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693章 爷提剑去了隔壁

第693章 爷提剑去了隔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9章爷提剑去了隔壁

    “阿羲,阿羲我想喝水……”

    没有得到回应,顾文茵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主院的床上。四周静悄悄的,顾文茵翻身坐了起来,这才发现,穆东明将厚厚的帐缦也放了下来,以至屋里昏昏暗暗的如同晚上。

    她趿了鞋子正欲起身,不知道是睡太久了,还是中毒后遗症,头晕了晕,她连忙扶着床柱坐回床上。歇了歇,她正欲喊燕歌进来帮忙,却在开口的刹那,想起,燕歌也中毒了。

    “不知道,大家都怎么样了。”

    顾文茵摇了摇头,待眼前眩晕的感觉好些后,这才重新站了起来。

    到处都静悄悄的,就连隔壁邢芷的哭丧声都停了下来。

    顾文茵本想去前院,穆东明既然没有守在她身边,那一定就是去前院处理这件事了。但,走到一半,顾文茵却是步子一顿,朝安置女眷歇息的院子走去。

    走到一半,却见佟氏和陈五娘迎面而来。

    “文茵。”

    俩人看见顾文茵对视一眼,提了裙摆便小跑着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一番顾文茵后,问道:“文茵,你没事了吗?”

    “没事。”顾文茵摇头说道,末了,问道:“你们呢?你们有没有事?还有其它人?婶子,小雪,香凤她们……”

    呃,还有夏至和黎氏,要知道,黎氏可是梁家未来的宗妇,现在却差点把命丢在她这里!

    顾文茵光想想都觉得一个头俩个大。

    她现在深信,她和这宅子八字不合!

    先是出了涂展牛的事,紧接着又莫名奇妙的死了丫鬟在园子里,现在到好,差点就把她的小命也交待了!

    “大家都没事了。”佟氏轻声说道:“那个尚大夫很是厉害,吃了他的药丸,娘和婶子还有小雪她们都没事了。”

    顾文茵长吁了口气,见佟氏和陈五娘精神不错,并不像像她一样,即便解了毒却仍旧乏力的很。不由说道,“你们俩底子到挺好的。”

    “我和五娘没有中毒。”佟氏说道。

    顾文茵刹时怔在了那,问道:“你说什么?”

    佟氏和陈五娘交换了一个眼光,小心的说道:“我说,我和五娘没有中毒。还有,公公和长生他们也没事。”

    顾文茵的眼睛瞪得越发的大了。

    这是什么意思?

    佟氏和陈五娘没有中毒,还可以解释她们因为喂奶,有些吃食要忌口,故逃过此大劫,可男人们都没事,却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说,下毒之人是专门针对她们这些女眷来的?

    “走吧,我去看看嫂子她们去。”顾文茵说道。

    佟氏和陈五娘一左一右陪在顾文茵身侧,三人往前走去。

    厢房里,罗骀正轻声的和罗驹说着话,突然看到顾文茵和佟氏三人走进来,当即顿了话头迎着顾文茵走了过去,“文茵,你没事了吧?”

    “我没事,骀叔。”顾文茵说道,话落,又问道:“婶子她们呢?我过来看看她们。”

    几乎是顾文茵的话声才落,徐桂枝便和福娃娘还有小曾氏母女几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文茵啊,你没事了吧?没事就好,可把我们给担心坏了,王爷在前面办事,我们又不敢去打扰,这满院子里也找不到个人问问情况,你叔和长生他们正商量着,去找尚大夫问问,不想,你这就来了。”

    穆东明在前院办事?

    应该是查找下毒的人吧?也不知道查得怎么样了。

    顾文茵很想去前院看看,但想到夏至和黎氏,又只得将念头压了下来,对徐桂枝几人说道:“大家都没事就好,今天是我招待不周,让你们受罪了,回头我……”顿了顿,苦笑道:“算了,我还是别再设宴陪罪了,别回头又连累了你们。”

    “看你这话说得?”徐桂枝佯装不悦的对顾文茵说道:“难不成,因着今天的意外,往外我们都不上你的门了?”

    “不是,婶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好了,你也别说了。”徐桂枝揽了顾文茵的肩,“你去看看夏至和她大嫂吧,我们都是自己人,你在和不在没关系,那梁大奶奶却是头一回来,又出了这样的事,你快去给人好好说说。”

    徐桂枝开了口,福娃娘和小曾氏几人连声附和,催着顾文茵快去看看。恰巧顾文茵也有此意,辞了几人,便去另一处厢房看夏至和黎氏。

    夏至和黎氏以及燕歌被安排在了一间屋里,这会子,三人正小声的说着话,讨论着今天这事到底是谁下的黑手。

    顾文茵推门进来,燕歌先就站了起来,急声问道:“你不是睡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黎氏和夏至也起身走了上前。

    “我睡醒了,不放心你们就过来看看。”话落,顾文茵看向夏至和黎氏,问道:“你们俩没事吧?”

    “没事。”夏至说道:“有尚大哥在,你还担心什么?”

    顾文茵笑了说道:“你,我不担心,皮实着呢。我就是担心黎姐姐,她这要是有个好歹的,我可怎么跟梁家交待!”

    “哎,我也是梁家的媳妇好吧!”夏至瞪了顾文茵,“有你这样区别对待的吗?”

    “没有吗?”顾文茵佯装瞪大眼看着夏至,末了,慢悠悠的说了一句,“那不管有没有,反正在我心里,黎姐姐比你重要,你想怎么的?”

    夏至当然不依,当即便上前和顾文茵掐起来。

    黎氏看着闹成一团的俩人,眼底滑过抹几不可见的暗芒。

    她一直担心这个说客做不成,眼下看来却是个契机,趁着顾文茵对她心中有愧,说不得这事还真就能成!

    “六弟妹别闹了,我和穆夫人说几句正事。”黎氏喊住了夏至,对顾文茵说道:“顾妹妹,能不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

    顾文茵是一早就知道,黎氏有来意的,此刻听了,笑着说道:“可以的,边上的耳房还空着,黎姐姐要是不嫌弃,我们就到那里坐坐。”

    黎氏自然没有意见,跟在顾文茵身后去了一侧的耳房,简单明了的说明自己的来意。

    末了,看着顾文茵说道:“顾妹妹,冤家宜解不宜结,潘掌柜的夫人和我有几分交情,您看……”

    “黎姐姐,我这人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子,再则又有您在这中间夹着。从前我们不认识,可今天一见却很是投缘,您的面子,我自然是要给的。”

    黎氏顿时喜出望外,再想不到,事情竟然会这样的顺利。不由便暗忖:这遭苦头总算是没白吃!

    脸上绽起抹笑,正欲说点什么,不想耳边突然响起道凄厉的喊声,“杀人啦,救……”

    声音嘎然而止。

    黎氏和顾文茵面面相觑,下一刻,燕歌猛的冲了进来,“夫人,尚小云刚才来说,爷提剑去了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