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443章 王爷,你知不知道?

第443章 王爷,你知不知道?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4章王爷,你知不知道?

    沈重正大厅来回踱着步子,不时抬头张望一番。

    不明白,怎么这么久还没等到顾文茵的身影,由不得便猜测,难道是那个顾姑娘和妹妹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这么一想,莫名的便松了口气。

    若是如此,哪怕就是让他把这客栈大厅的板凳坐起了花,他也是愿意的。又忍不住庆幸,还好自己机灵,想着男女有别诸多不便,临时起意将回家看望娘亲的妹妹拉了来。

    沈重停了脚下的步子,喊了大厅的小伙计重新给自己沏了盏热茶,反复衡量着等下见了顾文茵时要说的话。

    小伙计端着托盘正准备给沈重上新沏的热茶,眼前突然一花,下一刻,整个人连着托盘被撞得一个踉跄,手里的托盘没拿稳翻了出去。

    “啊!”

    随着尖厉的惨叫声响起,一只抡圆了对着堪堪站稳的小伙计甩了过来。

    “啪”一声响。

    本就没站稳的小伙计被这一巴掌直接抡在了地上。

    沈梦如犹不甘心,捂着被溅了茶水的手,怒目圆瞪的看着小伙计,吼道:“你找死啊!走路没长眼睛啊!”

    掌柜的连忙从柜台里走了出来,赔了小心问道:“夫人有没有伤到哪?需不需要请大夫?小伙计……”

    “伤没伤到,要不要请大夫,你不会自己看啊!”沈梦如打断掌柜的话,将起了几个红点的手伸到掌柜的眼前。

    掌柜的连连退了一大步,“夫人先坐会儿,我这就让人去请大夫。”

    话落,扬声便要喊了小伙计,不想,却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女声突然响起。

    “是该请个大夫给这小哥好好瞧瞧。”顾文茵边说,边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不几步便走到沈梦如和掌柜的跟前,冷眼睨了沈梦如,“你横冲直撞出门不带眼睛,把小二哥给撞了不说,还出手打人。童少夫人好大的威风啊!”

    “要你管!”沈梦如回头瞪了顾文茵,气急败坏的吼道:“他不站在那,我能撞到他吗?”

    顾文茵简直无语了。

    不过是一个商户庶女,便被养得这样骄纵跋扈,真不知道童家是瞎了还是白内障太严重,才会把这样的媳妇娶进门!

    便在顾文茵打算开怼,怼得沈梦如亲娘站在跟前都不认识时。一道清越的男声却抢在她前头开了口。

    “梦如,你怎么说话的?还不向这位小二哥道歉。”

    沈重走了上前,重重斥责着沈梦如。

    “我平时就是这样教你的吗?你身为姑娘家的柔顺忍让,恭谦唯德都去哪了?”

    沈梦如被训得一张脸红了白,白了青,青了……忍了又忍,终究还是平时太过被骄纵了,加之适才又被顾文茵狠狠讥讽了一顿,猛的一跺脚,看了沈重吼道:“别人欺负我,你不帮我也就算了,还帮着一起来欺负我,我没有这样的哥哥。”

    话落,提了裙摆便大步朝客栈门外跑去。

    沈重一怔之后,下意识便想要拔脚追,却在抬脚的刹那,想起自己的来意,硬生生的收了脚,转而朝顾文茵看来。

    顾文茵却是没有看他,而是对顶着半张红肿脸的小伙计,说道:“去找个大夫开点药抹抹吧。”

    “不用了。”小伙计闷声说道:“我们这种人,皮糙肉厚的习惯了。”末了,又说道:“适才多谢姑娘了。”

    顾文茵摇了摇头,转身便要往楼上客房走。

    “顾姑娘。”沈重追了上前。

    顾文茵步子一顿,回头看向沈重,“沈二公子有事?”

    沈重一怔之后,脸上绽起抹温文尔雅的笑,对顾文茵说道:“顾姑娘即知我是谁,想必也猜到我为何来姑姑娘。姑娘,可否坐下说话?”

    顾文茵摇头,“不可以。”

    沈重一瞬变了脸色,“顾姑娘……”

    “我这人虽不注重出身,但却讲究品德。”顾文茵看着沈重,在他渐渐凝重的目光里,缓缓说道:“适才童少夫人找到我,质问我可是看上了沈大公子……”

    沈重连忙打断顾文茵的话,一边揖手赔礼,一边解释道:“顾姑娘,舍妹年幼无状出言不逊,还请顾姑娘多多海涵。”

    “海涵不了。”顾文茵一点也不含糊的说道:“她自己也是个姑娘,应该比谁都清楚,姑娘家的清白名声多重要。张嘴就来这么一句,可曾想过会给我带来多大的伤害?倘若我未婚夫因此而生嫌隙,我又该如何才能自证清白?”

    沈重顿时脸若菜色,想要解释几句,几番唇角翕翕,却愣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顾文茵对着沈重微微一颌首,转身便走。

    眼见顾文茵便要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而因为这上面的客房是专门招待女眷的,不允许男客在上面走动。

    沈重情急之下,急急跑上第一层的楼梯,“顾姑娘,有道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这率性而为,真的就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吗?”

    顾文茵步子一顿,猛的回头看向沈重,“沈二公子,你父亲先是打着我‘盛风罗扇’的招牌,卖着自己的扇子,后又买通官匪欲害我性命。我既不曾报官追究你们售卖假货,也不曾报官告你们谋财害命。这样,你都不满意吗?”

    “顾姑娘,家父也是被逼无奈……”

    “好一个被逼无奈。”顾文茵嗤笑着打断沈重的话,“一句被逼无奈就可以抹杀掉他对我犯下的所有事?若是如此,我也担一个被逼无奈的名头,断你家生意再杀你家满门,如何?”

    沈重俊逸的脸上压抑着一丝怒气,微微眯了眼睛看向顾文茵,“顾姑娘当真这般铁石心肠?”

    顾文茵真心觉得这沈重兄妹俩都是脑子有病,明明有求于她,偏偏还要揣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突然间就觉得无聊的很,她真是吃饱了饭没事干,才会来和这两个脑残浪费口水!

    想明白过来,干脆便也不再废话了,转身便走。

    沈重看着眼前渐行渐远,眨眼间就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恨恨的攥了攥拳,转身“咚咚”的跑下了楼。

    客栈对面的巷子里,便在沈重气急败坏离开后,戴了一顶竹笠的松竹缓缓抬起头看了眼客栈大厅的方向,抬手压了压竹笠,转身离开。

    而松竹才起身离开,客栈二楼临街的包厢,司牧云收了目光对一侧的穆东明说道:“是沈家大公子的那个小厮。”

    穆东明脸上绽起抹似笑非笑,说道:“沈家这位大公子是个妙人。”

    “妙什么人啊!”司牧云没好气的说道:“都帮他帮到那个份上了,还不相信我们……”

    “沈潇他不是不相信我们,而是……”穆东明突然话声一顿,似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眼底绽起抹浅浅的笑意,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这是他们沈家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要问司牧云最恨什么,那肯定是自家主子说话说一半的习惯。

    “王爷,你知不知道?说话说一半比拉屎拉一半,还让人难受”

    穆东明:“……”

    半响。

    “云叔,不是我说你,你好歹也曾经是御前带刀侍卫,锦绣文章走不了,箩大的字却是识一筐的!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你这说话的方式?什么时候才能学着做个斯文人?”

    司牧云轻哼一声,“什么时候你改了说话说一半的毛病,我什么时候就能学做斯文人!”

    穆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