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449章 异域风情

第449章 异域风情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49章异域风情

    不同于大周此时的寒风冷雨,此时的南越天气晴朗,阳光充足,气温很是宜人。

    实际上,除少部分高山地区外,南越一年可分为干、雨、凉三个季节。

    每年的三到五月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被称为干季;六月中旬以后多吹西南季风,尤其是七月、八月更是大雨滂沱,此时万物欣欣向荣,进入雨季;十月至翌年二月则为凉季,是南越五谷丰收的季节。

    喜宝到达南越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底,目光所及处,处处都是丰收的喜悦,空气中裹挟着麦、谷成熟的气息,随风起伏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金色麦浪。还有那稻田如海,风起穗舞,行走在田垅上宛若腾波驾浪……

    “怪道南越一直以来兵强马壮少有战乱。”喜宝对身侧的步三其说道,“这样多的良田,谁也不缺吃少穿,想不兵强马壮都难。”

    步三其是喜宝在阳州府镇威镖局雇来的镖师,除了护送他这一路的安全外,还负责他在南越境内的安全。听了喜宝的话,步三其很是认同的点头说道:“是啊,人活一世,不就为个温饱不愁吗?”

    两人一路朝着南越京都蛮平而去。

    半个月后的一日黄昏,两人站在蛮平三丈多高的城墙下,看着高高镌刻在城墙上的“文华”二字,喜宝长吁了口气,抹了把头上的汗水,说道:“总算是到了。”

    步三其笑着踢了踢身下的坐骑,对喜宝说道:“进城吧,天不早了,万一城门落钥就麻烦了。”

    喜宝点头,踢了踢马腹,两人缓缓朝城门走去。

    南越民风开放。

    两人一路向前,随处可见成双结对的男女,男子一律穿黑着蓝,身材短小精悍,皮肤泛黑,眉骨略略向前突出,眼眶微微向内深凹,高鼻厚唇,笑或是不笑都给人一种凶悍的感觉。叫人不解的是,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南越的女子却是肤色白腻,眉眼灵动。年纪大的喜欢穿藏青绣花的衣衫,年纪轻的大姑娘小媳妇则喜欢穿大红绣花对襟小袄配一条同色或靛蓝的短裙,露出一截水润润宛若凝脂的小腿,脚踝处或戴根红绳,又或戴根银脚链,走动间,发出“叮零,叮零”的响声。

    喜宝和步三其虽然新奇,但却也知道,盯着人姑娘家的脚看,在哪里都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是故,两人一眼之后,便收了目光,专心的打量起蛮平城内的景致来。

    到底是京都,加之南越又富饶,城内的街道皆以青砖铺就不说,街道尽然有十五六丈宽,按一丈三米来换算,也就是说蛮平城的街道将尽五十米宽!

    街道两旁酒肆商铺林立,此时咸蛋黄一样的夕阳余晖有的没的洒在红砖绿瓦间,又或者是朱红彩蓝的楼阁飞檐之上,给这一片繁盛的蛮平城增添了几分朦胧梦幻的诗意美。

    “我的个老天爷!”喜宝怔收的瞪着向前不知延伸到什么地方的街道,对步三其说道:“这是打算在街道上练兵吗?”

    步三其是镖师,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同样也被眼前的情景给震得反应不过来。即便是十几丈的街道,可街道上仍旧车马粼粼,人流如织。街道上不时响起商贩颇具穿透力的吆喝声以及夹杂其间的马鸣犬吠之声。

    “喜宝,我们先找个客栈投宿吧。”步三其对喜宝说道。

    喜宝应道:“好,我了解过了,说是有家叫‘醉生楼’的客栈挺不错的,我们就住那吧。”

    步三其自然没有意见。

    两人牵了马一路打听朝着“醉生楼”走去。

    走着走着,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悠扬清透的古琴声,走得近了,才看见檀香袅袅中,一红装丽人正在旁边酒肆大厅中央的高台上随着琴声起高伏低,一众酒徒或跪或坐,目光痴痴的追着台上丽人的身影。

    喜宝和步三其也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步子,站在酒肆外,欣赏着台上曼妙的舞姿。直至一曲毕,一个穿着对襟绣花红衣的小姑娘捧了个大红托盘出来讨赏钱,两人才醒过神来,继续朝前走着。

    “真是奇怪。”步三其对喜宝说道:“已经到了这个时辰了,按说早该宵禁了。可是,这街市上还是这样热闹,还是说他们不宵禁的?”

    “宵禁还是要宵禁的,只是他们宵禁的时间比我们晚,要到亥时整才宵禁。”喜宝说道。

    步三其“哦”了一声,“这样啊!”

    说着话的时间,两人步子一顿。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醉生楼”前。

    和大多数客栈一样,“醉生楼”门前立着一根高高的锦旆,两人才上前,便有小二吆喝着迎上来,“两位可是要住宿?”

    “是的。”喜宝将手里的缰绳给了小二,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一间上房。”

    “好嘞!”小二一左一右牵了步三其和喜宝的马,高声对里面吆喝道:“客倌两位,上房一间。”

    喜宝和步三其走到客栈里面时,已经有另外的小伙计迎了上来,将二人带到柜台前。

    “客官,上房宿资是五分银一夜,额外花销另计。”话落,掌柜的抬头,笑呵呵的看着喜宝和步三其,“两位打算住几日?”

    “掌柜的,若是长住能不能便宜点?”喜宝问道。

    掌柜的上下打量一番喜宝后,问道:“公子打算住几日?”

    “少则一月,多则三四月。”喜宝说道。

    掌柜的脸上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说道:“若是真住这样长,宿资我便宜不了,但热水可以不计价,另外再管二位每日早餐一顿。”

    喜宝笑着说道:“行,我先付二十两银,多退少补,您看行吗?”

    “行,行,行。”掌柜的一连说了三个“行”字。

    喜宝自包裹里取了四锭五两的银子交给了掌柜的。

    掌柜的一边收了银子,一边对小伙计连声吩咐,“快带了两位客倌楼上休息。”末了,又对喜宝和步三其陪了笑脸说道:“两位舟车劳顿风尘仆仆,先上楼喝口热茶,我这就让人送热水上来。”

    “谢掌柜的。”

    喜宝对着掌柜的揖了揖手,转身朝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