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522章 他去狎戏子了?!

第522章 他去狎戏子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22章他去狎戏子了?!

    铁柱离开后,燕歌正屋旁边的耳房里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不论是她,又或者是顾文茵,都已经了无睡意。两个人干脆便披了衣裳坐到小院里,就着泄了满地的月光,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天来。

    “都是一个爹娘生养的,怎的罗公子这般的风光霁月,香凤她却……”

    顾文茵笑着打断燕歌的话,“龙生九子不也是个个不同?生活环境和经历的人事不同,后天的性格以及为人处事自然便也不同。说到底香凤本质并不坏,和铁柱一样都是善良的人,只是被有心人利用了而已。”

    燕歌闻言笑了笑,知道顾文茵护短,即便香凤那样伤了她的心,可还是不愿意听到别人说她不好的话。当下,便换了个话题。

    “罗公子难得来一趟,你没有和他商量下香凤的事吗?”

    “说了。”顾文茵说道:“他还是那句话,一切由我做主,他不过问也不干涉,但香凤出嫁的时候,他会以我的名意送上一笔丰厚的嫁妆。”

    “这样也好。”燕歌轻声说道,“毕竟若是没有意外,他是要跟着南雄候出征南越的,打战的事谁也说不准,真要认,等打完战回来认也一样的。”

    顾文茵点头,“是这么个道理。”

    “只是……”燕歌拧了眉头看向顾文茵,说道:“姑娘,你觉得武玄风他会重用罗公子吗?”

    若是没有和她的关系,有南雄候的背书,铁柱被重用是必然的事。可现在……顾文茵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世上最难看懂的就是人心,便是阿羲在,怕是以他对武玄风的了解,都未必能给出一个答案。”

    听顾文茵提起穆东明,燕歌笑着说道:“我到是觉得这世上最难的事,便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你看罗公子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可能不能在一起,却得看老天的安排。而某些人呢?仗着老天的仁慈,为非作歹,恃宠行凶……”

    “谁呢?谁为作歹,恃宠行凶?”顾文燕要笑不笑的看了燕歌,问道。

    燕歌掩嘴轻笑,末了,敛了笑容,对顾文茵说道:“把傅六喊来,问一问吧。”

    “你想问你就喊他来呗,我又没拦着你。”顾文茵犹自逞强的说道。

    燕歌抬手指了指她,摇头道:“你就嘴硬吧,你!”

    话落,将藏身暗处的傅六给喊了出来。

    “姑娘。”傅六看向顾文茵。

    顾文茵不欲搭理他,可对上燕歌看过来的目光时,只得硬着头皮,问道:“他在哪?”

    谁想,傅六却装傻充愣的说道:“他?他是谁?哪个他?姑娘,我怎么听不明白你这话呢?”

    刹时间一股邪火从脚底直冲脑门,顾文茵“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瞪了装傻充愣的傅六,“爱说不说,我还就不问了!”

    话落,转身便往屋里走。

    燕歌连忙起身一把扯住了她,回头对面无表情的傅六斥道:“姑娘问你话,你老实回答就是,说那么多的废话干什么?姑娘问的自然是王爷,除了王爷,姑娘还能跟你问谁?”

    傅六垂了眉眼,犹自嘴硬的说道:“王爷没有名字吗?王爷就差把她捧在掌心宠了,可她呢?她是怎么对王爷的?”

    顾文茵一把甩了燕歌的手,走到傅六跟前,“我怎么了,我?我对他还不够好吗?是不是我得把心剜出来,才……”

    “你对王爷好?你说这话亏心不亏心?我们王爷为你命都差点没了,你呢?你都做了什么?”傅六面无表情目光冷硬的看着顾文茵,“你跟那个狗皇帝在巷子里一呆就是小半个时辰,还笑得跟个花痴一样!你想过我们王爷的感受吗?”

    顾文茵:“……”

    她终于深刻理解了,为什么人们常说“会咬人的狗不叫”了。

    都说傅六老实木讷,不擅言辞。可眼下这个板着张棺材脸,一条一条往她身上安罪名的傅六是谁?

