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574章 贬妃为嫔

第574章 贬妃为嫔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74章贬妃为嫔

    皇宫。

    武玄风挥手示意来回话的小内侍退下。

    覃宵原本以为武玄风会大发雷霆,毕竟便在几日前,贤妃还在这太极殿亲口对皇上说,顾文茵不欲追究永宁候大小姐梅楚楚。一眨眼,永宁候夫人便闹到了长乐街顾家,说顾二夫人收了她两万两银子……哪里是顾文茵不追究这事,根本就是贤妃和娘家人拿银子替人消灾。

    这贤妃八成是脑子有坑,就算是缺银子,姐妹关系不和,可这种欺君的事,也敢张嘴就扯来,真不知道她到底依仗的是什么。想来想去,除了脑子有坑,真心想不出第二个原因。覃宵摇了摇头在心里默默的给顾舒窈打上了标签。

    “张许。”

    突然响起的武玄风的声音,一瞬拉回了覃宵的思绪。

    他下意识的抬目朝武玄风看了过去。

    龙椅上原本批着奏折的武玄风放下了手里的朱砂笔,对大太监张许说道:“你亲自去一趟临华殿,请了贤妃过来,便说朕有话问她。再顺便去趟长寿宫,请了大长公主过来。”

    “是,皇上。”

    张许恭身退下。

    覃宵的注意力在那句“请了大长公主过来”上。

    中宫无后,皇上请了寡居的长仪公主进宫帮着打理后宫,皇上才把来递御史折子的小内侍挥退,这里便让张许去请了贤妃和大长公主,看样子,这是要发作了?

    覃宵下意识的屏了气息,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退。

    武玄风却是在张许退下后,重新拿起了搁在一侧的朱砂笔,专心致志的批起奏折来。

    “兖州布政使司上了折子,说是今年兖州境内蝗虫为祸,请朝庭今年在去年的基础上减少两成的征粮。”大殿内突然响起武玄风的声音。

    覃宵左右看了看,确认殿内除了武玄风外,并没有第二个人,不由得怔怔的抬目看向武玄风,“皇上,您是在和臣说话吗?”

    武玄风放下手里的朱砂笔,抬头看了覃宵,说道:“难道是朕记错了?你不是兖州人氏?”

    “回皇上,臣是兖州人氏。”覃宵连忙说道。

    “既是兖州人氏,那你和朕说说吧,朕没有去过兖州,但朕记得自前朝始,兖州便是蝗虫重灾地。”武玄风说道。

    覃宵叹了口气,浓黑的眉眼拧成了一团,沉声说道:“回皇上的话,您没有记错,自臣记事起,臣的家乡商阳县便经常遭受蝗灾。而当年,我们家之所以会来京城,便是因为那年暴发了一场始无前列的蝗灾。。”

    “臣那时虽小,但却仍旧记得,蝗虫漫天飞舞,犹如黑云压城,所到之处,颗粒无收,大地荒无。商阳县本是产粮大县,百姓虽不富裕,但温饱却是不愁的。可那一年……听家父说,最后甚至已经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

    武玄风一瞬瞪大了眼。

    大殿陷入一片死寂之中,直至响起张许的声音,“皇上,贤妃娘娘来了。”

    “进来吧。”武玄风说道。

    不多时,顾舒窈跟在张许身后进了大殿。

    “臣妾……”

    武玄风抬手免了顾舒窈的礼,起身自龙椅后走了下来,站定在顾舒窈跟前。

    虽说是两姐妹,但顾舒窈和顾文茵真的很不像。

    顾文茵让人见之生艳且百看而不厌,而顾舒窈若是没了那对水泠泠的桃花眼,真就是普通的扔在人群里不会让人想看第二眼!原以为只是长相不同,谁能想到,智商也是这样天差地别!知道她不聪明,但能蠢到这种地步,还是太出乎自己的想像了!

    顾舒窈的脸色略略泛着苍白,那对勾魂摄魄的桃花眼三分不安七分忐忑的看向武玄风,“皇上,您召臣妾……”

    “你拿了多少?”武玄风突然问道。

    顾舒窈一瞬怔了怔,失声道:“臣妾,臣妾不懂皇上的意思。”

    “两万两银子,你拿了多少?”武玄风问道。

    “咚”一声。

    顾舒窈猛的退了一大步,但下一刻,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皇上,臣妾冤枉,臣妾……”

    “你是想让朕派人去搜临华殿,还是想让朕派人去抄了长乐街顾家?”

    顾舒窈身子一软,整个人瘫在了地上,瑟瑟颤抖的如同风中落叶。

    “皇上,大长公主到了。”

    殿外响起小内侍的声音。

    “请大长公主进来。”武玄风说道。

    顾舒窈猛的抬头朝殿门的方向看了过去,年过五旬一身素色的长仪公主,自殿门外缓缓走了进来,眼角的余光都没给瘫在地上的顾舒窈,而是径自向武玄风请安问礼,却被武玄风给免了。

    “姑母免礼,请您来,是想和您商量下贬贤妃为嫔,禁足三个月的事。”武玄风说道。

    贬妃为嫔,禁足三月?!

    顾舒窈一瞬抬目看向武玄风,稍倾,猛的扑了上前,抱住武玄风的脚,嘶声哭喊道:“皇上,皇上您不能这样,您这样,姐姐她会寒心的。”

    武玄风一瞬变了脸色,原本漆黑如寒星的眸子一瞬变得暗暗沉沉的,想也不想,一脚踢开了抱住他的顾舒窈,目光阴狞的盯着她,一字一句道:“你以为若不是看在顾姑娘的面子上,朕还能容你活命?朕从不知道,四妃之一的贤妃竟然只值两万两银子!”

    “皇上这是什么话?”一直没出声的长仪公主,不赞成的摇头说道:“四妃虽以贵为尊,但淑、德,贤三妃却也是正一品品阶,在后宫妃嫔中的地位仅次于皇后。若是以银两度价竞位,别说是两万两银子,便是二十万两银子,也多的是人愿意出!”

    这个老寡妇!顾舒窈又气又急又恨又悔。千算万算,怎么就错算了沈氏?这也就罢了,为什么娘会这么蠢……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关健是要让皇帝原谅她!

    顾舒窈匍匐着爬到武玄风脚下,“皇上,您饶过臣妾这一回吧,臣妾再也不敢了……臣妾错了,臣妾一定亲自去给姐姐赔礼道歉,求她的原谅,皇上,皇上……”

    顾舒窈哀哀哭倒在地。

    覃宵看得直摇头,这个时候知道哭了?早干什么去了!但下一刻,却是心头疑窦顿起,贤妃求情归求情,干嘛总捎带着顾文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