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454章 别理他,他就是嫉妒!

第454章 别理他,他就是嫉妒!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54章别理他,他就是嫉妒!

    穆东明和司牧云分别洗了个热水澡,将脸上的胡子给剃了,又换了身干净的衣裳,整个人虽然还透着骨子里的疲惫,但较之先前却是精神了许多。

    趁着两人收拾的功夫,顾文茵把罗远辰给了罗烈,从腌肉的大缸里挑了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拿热水洗干净,切成两厘米大小的方块,拿了个粗瓷碗,一层咸肉一层秦椒面铺了满满一海碗放在锅里面蒸。

    穆东明和司牧云收拾好了后,锅里的肉也蒸好了,还没等端上桌,司牧云便伸手连着撮了几块放进嘴里。一咬,满嘴巴都是油,蒸得透透的肉入口酥软,咸中带辣,辣而有香,简直了!

    “好吃,老司我再没吃过比这更好吃的肉了!”一边说着话,一边又连着撮了好几块放嘴里,看着捧了个碗俏生生站在那的顾文茵,石破天惊的说了一句,“丫头,你别做扇子了,去做厨子吧!”

    “好啊。”顾文茵从善如流的说道:“司大叔,我去做厨子,你就专门负责给我烧火,好不好?”

    司牧云下意识的便要说“好”,却在下一刻冷不丁的醒过神来,连连摇头道:“不成,不成,老司我是个粗人,烧火那么斯文的事,我可干不来!”

    “司大叔,你刚才说什么?”李木荷抱了小坠进来喊穆东明和司牧云上桌吃饭,恰恰听到他那句“烧火那么斯文的事”,顿时笑得停不下来,问道:“司大叔,你能不能告诉我,在你眼里,什么才不是斯文事呢?”

    司牧云嘿嘿的笑了笑,上前逗着李木荷手里的小坠,不假思索的说道:“抱娃娃啊?抱娃娃这件事吧,是个人都能干!”

    李木荷一怔之后,当即二话不说将小坠往司牧云手里一放,“司大叔是个惯做粗活的人,那小坠就交给你了。”

    司牧云顿时如同接了个烫手山芋,扔不能扔,碰不能碰,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站在那“哇哇”喊着李木荷,“哎,哎,快把娃娃抱走,我手粗,等会磕着她了。”

    偏小坠还觉得好玩,抓了司牧云的领子,短短小小的手指不是抠他眼睛就是抠他鼻子,直把个杀人眼都不眨一下的司牧云给惊得除了“哇哇”叫就是“嗷嗷”喊!

    顾文茵和李木荷笑得那叫一个欢,就站在一边看热闹了。

    “做什么呢?老远就听到你们俩的笑声。”

    穆东明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司牧云见到救星般,连声喊道:“爷,救命,救命啊!”

    顾文茵抢前几步,将手里的碗递到穆东明跟前,“别管他,先吃肉。”

    穆东明真的就不管“嗷嗷”大叫的司牧云,只管张了嘴,目光含笑的看着自家小媳妇。

    这是要她喂呢?!

    顾文茵瞪了穆东明一眼,左右看了看,见李木荷正去接司牧云手里的小坠,没人注意到她和穆东明,飞快的撮了块肉放进穆东明张着的嘴里。只是……穆东明含住了肉,也含住了她的手指!

    顾文茵瞪了某个耍流氓的人,轻声斥道:“你干什么,快松开!”

    穆东明笑了笑,舌头在顾文茵的手指上轻轻卷了卷,顾文茵瞬间靥飞红霞,水汪汪的眸子三分怒七分恼的狠狠瞪了穆东明,却不知此刻的她粉面含春,眼波流转,不知道多令穆东明心醉。穆东明低低一笑,带着掩饰不住的愉悦和欢欣,松开了含在嘴里的顾文茵的手指。

    “文茵啊,和东明出来吃饭吧。”

    外面响起罗烈的声音。

    顾文茵应了一声,难掩羞涩的对穆东明说道:“吃饭去吧。”

    话落,为了掩饰尴尬的气氛,又转身对司牧云说道:“司大叔,出去吃饭吧。”

    司牧云“哦”了一声,抬脚便外走,却在走出几步后,步子一顿,折身走到顾文茵跟前,上下打量她一番后,问道:“丫头,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顾文茵:“……”

    前一刻还只是微微发烫的脸,随着司牧云话声落下,顿时如同被火烫了一样,这会子哪里是双颊生晕,根本就是火烧云!

    司牧云看着站在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的顾文茵,猛的便放声大笑起来,一边笑着往外走,一边说道“你个丫头片子和我斗?你有我老司这么皮厚不要脸不?”

    顾文茵:“……”

    “嗯哼!”某个始作俑者轻哼了一声,上前接过自家小媳妇手里的碗,另一只手则牵了连手板心都发烫的顾文茵的小手,“别理他,他就是嫉妒!”

    “嫉妒?”顾文茵一脸错愕的看向穆东明,问道:“嫉妒什么?”

    “嫉妒我有人疼,有人爱,他没有!”

    顾文茵:“……”

    走在后面抱着小坠的李木荷忍无可忍,“噗嗤”一声破了功,笑得花枝乱颤。

    顾文茵狠狠一跺脚,甩了穆东明的手,怒声道:“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去吃吧,去吃吧。”李木荷走了过来,推着顾文茵的肩,“我不笑了,真的,我肯定不笑了。”

    说是不笑了,可咧得收不回来的嘴角,不是笑难道是哭吗?

    别说李木荷了,就连她怀里的小坠也咧了嘴,嘻嘻笑着,又黑又亮的大眼睛一会儿看看顾文茵,一会儿看看穆东明。好像在说,小姑姑,你们在说什么有趣的事啊?为什么这么高兴呢?

    顾文茵自李木荷怀里一把抱过小坠,对着她白嫩如霜,晶莹剔透的小脸就是一阵猛亲,一边亲一边恨恨说道:“你也是个小坏蛋!跟着你娘一起看姑姑笑话!”

    李木荷在一边看着,掩了嘴吃吃的笑着说道:“囡囡,我们是乖宝宝啊,不看姑姑笑话,也不嫉妒姑。娘疼你,娘爱你!”

    “嫂子!”顾文茵抱了小坠,瞪着李木荷,“你再这样,我不和你好了!”

    一侧的穆东明摸了摸鼻子,小丫头不会是真生气了吧?

    李木荷强忍了笑上前,从顾文茵怀里抱回了小坠,说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快去吃饭吧,你不饿,东明还饿了呢!”

    “饿死他活该!”顾文茵恨恨说道。

    话是这样说,但到底还是心疼的牵了自家男人的手,朝客厅走去,一边走一边埋怨道:“都怪你,都是你不好……”

    “是,都怪我,都是我不好。”

    顾文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