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483章 好狠的武玄英!

第483章 好狠的武玄英!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8章好狠的武玄英!

    既然是存心做的局,这群人又怎么会那样轻易的让顾文茵离开。

    妇人被穆东明暗算摔趴在地上的那一刻,身后那些跟着她同来大人、小孩一窝蜂的朝顾文茵扑了过去。

    “不许走,你还我爹爹(儿子)命来……”

    穆东明杀意顿起,便在他打算示意暗中的邬大和傅六动手时,顾文茵却突然甩开了他的手,“阿羲,你快走。”

    穆东明转身重新去牵顾文茵的手,“一起走。”

    顾文茵急得不行,眼见得那群人已经到了眼前,情急之下,抬手便将穆东明重重推了一把,“走啊!难道非得两个人都陷进去吗?你不走,谁来救我?”

    “我现在就带你走!”穆东明固执的说道。

    “你怎么还不明白?”顾文茵怒声吼道:“武玄英他要对付的根本就不是我,他的目标是你,你没事,我就不会有事!”

    “我知道。”穆东明冷声说道:“正因为知道,我才不能把你独自留下!”

    顾文茵惨然一笑,看着穆东明,“这些人虽然可恶,但却罪不至死!你要带我走,就得杀了她们!可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人?老弱妇孺,你若是把她们杀了,你以后还有什么名声可言?”

    “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顾文茵大声道:“我爱的人,他可以不高贵,他也可以不善良,他甚至可以有那么一点点坏,可是,他不能蠢更不能犯蠢!”

    穆东明漆黑的眸子里一瞬涌起万般复杂,有心疼,有感动,有懊悔,有难过……他不蠢,甚至可以说很聪明,顾文茵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名声?他连江山万里都能说弃就弃,区区一个名声对他来说算什么?可是,他不能不在乎顾文茵的想法!

    穆东明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顾文茵,就这么对视了大概有几秒钟,甚至是十几秒钟的时间,最终败下阵来!

    而也就是眨眼间的事,那群妇孺已经将顾文茵团团围住,抱腿的抱腿,扯手的扯手,猝不及防之下,顾文茵差点摔了个四脚仰天,好在,燕歌冲了上前,二话不说,重重一脚踢在抱着顾文茵双腿的小孩身上。小孩受痛“哇”一声哭了出来,一名原本抓着顾文茵头发的妇人见了,当即松了手朝燕歌扑了过来。

    顾文茵虽不愿穆东明当街杀人,但她也不是个肯吃亏的主,站稳身子后,双手便没停下来,不是往她们的眼睛上招呼,就是往她们的鼻梁上招呼,反正务求一招伤敌,让她们没有再战斗的能力。只,终究双拳难敌四腿,自己脸上身上也挨了不少。

    这一幕,只把个穆东明看得眼睛都红了。

    “爷!”

    邬大和傅六不知道什么时候自暗处现身,站在了他的身边。

    俩人将顾文茵的狼狈看在眼里,齐齐拧了眉头,交换了一个目光后,邬大抬头看向穆东明,“爷,属下去救顾姑娘!”

    刚才穆东明和顾文茵的话,旁人或许因为太过嘈杂没有听清,但他二人却是字字入耳。

    顾文茵不愿穆东明背上嗜杀的名头,可是他们不需要有这个担心。杀了这些人,就算落在官府手里,只要他咬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旁的什么也不说,他们能耐他何?

    穆东明一身冷色站在那,目光胶在顾文茵身上,对于邬大的提议,既未说好也未说不好。

    邬大默了一默,手在腰间一按,“呛啷”一声响后,腰间软剑应声而出。剑指天空,手腕轻转,一声极细的龙吟声后,三尺青锋长剑顿时寒意凛凛,下一刻,他脚尖轻点,纵身便要跃入人群。

    不想……

    “邬大,有埋伏,保护王爷,我们走!”

    傅六一声尖啸,邬大也在这时感觉到了不对劲,直觉让他下意识的抬头朝危险来袭的地方看去,而便在他抬目的刹那,一枝狼牙白羽箭以穿云裂石之势迎面射来,邬大手中长剑一挥,将箭矢轻轻松松劈成了两半。然,随着箭矢一分为二落地的刹那,周遭屋宇之上,箭矢突然如飞蝗一般,扑天盖地的射了出来。

    邬大一瞬变了脸色。变了脸色的不止是他,还有穆东明和傅六!

    这里是人来人往商铺林立的广济街,又正是一天最繁华的时候,加之有之前抬尸闹事的这一出,原本流动的人流都停了下来在扇子铺外聚成了一群,虽说跟了一部分去楚王府看热闹,但留下的却是大部分。

    扑天盖地的箭雨下,顿时惨叫声不绝,哀嚎声不休,被箭射中的人口吐鲜血倒地不起,没有被射中的人起身奔逃却被又一轮箭雨射中,用人间地狱来形容也不过如此!

    这个时候,顾文茵反而要谢谢这群人,因为被她们围堵,她们成了一堵人墙,将她安全的保护在了中间。可,看着遍地的死伤,满地的鲜血,到底是心有戚戚。

    好狠的武玄英!

    只下一刻,顾文茵的重心便落在了穆东明身上,阿羲,他走了没有?

    念头才起,顾文茵猛的抬目看去。

    穆东明已经不在他原来的地方!

    顾文茵轻吁了口气的同时,不由得又四处张望一番,只到确定,穆东明是真的不在后,那颗提在喉咙口的心才落了回去。

    武玄英摆出这样的阵仗,当然不会是为着杀她!

    他这是要栽脏陷害,借刀杀人!

    因着她的安危,穆东明闯宫这样的事都能干,知她有难,当街杀几个庶民又有什么奇怪的?

    这事一旦闹开,不论是朝堂还是民间,穆东明都势必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杀!到那时,天大地大,哪里还有他的容身之处?

    想破武玄英计划的顾文茵,只觉得喉咙如同被刀割过一样痛!

    这都是些什么人?

    抢了穆氏的江山,还要对穆氏的后人赶尽杀绝!

    之前的武玄芲如此,现在的武玄英又是如此!

    思及此,顾文茵猛的扬声大喊,“临安王,你为了和楚王争太子之位,竟然当街屠杀平民,你这样做,就不怕报应吗?你们皇子间的争端,为什么要连累普通老百姓!”

    顾文茵声音一起,嘈杂的街头一瞬有那么片刻的停滞。

    燕歌明白顾文茵的用意后,也跟着,大声喊了起来,“临安王,这是盛京城,是天子脚下,就算你有只手遮天的权势,可只要这条街,这座城还有一人活着,必要将你今日犯下的恶事,直达天听!”

    “啪”一声脆响。

    街头角落处的一家酒肆内,武玄英目光阴沉的盯着地上碎裂一地的瓷片。

    距武玄英五步之外,站在窗户旁正目光幽幽的盯着街中情形的庄斯年,沉沉叹了口气,转身对武玄英说道:“王爷,我们走吧。”

    “走?”武玄英咬了牙,猛的站了起来,几步走到窗前,将窗门用力推开,指着街中心的顾文茵咬牙道:“我今天一定要这个贱人的命!”

    话落,转身喊道:“来人!”

    只声音才落,蓦然便感觉耳边风声闪过,他下意识的一个侧身闪了过去,眼角余光处只看到一汪森凛凛的寒光,那片寒光里,他耳侧一缕断发缓缓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