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533章 我一直是我,从未变过。

第533章 我一直是我,从未变过。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章我一直是我,从未变过。

    你来吗?

    武玄风对上穆东明灼灼逼视的眸子,眼睑微垂,稍倾,哂然一笑,说道:“当然要来,你是我的表兄,是我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我怎么能不来见证你的幸福?”

    穆东明看着武玄风的目光几不可见的变了变。

    武玄风没有漏掉这一瞬间的变化,他端起桌上的茶壶,给穆东明斟上一杯清茶,末了温文一笑,“羲表兄,我一直是我,从未变过。”

    穆东明目光轻垂,看着茶盏里清碧的茶汤,稍倾,唇角勾起抹几不见的弧度,然,下一刻开口说出的话,却叫武玄风刹时变了脸色。

    “可你却是武玄风!”

    你是武玄风,是武静山的儿子,即便你一如往昔,那又如何?

    从你父亲举起反旗的那一刻,你我便势同水火。

    虽说,江山更替无可厚非。可,血脉亲情的背叛和杀戮,却是天堑,你还是你,我也还是我,但却是谁也回不去了!

    武玄风默然无语,垂在膝上的手紧紧攥起。

    一阵默然后,穆东明站了起来。

    武玄风见了,也跟着站起了身,那对流光璀璨的眸子,此刻略带黯然的看着穆东明,想说什么,却是唇角几番翕翕,最终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穆东明转身朝门口走。

    “羲表兄!”

    身后响起武玄风的声音。

    穆东明步子一顿,却没有回头。

    “明年九月十日,我可以来吗?”语声中有着淡淡的祈求之意。

    穆东明扯了扯嘴角,回头看向武玄风,问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武玄风却近乎孩子气的说了一句,“是你刚才邀请我的,而我也答应了。都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

    没等武玄风把话说完,穆东明打断他的话的说道:“你要来就来吧。”

    话落,不再看武玄风,而是脚步如风的走了出去。

    却在跨出门槛,目光对上两步之外的那扇轻轻掩起的雕花门扇时,整个人僵了僵。

    他知道,顾文茵就在里面。

    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现在敲门进去,她会怎样?

    穆东明站在了门口。

    屋子里面的顾文茵,一颗心却是已经提到了喉咙口,整个人简直是如坐针毡。

    单掌柜想说什么,但却在进门的那一刻起,便被顾文茵示意不要出声。

    于是乎,屋子里的局面便显得很是诡异。

    一桌的美味,可却没人动筷子。

    你看我,我看他,他看她……而她,目光直直的瞪着一扇门,如同鬼上身!

    单掌柜想了想,往苏本东跟前凑了凑,轻声问道:“苏管事,姑娘这是怎么了?”

    “遇上冤家了。”苏本东特淡定的说道。

    “冤家?”单掌柜目光犹疑的看了看顾文茵,又顺着顾文茵的目光看了过去,陡然想起门神一样立着的覃宵,顿时冷汗涔涔,失声道:“我适才上来的时候,便看到门口站着个黑脸大汉,还当是对面那间雅室的客人,想不到……姑娘这是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了?”

    苏本东知道单掌柜这是误会了。

    只是,他这样的年纪,早就过了好说是非的年纪,更何况当事人还是顾文茵,越发的不愿多说了,打了个哈哈,把话题糊弄了过去。

    “姑娘,这菜能吃吗?”苏本东突然问道。

    顾文茵怔怔的看了过来,说道:“能吃啊,怎么不能吃了?”

    “能吃,你不吃,眼睛发直的盯着门干什么?”苏本东没好气的说道:“单掌柜的还等着你给意见呢,你不下筷子,我可就下筷子了啊!”

    说着话的功夫,果真拿了筷子便要开动。

    顾文茵便也收了心思,跟着拿起筷子吃起来。

    四道菜。

    东坡肘子,肥而不腻、粑而不烂;板栗鸡则将板栗的微甜酥靡,鸡的鲜香嫩滑融为一体;子姜鸭是用酸姜加秦椒大火猛炒后加黄酒和水慢炖而成,汁浓肉粑,酸辣爽口。

    这三道菜对于前世吃惯川系百味的顾文茵来说,实属普通。但对于,这个商品物质人口都还不是很流通的异世来说,却已经实属难得!

    最后那道豆瓣江团上,是很传统的做法,鱼下锅煮熟装盘,浇现炒出来的豆瓣酱汁。但在后世,这道豆瓣江团被改良了。

    整鱼身上斜剞几刀,放进加有姜、葱、鸡油、料酒和少许盐的鲜汤锅里,小火浸熟(必须保持鱼身完整)捞出来装盘后。锅里油烧热,放泡椒、下姜米、蒜米、豆瓣酱、泡豇豆粒和泡萝卜粒炒香后,掺入适量鲜汤并加糖、醋、味精和鸡精调味,勾芡后起锅舀在鱼身上,撒些葱花。

    熟优熟劣,光看作法便知!

    顾文茵放下手里的筷子,抽了随身的帕子,拭了拭唇角,抬目朝目光灼灼看向她的单掌柜看了过去。

    “味道怎样,顾姑娘?”

    顾文茵笑了笑,慢悠悠的放了帕子,端起桌上的茶盅漱了漱口,这才开口说话。

    “单掌柜,我要入股,你意下如何?”

    别说是单掌柜的,便是苏本东也被顾文茵给说得怔了怔。

    人家开业,你来吃个饭捧个场,怎么饭没吃完,却说起入股的事了?便他素来知道顾文茵是个谋定而后动的人,即这样说,定是心里早已有了衡量。是故,一瞬的怔忡后,苏本东继续吃自己的菜喝自己的小酒。

    单掌柜错愕的久久没能回过神来,张着嘴,怔怔的看了顾文茵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顾文茵也不急,笑盈盈的看着单掌柜,等着他做决定。

    终于,单掌柜醒过神来了,他看着顾文茵,“顾姑娘,你这……我……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点?我年纪大了,脑子没你们年轻人转得快。”

    顾文茵拿起筷子,指了那道豆瓣江团,“我以菜谱入股,占你这酒楼的一成利,如何?”

    单掌柜前一刻还一片茫然的目光,渐渐变得生动起来。

    开酒楼的最怕什么?

    不是吃白食的,也不是闹事的,最怕的就是不能推陈出新,多少百年的老字号都淹没在时间的浪潮里。他没有远大的抱负,但他也不愿倾尽家产开的这间酒楼,熬不过几年就烟消云散。当然,单掌柜若是知道,光门外的那块牌匾就能让他毅立不倒时,他肯定就不会这样想了。只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顾姑娘的菜谱,是什么菜谱?”单掌柜犹疑的问道。

    顾文茵笑了说道:“所谓菜谱,自然就是做菜的方法了。”

    单掌柜继续问道:“姑娘打算怎样入股?”

    “两种方式。”顾文茵看了单掌柜,说道:“一种是,我提供菜谱,只要客人点了这道菜,你便分我这道菜的三成利;第二种,我每月都给你出一道新菜谱,不管客人点不点这道菜,我按年向你收一成的利。”

    苏本东眼角轻抬觑了眼顾文茵,暗道:这可真是个天生的生意人!

    单掌柜一阵沉吟后,斟酌着说道:“姑娘,容我想想。”

    顾文茵表示不急,她有的时间,可以等。

    而为了显示诚意,她把这四道菜逐一评价了一番,比如东坡肘子还有另一种清汤白水蘸酱吃法,豆瓣江团虽然鲜香,可到底做法太过粗暴失了美感和口感都有所欠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