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601章 晚安,丫头。

第601章 晚安,丫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01章晚安,丫头。

    穆东明直到亥时一刻才回来。

    顾文茵因为白天睡了一觉,晚上觉便迟了,翻来覆去睡不着,是故,穆东明的脚步声才在门外响起,她便扬声问道:“谁?谁在外面?”

    “是我。”

    几乎是声音才起,门便“吱呀”一声被推开,穆东明挟裹着一阵冷风走了进来。

    屋内燃着烛光,因突然而进的风晃了晃,顾文茵连声喊道:“小心,别把蜡烛吹灭了。”

    穆东明“哦”了一声,返手将门带上。

    大胖和小胖在屋里生起了火盆,穆东明上前在伸了双手在火盆上烤了烤,将身上的寒气散了些,这才抬脚走了过来。

    “怎么还没睡?(你去哪了?)”

    异口同声的两句问话,使得彼此都怔了怔。

    稍倾,穆东明笑了笑,上前替顾文茵掖了掖身上的被子,这才在床头外侧的椅子里坐下,轻声说道:“去外面逛了逛,一不小心就逛迟了。”

    顾文茵笑了笑,抬目看着他,问道:“是吗?”

    穆东明才要说“是”,可对上顾文茵似笑非笑看向他的眸子时,那声“是”顿时重愈千斤,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见穆东明没有吱声,顾文茵目光轻撇,转而看向角落里明明灭灭的烛火,轻声说道:“阿羲,你没回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事,连我也必须瞒着。”

    话落,目光重新看向了穆东明。

    穆东明苦笑,“不是我要瞒你,而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顾文茵闻言,双手撑了床板便要坐起来,穆东明连忙起身上前帮忙,帮顾文茵坐好,穆东有顺势也坐在了床头,抓了顾文茵柔若无骨的手在指间把玩,继续说道:“我去了皇宫。”

    顾文茵微微一怔,但却是转瞬便释然,靠在穆东明胸前,说道:“我猜也是。”

    “那你再猜猜,我去皇宫干什么。”穆东明说道。

    顾文茵想也不想的说道:“去问武玄风,老和尚和他说了什么。”

    “不是。”穆东明摇头,轻声说道:“老和尚和他说什么,我不感兴趣。我去,是想调阅兖州兖州都指挥使和布政司使以及按察司使这几年上报的奏折。”

    顾文茵微微一怔,沉吟着说道:“这三个都是兖州最高官吏,你调他们的奏折看……难道说兖州要出事?”

    穆东明叹了口气,以仅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老和尚说天下将要大乱,而源头便在兖州。”

    “兖州是鱼米之乡,朝庭三分之一的粮食出在兖州,若说天下大乱源头出在并州或者海州这些地处荒凉又外临强敌的地方,那还说得过去。可老和尚却说源头出在鱼米之乡的兖州,这实在是令人费解。”

    “所以你就去找武玄风?”顾文茵抬目看向穆东明,“那……武玄风他能同意吗?”

    穆东明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之色。

    顾文茵没有错失,当即拧了眉头,“他拒绝你了?”

    “没有。”穆东明摇头,安抚似的拍了拍顾文茵,“只是,这次看他感觉他和从前很不一样。”

    顾文茵心底吁了口气后,噗嗤一声笑了说道:“当然不一样了,人家现在可是皇帝。”

    穆东明摇了摇头,她知道顾文茵误会了他的意思,但也没打算告诉顾文茵,他说的不一样,并不是指武玄对他的态度,而是他在武玄风的身上感觉到一种日暮沧桑。这种感觉很怪异,怪异的让他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和表达。

    “阿羲?”

    耳边响起顾文茵不解的声音。

    穆东明一瞬收回思绪,“嗯,我在想一些事。”

    “兖州的事?”顾文茵问道。

    穆东明没有否认,顺着顾文茵的话往下说,“三司使里只有布政司使上的折子里,说起今岁兖州有蝗虫为害,请求朝庭减免部分税赋,都指挥使和按察使司的折子里并无异样。”

    “兖州闹蝗灾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闹得厉害的时候也就是田地颗粒无收,朝庭赈灾放粮。怎么也和老和尚说的天下大乱搭不起关系啊!”

    “现在想那么多也是没用。”顾文茵轻声说道:“等开了春,去一趟实地看看不就知道了。”

    穆东明却是摇头,“开春后离你及笄的日子便没多久,之后又是我们大婚的日子,哪有时间去。”

    “及笄礼……”

    顾文茵的话被穆东明打断,“及笄是大事,成亲更是大事,难道为了老和尚这子虚乌有的事,把正事耽搁了不成?”

    好吧,顾文茵不言语了。

    穆东明没有说错,但凡是有点身份有点家资的人家,女孩子们的及笄礼,男孩子的冠礼,都是非常重视的。穆东明出身皇室,比起旁人,他只会更注重、

    外面响起更鼓声,顾文茵困意袭来,掩嘴打了个哈哈。

    穆东明见了,当即说道:“不早了,你睡吧,我也去歇息了。”

    话落,站起了身,先帮着把顾文茵躺好,又掖实了她身上的被子,正准备离开时,突然想起件事,于是步子微微一顿,看了顾文茵说道:“你这两天不方便下床活动,一个人在屋里肯定闷得慌,我把嘉诚县主喊来,陪你说说话吧。”

    “那再好不过了,临来前我才收到她的信,本打算回封信的,现在信也不用回了。”顾文茵说道。

    穆东明便道:“那好,明天我就让人去请。”

    顾文茵点了点头,本打算和穆东明互道晚安的,脑海里一瞬想起大胖和小胖懂药材的事,下意识开口说道:“阿羲,老和尚教了大胖和小胖识药材,你知道吗?”

    穆东明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了?”

    顾文茵想了想,“我总觉得老和尚把大胖和小胖托付给我们是另有用意,只是,却始终想不明白,这用意是什么。”

    “别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该来的总会来,到时一切自然真相大白。”穆东明说道,“睡吧,不早了。”

    顾文茵“嗯”了一声,闭上眼,迷迷糊糊间说了一句,“晚安,阿羲。”

    正准备离开的穆东明步子一顿,稍倾,脸上绽起抹浅浅的笑,轻声回了一句,“晚安,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