    “阿羲说我笑得像个花痴?”顾文茵看向傅六,问道。

    傅六冷哼一声,撇了脸不搭理她。

    顾文茵却不死心,步子一转,站到傅六跟前,逼着他和她目光相对,问道:“我和武玄风在巷子里说话的时候,阿羲他就在附近?”

    傅六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若要不知,除非己莫为!”

    顾文茵:“……”

    若你个大头鬼!

    姑娘我行得正,坐得直,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顾文茵说道。

    傅六顿时急了,“谁是小人?我们爷才不是小人!”

    “我说他是了吗?”顾文茵瞪了气急败坏的傅六,“即然不是,你心虚个什么?”

    “我……”

    傅六觉得,自己真是傻,又不是不知道,她顾姑娘吵架,打架就从来没输过。

    傅六憋得一张方脸通红,手攥得紧紧的,只恨眼前的人是顾文茵,若是换一个人,吵不过,咱就手底下见真功夫呗!可眼前的这个人,别说是动手,就是碰都碰不得的!

    看着憋得一口气都快要上不来的傅六,顾文茵心里的那股邪火总算是散了一些,但想到,傅六的那句“笑得跟个花痴一样”心里还是大大的不爽。

    “穆东明在哪里?”顾文茵问道。

    说起来也奇怪,前一刻还憋得脸跟个紫茄子一样的傅六,听到顾文茵的这句话,就如同雨过天晴一般,脸色一瞬间好了不说,眉宇间还有了股扬眉吐气的感觉。

    顾文茵下意识的拧了拧眉头,总觉得从傅六嘴里说出来的不会是好话。正犹豫着要不要改个主意,让傅六别说了时,不想傅六却站在那字正腔圆,一字一顿的说道:“爷在千佛巷。”

    千佛巷在盛京城的北城,因此地有一庙宇供有一尊千手千眼佛而得名。

    顾文茵隐约好似听苏陶氏说起过,只是苏陶氏说得含糊,只说这地方她一个姑娘家不好去,她当时也没放在心上。

    这会子,再从傅六嘴里听到这个名字,微微一怔后,回头朝燕歌看去,却惊讶的发现燕歌的脸色如同见了鬼一样,难看得不行。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燕歌,你怎么了?”

    燕歌却是不看她,而是看了傅六,问道:“爷,他真的去了千佛巷?”

    傅六点头,“自然是真的。”

    燕歌:“……”

    顾文茵将俩人的对话听在耳里,少不得又问了一句,“燕歌,这千佛巷有什么讲究吗?”

    燕歌才要开口,傅六却飞快的接了她的话,说道:“别的讲究也没有,就是这千佛巷有个江梦如。”

    “江梦如怎么了?”顾文茵问道。

    傅六才要开口,燕歌却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对顾文茵说道:“你问他,他知道什么?进屋,我和你说。”

    顾文茵“噢”了一声,跟着燕歌朝屋里走去。

    傅六傻眼了,他花了好些整理好的说词,这还三分之一都没讲到呢!最最关健的是,那句“江梦如收的那几个女徒弟啊,个顶个的国色天姿乖巧伶俐。”也没说出来!

    却在这时,屋里陡然响起顾文茵的一声怒吼,“就是说,他去狎戏子了?!”

    “姑娘,你听我说……”

    傅六想也不想,脚步如风上前,刚把个耳朵贴在门上,下一刻,门突然被大力的打开,若不是他下盘功夫称,这会子就该顺着洞开的门滚到屋里去了。只是,这姿势确实也太尴尬了些!

    顾文茵狠狠瞪了眼双手打开,一只脚向后翘起,一只脚牢牢贴门站着的傅六,怒声道:“带路,我要去千佛巷。”

    傅六:“……”

    然,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傅六便醒过神来,当即应道:“好嘞,我这就带你去!”

    “姑娘,你听我说,爷他……”

    燕歌追了出来,只是,上了脾气的顾文茵哪里是她能劝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