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433章 拿下她当人质!

第433章 拿下她当人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章拿下她当人质!

    鹤见公主原就打算不留顾文茵的性命,当下眼中戾气一闪,手中匕首便要重重划下。

    “不要!”

    穆东明看在眼里,几欲心胆俱裂,差点脚一软真就跪下了。

    他阻止着鹤见公主,“你把匕首拿开,我们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是吧?”鹤见公主咯咯笑着,看向穆东明,“宸王爷,你想要这小蹄子的命无恙,那就按我说的话做。”话落,笑容陡然一敛,厉声喝道:“跪下!”

    穆东明拧眉,看向鹤见公主,“你可想清楚了,她若有个好歹,可不止是你偿命不偿命的事。而是……”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鹤见公主打断穆东明的话,目光狠厉的看着穆东明,“你只说,你跪还是不跪!”

    话落,手里的匕首做着往下压的动作。

    顾文茵瞳孔骤然一紧。

    跪,不过是一时之辱,不跪……光想想,心里便想刀割一样痛。

    他不敢想像,若是他的小丫头真的就这样在他面前没了,他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穆东明攥着的双手慢慢松开,慢慢撩起衣摆……这一幕被顾文茵看在眼里,只觉得脑袋如同被雷劈了一样,整个眼前都是模糊一片,耳朵里轰隆隆直作响。

    “阿羲,你干什么?”

    顾文茵看着袍摆已经被撩起,眼见得便要屈膝下跪的穆东明,不顾被匕首刺伤的危险,猛的便站了起来。穆东明看在眼里,心都差点跳出来了,要不是自幼习武骨头硬,被顾文茵这么一闹,没给鹤见公主跪下怕是也要给顾文茵跪下了!

    “丫头!”穆东明凄厉的声音蓦然响起。

    “你疯了!”

    鹤见公主同样也没想到顾文茵会这样疯狂,一声惊叫过后,脸上闪过一抹狰狞,手中匕首便要狠狠划破顾文茵的脖子,只是……

    “我的手!”

    鹤见公主手里的匕首不受控制的从她手里跌到地上,她目瞪口呆的看着脚边的匕首,又看着自己僵硬不听使唤的手臂,突然嘶声吼道:“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是鹤见公主手里的匕首才脱手,穆东明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上前抱住顾文茵纵身跃出了花厅,拔脚便要朝天井走去。不想,他身形才动,花厅四周的屋顶上,突然便站起了数道手持弓弩的身影,箭头齐齐对着花厅的方向,似乎只要里面的人稍有异动,屋顶上的人便会下令放箭。

    穆东明抱着顾文茵僵在了原地。

    稍倾,他微微抬头,目光与屋顶上持刀指向他的阿战撞了个正着。

    四目相对。

    彼此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杀意。

    花厅里。

    鹤见公主还在像个疯子一样,嘶声乱喊。

    “你烦不烦啊!”尚小云很是挫败的站了起来,看着像个疯婆子一样的鹤见公主,“你既然知道他是宸王穆羲,没有道理不知道我是谁吧?”

    “你是谁?”鹤见公主问道。

    尚小云:“……”

    花厅外将两人的话尽数听在耳朵里的顾文茵,“噗嗤”一声笑了。

    “你还笑得出来。”

    穆东明不悦的瞪了她一眼,抱着她一步一步往花厅里退了回去。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顾文茵说道。

    穆东明依言将顾文茵放了下来,但却是紧紧的将她护在身后,及至进了花厅,也是将她大半个身子都包裹在自己的背影。

    “我叫尚小云,你没听说过?”尚小云犹不甘心的问着鹤见公主。

    “尚小云?尚小云是个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听说过。”鹤见公主怒声道。

    尚小云颓败的叹了口气,“尚小云不是个东西……啊呸!你才不是个东西,尚小云是我,我就是尚小云,在大凤朝,论用毒我尚家若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你当着我这么个用毒的祖宗偷偷下毒,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鹤见公主猛的朝沈峻臣看去,“你为什么不早说?”

    沈峻臣苦笑,涩声说道:“我以为公主既然知道宸王穆羲,没有道理不知道尚小云,谁曾想……”

    “我告诉你沈峻臣。”鹤见公主打断沈峻臣的话,“你不替自己想想,也替你那八十岁的老娘想想,你总不想她过了一辈子衣食无忧的日子,临到老了还个死无全尸吧?”

    沈峻臣一瞬变了脸色。

    顾文茵趁着这功夫对穆东明轻声说道:“拿下她当人质?”

    穆东明也有这个想法。

    他自是不惧屋外的那些弓弩手,但顾文茵和燕歌手无缚鸡之力,尚小云虽擅用毒,可武力值也是为零。能自保已然不错,更别说伤敌了。这样的情况下,拿下鹤见公主当人质是最好也是唯一的办法!

    拿定主意,穆东明将顾文茵推到尚小云身边,“小云,看好她,她在你在,她死你亡!”

    尚小云:“……”

    怎么说也是一起玩泥巴长大的,不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吗?王爷,这是打算为了衣服断手足?

    燕歌不用穆东明吩咐,便自动的走了上前,站顾文茵的身前,以防有什么意外,她能挡一挡。

    穆东明眼里掠过抹赞赏感激的光芒,下一刻,突然一声长啸,纵身朝鹤见公主扑了过去。

    “阿豹!”

    鹤见公主声嘶力竭的一声喊。

    “哗啦啦”一阵破瓦之声,紧接着便看到自房顶落下一个金刚般身材雄壮的男子,男子人还在半空,水桶样的拳头便朝穆东明挥了过来。

    穆东明不敢和那个拳头硬碰硬,他在半空中将身子扭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避开这一拳,紧接着袍袖轻扫,桌上的茶盏顿时齐齐朝阿豹飞了过去。

    “小心,茶水有毒!”

    被另外两个婢女搀着往外跑的鹤见公主大声喊道。

    阿豹看似粗笨,但动作却很是灵巧,被鹤见公主一声提醒,当即将身子缩成一个球避开了那些茶盏,和穆东明你一拳我一掌继续缠斗在一起。

    顾文茵眼见得鹤见公主便要退出花厅,急得对尚小云连声喊道:“快,快把她拦住,不能让她走。”

    尚小云却是摇头,“不行,王爷说了,我得看着你,你不能有一点差池。”

    顾文茵气得鼻子冒烟,一把推开尚小云便朝鹤见公主追去。

    然,谁也没有想到,便在这时,沈峻臣却突然朝她扑了过来,手中霍然抓着鹤见公主之前的那把匕首!

    “姑娘!”

    燕歌惊叫着扑了上前,想要用自己的身子替顾文茵挡下这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