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550章 你怎么办?

第550章 你怎么办?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50章你怎么办?

    南雄候府,正爆竹声声,锣鼓喧天。

    穆东明穿一身行常的衣服坐在厅堂里喝着茶,听着南雄候和几个私交甚笃的老将聒噪,眼角的余光却是不时的看向门外。

    “来了,来了。”突然响起的声音,说道:“花轿进门了。”

    随着这声音响起,厅堂里的人呼啦啦走了一大半。

    穆东明默了默,起身站了起来。

    南雄候见了,当即便要撇下几个老友,只是他才刚动身,便被那几个老友给围住了。

    众人一边打趣着南雄候一边簇拥着他往前厅走去。

    南雄候眼角的余光搜索着穆东明的身影,却发现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穆东明便不见了。

    灯火通明的大厅,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红光满面的铁柱看着身着大红色凤冠霞帔的新娘子,眼角眉梢洋溢着无法掩饰的喜悦。

    他谨遵司仪的唱喝,一叩首,拜天地;二叩首,拜高堂;三叩首,夫妻对拜。

    站在观礼群外的顾文茵,看着被全福人搀扶着新娘子,脸上流露出满满笑容。

    “这么高兴?”

    耳边突然响起穆东明的声音。

    顾文茵抬头看去,见果然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无声息的来到她身旁。

    “当然高兴啊。”顾文茵笑着说道:“只可惜,时间仓促,来不及把沈姑娘的娘亲和兄长接过来观礼。”

    十天前,以靖海候和永宁候世子为左右先锋的先锋营已经起拔,前往南越。这边铁柱和沈嘉卉成亲后,南雄候也要立即挂帅领着大军前往南越,铁柱被点了粮草督运一职,不日也会跟着启程。

    穆东明笑了笑,他才在不乎什么铁柱,铜柱的,他想问的是,看别人成亲这么高兴,以后到自己了,应该会更高兴吧?

    “新娘子的喜服用的是蜀地的蜀锦,我觉得还是南边的云锦好看。”穆东明轻声说道:“云锦用金线做装饰,富丽典雅、花纹浑厚优美、色彩浓艳庄重……”

    顾文茵:“……”

    “礼毕,新人送入洞房。”

    随着一声唱喝打断了穆东明的话,顾文茵抬头看向他,“我想去看看新娘子,你去不去?”

    “那是后院,我怎么能去?”穆东明说道。

    顾文茵便笑了说道:“那你先去找个地方坐坐,我去和新娘子说几句话,就来找你。”

    “明天不是要认亲吗?”穆东明斜睨了顾文茵说道。

    言下之意,反正明天就要见到人的,干嘛急在这一时。

    顾文茵才要解释,身后突然响起道声音,“文茵。”

    顾文茵回头,对上带着丫鬟匆匆朝她走过来的叶蓁蓁。

    穆东明不方便再呆在这,对顾文茵轻声说了句,“我随便便走走,你这里没事了,让燕歌来说一声,我们一起回去。”

    “好,我知道了。”顾文茵说道。

    穆东明转身走了开去。

    不多时,叶蓁蓁走了过来,她的身侧还有僵着张脸的胡以慧。

    “叶四小姐,胡三小姐。”顾文茵笑着打了招呼。

    叶蓁蓁还以一笑,胡以慧却仍旧冷着张脸,冲着顾文茵淡淡的颌了颌首,便算是还了礼。

    “我听南雄候夫人说你会来,但转了一圈也没看到你,想不到却在这里遇上了。”叶蓁蓁说道。

    顾文茵笑了说道:“许是人太多,错过了吧,我也没去哪,就是跟着人四处转。”

    叶蓁蓁笑了笑,上前挽了顾文茵的手,“我和以慧打算去看新娘子,你去不去?”

    “去的。”顾文茵说道:“说起来,我和新娘子还有点渊源,正打算去恭喜她一声呢!”

    “怎么就没你不认识的人啊?”胡以慧突然插了话问道。

    “以慧!”

    叶蓁蓁嗔怪的瞪了眼语气不善的胡以慧。

    胡以慧对上叶蓁蓁嗔怪的目光,抿了抿嘴,倔强的扭了头,不去看叶蓁蓁。

    顾文茵看在眼里,笑了对叶蓁蓁说道:“胡三小姐是个心直口快的,这样的人旁人或许不喜欢,可恰好合了我的胃口,你别瞪她了。”话落,抬目看向神色讪讪的胡以慧,解释道:“嘉诚县主的哥哥和我有些生意上的往来,之前也曾拜托过我,若是可以多加照拂一二。”

    胡以慧哼了哼,“人家是县主,你一个商户之女,你照拂她?真是笑掉大牙!”

    顾文茵脸上的笑便淡了下去。

    她虽不计较胡以慧的冒失,但那并不代表她便是软柿子,谁都能捏。活这么大,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事,她还真没干过,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叶蓁蓁将顾文茵的变化看在眼里,默了一默,对胡以慧说道:“以慧你去找洵美和佩华她们吧,我看完新娘子就来找你。”

    胡以慧步子一顿,瞪了叶蓁蓁怒声道:“叶四,你不待见我就直说,犯不着寻了借口打发我走。”

    话落,转身就走。

    “以慧!”

    胡以慧却是脚步不停,一阵风似的直往外走,无视叶蓁蓁的喊声。

    顾文茵看在眼里,对叶蓁蓁说道:“要不,你还是去和她解释下吧,我……”

    “不用。”叶蓁蓁摇头,“她就是那样的脾气,回头我再找她好了。”

    顾文茵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两人一路往后院走去。

    “文茵,我三哥他去找过你吧?”叶蓁蓁突然问道。

    顾文茵点头,“嗯,来过,想请我做说客来着,被我给拒绝了。”

    “对不起。”叶蓁蓁突然顿了步子,握着顾文茵的手,眉目诚挚的看着她,“我替我三哥向你道声歉。”

    顾文茵似笑非笑的看了叶蓁蓁,“好端端的道什么歉啊?”

    “文茵,我没把你当外人,你也就别把我当外人了。”叶蓁蓁叹了口气,松开顾文茵的手,看着几步外挂着红绸的桂花树,轻声说道:“我三哥来找你,到底是真心想请你当说客,还是另有目的,你是聪明人,肯定比我清楚。我不想他来,可是我又想他来。”

    话落,抬目朝顾文茵看了过来,“我不想他来,是因为我知道,来了,你和他之间便要生疏了。想他来,是因为我想知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叶蓁蓁目光灼灼的看着顾文茵,问道:“文茵,这件事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你怎么办?”

    “如果毕竟只是如果,不曾发生的事,我没有办法告诉你,我会怎么做。”顾文茵笑着说道:“再则,我们的人生不一样,我的选择未必适用你,所以,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叶蓁蓁哂然一笑,点点头说道:“你说得对,是我强人所难了。”

    顾文茵笑笑。

    两人继续往前走。

    稍倾,叶蓁蓁的声音继续响起,“我答应了世子,这件事暂时搁置不提,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顾文茵但笑不语。

    之后,叶蓁蓁没有再开口,顾文茵也保持了沉默。

    好在,不多时,便到了铁柱和沈嘉卉大婚的院子,守在院子外的婆子见到她二人,笑着迎上前,轻声问道:“两位是?”

    叶蓁蓁自报家门,顾文茵没有出声,婆子以为她也是思恩候府的,没再多问,领了俩人往小院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