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674章 怎么成了野猫

第674章 怎么成了野猫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74章怎么成了野猫

    “不过,时间长了,消息肯定是要漏出去的。”穆东明说道。

    顾文茵点头,这天下既没有不透风墙,世上也不会有永远的秘密!

    只是,武玄风让覃宵来找她和穆东明回京,又是为什么呢?

    顾文茵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们当日还在京城时,他不是提出,想将皇位还给我吗?”穆东明说道。

    顾文茵顿时恍然大悟的看向穆东明,“你是说,他还不死心,想将皇位还给你?”

    “谁知道呢!”穆东明勾了唇角,绽起抹似嘲似讥讽的笑,说道:“也有可能是想让我会去,替他肃清异党。总之,不管是什么,我都没打算回去。”

    顾文茵深以为然,老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武玄风是什么用意暂且放一边不说,就说一旦武玄风患有重疾的消息传了出去,各地武氏藩王还能像鹌鹑一样乖乖的呆在自己的笼子里?这个时候,一旦穆东明回到京都,想也不用想,便会成为众矢之的!

    想到这,顾文茵点头道:“你说得没错,这京城谁想去谁去,我们反正是不去的。”

    “不去,你怎么还把那个覃宵留下来了呢?”穆东明笑着问道。

    “到底和燕歌差点就成了亲人,不看僧面看佛面,让他住几天休养好了再走,也没什么关系的。”顾文茵说道。

    穆东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顾文茵拂过桌上的信纸,继续对穆东明说道:“嘉诚县主还说,铁柱随大军回朝后,她想回一趟青州府,时间有可能会在三月里,问我有没有打算再去趟青州,如果有打算的话,她在家等我。”

    “你怎么说?”穆东明问道。

    顾文茵想了想,说道:“尚大哥不是说沈潇还有几年好活吗?沈潇也说过他会把事情安排妥当的,这样的话,我去不去青州府其实也没多大意义,我更愿意留在阳州,想想怎么搭上潘延生的关系。”

    穆东明点头,“我随你,反正你去哪我就去哪。”

    顾文茵笑着回了一句,“知道,妇唱夫随嘛,是不是?”

    穆东明闻言,笑着正欲开口,燕歌敲门走了进来,“爷,夫人,十三让奴婢来问一声,晚上还吃不吃锅子。”

    “吃啊!”不等穆东明开口,顾文茵先就站了起来,说道:“大年三十不吃锅子,还什么时候吃锅子?”

    燕歌闻言,笑道:“奴婢也是这样和十三说的,可他却担心今晚的锅子泡了汤,一定要奴婢再来问问。既然确定,奴婢就去准备了。”

    “等一下。”顾文茵喊住燕歌,看了眼一侧的穆东明,上前几步,轻声对燕歌说道:“覃宵的安歇之处,你安排妥当了吗?”

    “我让他到倒座的客房随便找一间睡了。”燕歌说道。

    顾文茵点了点头,默了默,轻声说道:“今天是年三十,也别管他是谁的人,在一个屋檐下,就权当是朋友处,你问问他,要不要一起吃个锅子。”

    “不用了,夫人。”燕歌笑了说道:“我看他站着都能睡着,这会子怕是已经睡得像头猪,谁也叫不醒呢。”

    “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顾文茵说道。

    燕歌行礼退下。

    顾文茵走到站在窗边不知道是赏月还是观星的穆东明身侧,抱了他的胳膊,“走吧,我们吃锅子去。”

    穆东明并不饿,但见顾文茵兴致勃勃便也笑着由她去。

    顾文茵嗜辣,虽是清汤锅底,但她却给自己做了个辣劲十足的油碟,料很简单,切碎的秦椒粒,混着香浓的芝麻酱再加入些许的酱油和醋以及剁得碎碎的蒜茸,一个简单却又不失美味的自制蘸料便做成了。

    至于下锅子的料,那可真就是好东西了,虾,蟹,肉和各式的时令蔬菜,恨不得让人把舌头都吞下去!

    胡十三吃到最后,连锅底的汤都不放过,就着碗里的蘸料足足喝了两大碗,这才揉着圆圆鼓鼓的肚子,打着饱嗝,一脸满意的瘫在了椅子里。

    “十三,我提前和你说一声啊,可别半夜喊我起来给你扎针消食。”尚小云一脸嫌弃的看着胡十三说道。

    胡十三哼了哼,“那是不可能的事,你再来一锅,我还能吃得下,这点东西算什么!”

    “你就死鸭子嘴硬吧,有种你别求我。”

    “放心,我肯定不能求你!”

    俩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打起嘴仗来。

    顾文茵抱着穆东明的胳膊,看着俩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忽然就想着,若是从今往后都是这样的日子该多好!

    “喵,喵……”

    一片和乐融融的气氛中突然响起急促的猫叫声。

    “咦,这不是隔壁的那只狸花猫吗?”

    胡十三诧异的说道。

    顾文茵几人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这一看,几人齐齐倒吸了口冷气。

    才短短几天,这只原本胖得像个球的狸花猫瘦了整整一圈,这会子,正蹲在门口,琥珀色的眼睛,看着屋里的几人发出“喵、喵”的叫声。

    “它好像饿了。”胡十三说道。

    话落,将碟子里还剩下的几只处理干净大虾扔了过去。

    狸花猫先还警觉的看了看,见屋里的坐着都没动,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叼起地上的大虾,转身便跑,一下子便消失在夜色里。

    “你们快看它的脚……”胡十三怔怔的收了目光,“它有只脚好像被打断了。”

    “一只脚算什么?”尚小云嗤笑一声,说道:“你当初还想抹了它的脖子呢!怎么,这会子装起好人来了?”

    胡十三瞪了尚小云一眼,“那能一样吗?当初是它偷东西,我才要杀它的。”

    尚小云哼了哼,没接胡十三的话,而是回头对穆东明说道:“不是说,是隔壁那邢什么姑娘养的猫的吗?”

    穆东明冷冷睨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

    “不是……”尚小云摆手,辩解道:“我的意思是,这猫看起来,怎么成了野猫?那邢什么姑娘不养它了吗?”

    穆东明看着尚小云,问道:“你这是在问我?”

    尚小云张着嘴没出声。

    王爷,你刚才吃的是锅子,不是炮竹,别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好吗?就算你有意见,那也不应该针对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