己分辩道:“要是让你家小媳妇知道,我偷偷跟着她,她会怎么想?”

    “所以,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打?”穆东明好气的问道。

    “我……”司牧云狠狠的吐了口气,瞪了对牛眼,说道:“哪里被打了?不就是被踢了一脚!踢一脚有什么要紧的……”

    穆东明看着一脸理直气壮的司牧云,深吸了口气,末了,冷冷说道:“也怪不得你娶不上媳妇,就你这样,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你!”

    “……”

    司牧云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自家爷说的话。

    愣是好半响都没能说出句话来,等能说话的时候,破锣嗓子对着穆东明便是一声怒吼,“你这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穆东明:“……”

    司牧云却是看也不看被他一嗓子吼懵了的穆东明,甩手便走人。

    屋子里一瞬静了下来。

    醒过神来的穆东明,意识到自己还有正事没和司牧云说,转身便追了出去。不想,恰在这时,负气走人的司牧云突然间又从外面走了进来。于是乎,两人撞了个满怀!

    穆东明,“你回来干什么?”

    “我刚才说错了,你不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你是五十步笑百步。”司牧云瞪了穆东明,说道:“你二十二岁才说上个媳妇,比我好多少?”

    穆东明:“……”

    司牧云看着默然不语的穆东明,很是傲骄的哼了一声,再次准备甩手走人。

    不想穆东明却突然开口,“你去趟南越。”

    “又去南越?”司牧云瞪了穆东明,几欲跳脚,“我才刚回来,你又让我去南越!”

    穆东明无视他的暴跳如雷,淡淡说道:“收拾下就启程吧。”

    司牧云一瞬如霜打了的茄子,“去就去,可你总得告诉我,去干什么吧?”不等穆东明说话,紧接着又问道:“你不会是让我特意跑一趟,把李卫那小畜生替你媳妇踢回来吧?要是这样,真没必要。那小畜生,我带回来的路上,没少踢……”

    “你去南越找素衣。”穆东明打断司牧云的话说道。

    “找……找,找谁?”

    “怀淑公主武素衣。”穆东明说道。

    司牧云很是不理解的看着穆东明,“爷,好端端的,你找她干什么啊?”

    穆东明微微转身,目光落在屋外那棵结满拳头大小桃子的桃树上,在这龙首崖住了那么多年,不是错过花开,就是错过丰收,他很想知道,明年能不能既不错过花开也不错过丰收!

    “既然小丫头选择了武玄风,那我们便不能像从前一样,什么都不做。”穆东明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越过桃树,看向天边那一抹如血的残阳,轻声说道:“武素衣自幼养在淑妃膝下,和武玄英很是亲厚。而武玄英又和南越的左贤王私交甚笃,如果我猜的没错,武玄英很有可能会向南越再借一回兵。当然,这一切都得是左贤王如愿坐上皇位才行。”

    说起正事,司牧云一改之前的懒散,凝了目光说道:“南越历来都是左贤王继承大统,爷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之前的左贤王一直都是出自大阏氏膝下,可这次的左贤王却是出自小阏氏膝下,且这位左贤王好大喜功不说还只是个纸上谈兵的。这对崇尚实力和武力的南越来说……”穆东明冷笑着摇了摇头,稍倾,话峰一转,说道:“你找到武素衣,告诉她,不要介入左右贤王的夺嫡之争,时机成熟,我自会安排他离开南越。”

    “爷,你既然有心帮她,为什么之前不出手,要到现在才出手。”司牧云说道。

    “之前,我没打算站队,武玄风和武玄英他们谁死谁活,和我有什么关系?”穆东明冷声说道。

    司牧云:“……”

    是了,现在小丫头站队楚王,那自家爷自然便要不遗余力的打压临安王了!呃,谈不上打压,毕竟对自家爷来说,只要保证坐上那个位置的最终是武玄风就行了。至于坐上那个位置之前两兄弟间的你来我往,自然是怎么热闹怎么好!

    “行,我知道了,我明天一早就出发。”司牧云说道。

    穆东明点了点头,突然的又加了一句话,“还有,你不是说那个罗喜宝和素衣很是谈得来吗?”

    “是这么回事,怎么了?爷!”司牧云问道。

    穆东明眼底掠过抹几不可见的幽芒,冷冷说道:“罗喜宝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娶亲了。”

    “嗯?”司牧云越发的不解了,问道:“爷,你要给小罗管事媒吗?”

    做媒?!

    穆东明唇角噙起抹几不可见的弧度,脸上却是不露分毫,“你想办法把李贵恒和刘氏算计小丫头的事露给小罗管事。”

    “噢。”司牧云点头,“然后呢?”

    然后?

    穆东明摇头说道:“然后没了。”

    “没了?!”司牧云不可置信的看着穆东明,“爷,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穆东明却是任凭司牧云再怎么问,也不再多说一个字。

    司牧云无奈之下,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赶赴南越。

    而就在他离开猪泷山没多久,顾文茵背着个小竹篓慢悠悠的来了猪泷山。

    同样的,几乎是她才进猪泷,穆东明便在进山的路口等他。

    “有事?”穆东明问顾文茵。

    顾文茵笑了说道:“没事就不能来?”

    “不是没事不能来,而是没事,你就不会来。”穆东明笑着说道。

    顾文茵自然是不肯认的,两人嬉笑着打闹了一番,顾文茵说明来意,“我想把我祖母和父亲的坟迁到阳州去。”

    “其实也不一定要迁去阳州。”穆东明沉吟着说道:“我觉得这猪泷山就很不错。”

    顾文茵一怔之后,少不得失笑,说道:“这里是好,可惜离京城太近。”

    “你担心什么呢?”穆东明抓了顾文茵的一截头发在手里把玩,“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