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435章 杀他个人仰马番,寸草不留!

第435章 杀他个人仰马番,寸草不留!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5章杀他个人仰马番,寸草不留!

    “走啊!”

    见顾文茵还站在那不肯动,尚小云和燕歌齐齐催促起来。

    不过是一个怔忡间,耳边突然响起“刺啦”一声,紧接着几人的眼底划过一抹亮光,下一刻,便看到“彭”一声,火油被点燃瞬间将木制的老房子包围在一片火光里。

    “丫头,走!”

    穆东明抓住顾文茵的手转身便要往外冲,然,就在这时,花厅正对着后院的方向却响起一阵“嚓嚓”的声音,声音掩在噼里啪啦的火势里,不仔细听还会以为是哪里着火的声音。但穆东明耳力惊人,几乎是一瞬间便听出两者的区别,当即松开顾文茵的手,他大步朝声音响起的方向走去。

    “阿羲?”

    顾文茵一怔之后,拔脚跟了上去。

    尚小云和燕歌齐齐一呆,下意识的急声催促道:“王爷,快带着文茵(姑娘)离开这里。”

    穆东明抬手,便在这时,正对着后院的花厅槅扇“砰”一声整个的砸在了地上,烟尘翻滚间,一张男子的脸出现在几人跟前,乌黑的眉毛,深邃幽静的眸子,略显苍白的面孔……和沈俊臣有着三分的相像,但往仔细里看,又会发现,两者其实很不同,沈峻臣五官秀气儒雅,这张脸却是精致昳丽。

    没给顾文茵太多怔忡的时间,四目相对的刹那,男子已经喊道:“快,快从这里出来。”

    几乎是他话声才落,穆东明抱起顾文茵纵身便跃了出去。

    与此同时,男子身后出来两个健妇,爬了进来,三步并两步赶上前接过尚小云扶着的燕歌,返身便走。

    花厅的天井里,鹤见公主看着眼前冲天的火光,娇好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不甘,她侧头看向身侧的阿战,“里面怎么什么声音也没有?”

    阿战默了一默后,指了身侧的一名的侍卫,“你进去看看。”

    侍卫看着眼前整个被火裹住的花厅,火焰熊熊烈烈,已经从花厅弥延向了东两边侧的耳房,就连天井里两棵硕果累累的桔子树都被火势给逼得蔫蔫的。这样一副情景,进去无异于找死!

    “大,大人……”侍卫惨白了脸看向阿战。

    阿战见侍卫不动,手中长刀突然狠劈,侍卫连声惨叫都没发出便一头栽倒在地上,“咕咕”吐出几口血,便没了气息。

    阿战眉头也没动一下,手中滴血的长刀指了另一个侍卫,“你去。”

    被指住的侍卫倾刻间白了脸,进去是死,不进去也是死!

    “你去,不任生死,赏黄金十两!”阿战说道。

    黄金十两,就算是死了,省着点用也够家中老小过几十年了!

    侍卫咬了咬牙,拔脚便往里冲,恰在这时,悬在花厅上的门梁带着藕断丝连的火星,“嘭”一声砸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正正砸在侍卫的头上,火遇着衣赏当即烧了起来。一阵惨烈的嘶嚎声后,空气中弥漫起一股刺鼻的肉被烧焦的气息。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

    侍卫们齐齐瑟瑟颤抖起来,目光哀求的看向阿战,阿战犹疑着对鹤见公主说道:“公主,火势……”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鹤见公主打断阿战的话,“让人再进去。”

    阿战看着身边惨无人色的侍卫,咬了咬牙,拔脚便朝着花厅走去。

    “你干什么?”鹤见公主一把扯住了阿战的袖子。

    阿战步子一顿,回头的刹那,却惊见一道人影像阵旋风一样刮了过来,手中长刀所过之处,犹如刀砍萝卜一样,屋顶上的那些弓弩手成片的倒下,尚着屋脊滚落在地上发出“砰、砰”的闷响声。

    “小心!”

    阿战想也不想的一步上前,将鹤见公主护在身后。

    而几乎就在他踏步上前的刹那,一柄雪亮的刀光以雷霆之势劈了过来,将阿战从左肩胛到右下腰劈成了两刃。血溅了他身后的鹤见公主一身!

    “啊……”

    即便再心狠手辣,面对这样的场景,鹤见公主也忍不住发出了尖叫。

    “啊你姥姥!”和怒吼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一道粗犷的骂声,“臭婊子,爷爷我今天送你下地狱!”

    话声响起的同时,手起刀落。

    “啊!”

    又是一声凄厉的喊声响起,但没有人上前。

    那些持弩的侍卫齐齐退了开去,冷眼看着鹤见公主被突然出现的大胡子男人几刀砍去了手脚,像个肉球一样在地上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

    司牧云却仍不解恨,他武素衣那得到武玄英设计对付穆东明的消息就赶了来,可急赶猛赶,还是来迟了。

    火,已经将沈家整个后院都烧着了,被沈峻臣用来待客的花厅此刻更是发出一道又一道横梁落地的声音。这样大的火,别说是活生生的人,就是石头都能烧裂了!

    “王爷!王妃!老司我来迟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后,司牧云“扑通”一声,跪在了目光充血的花厅,“王爷,王妃你放心,老司我这就进京去找武玄英那个王八蛋,你们怎么死的,老司我也让他怎么死!”

    话落,胡乱的抹了把脸起身转身便要走,却在看到痛得痛昏过去的鹤见公主时,目光中闪过一道凶狞的光,猛的抬脚,对着鹤见公主便是狠狠一脚。下一刻,便看到鹤见公主像个球一样砸落在漫天的火光里。

    “啊,救命,快来救我,阿战……”

    “轰隆”一声巨响。

    支撑花厅的横梁尽数烧断,残垣断壁坍塌下来,将鹤见公主掩埋在了火堆里。

    司牧云站在那冷眼看着,久久没有出声。

    天井里的婢女、侍卫趁着这时间作鸟兽散,一片慌乱中,却有人逆势而来。浑身浴血的十一,手中长刀刀刃都卷了,大腿和胸口还插着两根断箭,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身后所过之处留下斑斑血痕。

    终于,他站定在了司牧云跟前,目光没有温度的看着烧无可烧的花厅。

    “是我没用,没有保护好王爷和姑娘。”

    司牧云没有出声,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十一却是在说完那句话后,举起那把已经卷刃的长刀便对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抓住了刀刃。

    鲜,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

    司牧云目光平静的看着目若死灰的十一,“现在还不是我们赎罪的时候。”

    十一死灰一般的眸子里光彩一闪而逝。

    司牧云收了手,转身朝外走去,“回京,杀他个人仰马番,寸草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