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579章 皇兄封了我长宁县主。

第579章 皇兄封了我长宁县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79章皇兄封了我长宁县主。

    穆东明把顾文茵送回槐花巷时,已经是寅时一刻。

    燕歌听到动静,披了件衣裳打着哈哈走出来,看到顾文茵和穆东明时先是愣了愣,稍倾,反应过来,才说道:“怎么这么晚?”

    顾文茵看了眼渐露青黛色的天空,说道:“我看也别睡了,我去厨房给你做点吃的,吃好,差不多我们就该动身了。”

    “不用了,你去床上躺一会儿,哪怕睡不着,闭闭眼睛养养神也好。”穆东明说道:“我还要回双桂巷一趟。”

    话落,转身便要走。

    顾文茵却突然“哎呀”一声,对穆东明说道:“阿羲,喜宝还不知道我要回去。”

    穆东明才要开口,一边的燕歌却突然插嘴说道:“姑娘,晚上罗管事来过,我和她说了,我们一早就要回凤凰村的事情。”

    顾文茵当即撇了穆东明,看向燕歌问道:“他怎么说?是和我们一起走吗?”

    “罗管事说让姑娘先走,他留下来处理些事情,完了还要去阳州一趟,估计年底的时候能赶回凤凰村。”燕歌说道。

    去阳州?

    哼,这家伙肯定是去给自己和武素衣谋划后路了!

    他怕是忘了自己身上还有大管事一职吧?

    “苏管事那里,我也去说过了,他说一早来给姑娘送行。”燕歌继续说道。

    顾文茵点头,对穆东明说道:“你去忙吧,不用太急,我们迟点出发也没关系的。”

    穆东明应好,催促她抓紧时间去歇息。

    送走穆东明,顾文茵洗漱后换了身衣裳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想着,匆促之间,自己好像还有很多事都没做。别的不说,单掌柜那里她就应该打个招呼才是。

    这么一想,顾文茵也不睡了,翻身便要起床。

    许是声音有点响,惊动了隔壁屋的燕歌,“姑娘,怎么了?”

    “你睡吧,我想到点事,睡不着。”顾文茵说道。

    不想,她话声才落,燕歌屋里响起阵窸窣的声音,随后,便看到燕歌披了衣裳举着豆油小灯走了进来。

    正梳着头的顾文茵见了,不由失声问道:“你怎么也不睡了?”

    “睡不着。”燕歌说道,放下手里小灯,上前接过顾文茵手里的梳子,问道:“这个时候就起来,会不会太早了?睡不着闭会眼睛也好的啊。”

    “我得去和单掌柜说一声,怎么说,我每年也收着人家一成的红利,别有事的时候,人家找我人都找不着吧?”顾文茵对着铜镜里的燕歌说道。

    燕歌看了眼外面的天色,“那等下,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自己去好了。”顾文茵说道。

    为了照顾酒楼的生意,单保兴在离酒楼不远的花枝胡同租了间小四合院,一家人就住在那。

    天色大亮,外面响起几声鸡啼后,顾文茵出了门走上街道,雇了辆马车往花枝胡同去,却在走了一半时,又改了主意让车夫去了酒楼。

    一个小伙计正睡眼惺松的下着门板,别传一个略为壮实的伙计则跟在掩嘴打着哈哈的单保兴身后,朝停在阶沿下的马车走去。这是打算去采买吧?

    “单掌柜。”顾文茵扬声喊了句。

    单保兴步子一顿,抬头看了过来,见是顾文茵,连忙小跑着迎了上来,“顾姑娘,这大清早的,你怎么来了?”

    “我有点事,今天便要回凤凰村,来和你说一声。”说着话,顾文茵下了马车,看着单保兴说道:“按约定,我应该每个月都来一趟,但我手里事多,不定每月都能来。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每个月把菜谱写在纸上给你寄过来,你让店里厨子多做几次,味道肯定能出来的。”

    单保兴连连点头,说道:“可以的,可以的,不过,真要是他们应付不了,说不得还得麻烦顾姑娘走一趟。”

    “好,真要是他们按菜谱做不出来,那就我自己亲自来一趟。”顾文茵说道。

    话说明白,顾文茵便要重新上马车往回赶。

    却在这时,身后响起单保兴的声音,“顾姑娘。”

    顾文茵回头看了过去,“单掌柜还有事?”

    单保兴左右看了看,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问道:“顾姑娘,这题字的真的是当今圣上吗?”

    顾文茵笑了笑,看了眼头顶笔走龙蛇的几个大字,末了,轻声说道:“是和不是,还不是你决定?你说是,别人还能说它不是?”

    “可是……”单掌柜目光犹疑的看了顾文茵,“这要不是,可就犯了欺君之罪!”

    顾文茵“噗嗤”一声笑,说道:“犯就犯呗,民不告,官不究。真要有人告了,就让他拿出不是的证据!”

    说到底,还是没有给单保兴一个准确的答复。

    到不是顾文茵故弄玄虚,而是她觉得争执越大,流传的范围便越广,范围越广,知道的人便越多,如此一来,不发分文就打了个绝好的广告!她又不傻,干嘛这样的好处不抓住,而是急急的给事情定性?

    辞了一头雾水的单保兴,顾文茵匆匆回了槐花巷。

    穆东明正和苏本东在小院里说话,见到自外面进来的顾文茵,两人同时住了话头,迎上前。

    一个说着,“回来了?”

    一个则说着,“姑娘何必亲自跑一趟,我抽个时间去说一声也是一样的。”

    顾文茵嘻嘻笑了说道:“怎么说,我一年收着人家一成的红利,拿了银子不办事,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苏本东听得直摇头,“你啊,就是太实诚了!”

    穆东明则小声说道:“还没吃东西吧?我带了豆腐捞和漕记烧饼,趁还热,赶紧去吃了。”

    驴肉火烧?!

    顾文茵觉得人生简直不要太幸福啊!

    “嗯,那你陪苏伯坐会儿,我进去吃点。”话落,转身朝大厅走去。

    顾文茵先喝了小半碗酸辣适宜的豆腐捞,反味觉打开了,这才捧着火烧开始啃,一个火烧才吃了一半,外面响起喜宝的声音,“文茵,文茵,你们还在吗?”

    说着话的苏夫,喜宝从门外走了进来,身侧还有轻衣简装戴着幕篱的武素衣。

    顾文茵正一边啃着火烧一边往外走,见到和喜宝联袂而来的武素衣,一瞬怔在了原地,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也来了?”

    “文茵。”喜宝一张脸笑成了茉莉花,无视目光锐利的穆东明,几步走到顾文茵跟前,说道:“哈哈哈,我可以和你们一起走了!”

    顾文茵:“……”

    喜宝:“也不用准备逃去海外了!”

    顾文茵:“……”

    谁来告诉他,站在他跟前笑得比傻狍子还傻的这货是谁?

    武素衣看着恨不得一火烧砸在喜宝脸上的顾文茵,“噗嗤”一声轻笑,扯了把喜宝,然后上前撩起幕篱对顾文茵说道:“文茵,皇兄封了我长宁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