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732章 梁家的人真是恶心

第732章 梁家的人真是恶心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2章梁家的人真是恶心

    “夫人,您听说了吗?”钱多多凑到正在画画的顾文茵身边,压着嗓子说道:“宝石桥的梁家出事了!”

    顾文茵手里才刚沾好丹青的手不由得一顿,抬头看了钱多多,问道:“梁家出什么事了?”

    “外面都在传,说梁家的族长要把梁六爷和梁六奶奶他们赶出梁家呢!”钱多多说道。

    梁六爷和梁六奶奶,那不是梁家新和夏至吗?

    顾文茵放下手里的笔,看着钱多多问道:“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听我娘说的。”钱多多说道。

    顾文茵当即便说道:“那你去把你娘喊来。”

    钱多多应了一声,迈着小短腿便往外跑,肉乎乎的小屁股甩得像柯基,顾文茵看得直发笑。

    很快,钱张氏便带着嘟了嘴,一脸委屈的钱多多来了后院。

    钱张氏脸上绽起抹讪笑,轻声解释道:“夫人,多多她还小,她……”

    “我之所以将多多放在主院,就是因为她年纪小,正是天真无邪的年纪,愿意说实话也愿意跟随着自己的内心而动。”顾文茵打断钱李氏的话,说道:“你不用担心,她会不会说错话,我又会不会生气。我虽然年纪不大,但也不至于和个孩子计较!”

    钱张氏并不擅言,被顾文茵一阵抢白,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说吧,梁家到底出了什么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钱张氏咽了咽干干的喉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老奴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大街上这几天都在传,说是梁家长房的大老爷要把梁家三房三老爷赶出梁家,还说要开祠堂,逐三老爷一家出族。”

    出族?!

    顾文茵目光变了变。

    这年头,出族可不是件小事!

    一脉相承的血缘如同一根绳子,将同姓同族之间串在了一起,守望相助,同进同退。而一旦有人被除族,便意味着他将被整个家族而抛弃,在这个宗族观念极强的社会,被家族所抛弃的人便如无根浮萍,无有凭依,风吹便散,既无来处,亦没有归处!

    “怎么会这样呢?”顾文茵讷讷说道:“难不成是因为那十万两银子?”

    钱张氏听到顾文茵轻声嘀咕,但却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她胆子小,又不敢主动问顾文茵,便安静的站在那。

    钱多多却是个好动的性子,陪她娘站了一会儿后,便站不住了,这里踩踩,那里挠挠的,甚至还想松开她娘的手,跑去一边玩。

    “多多!”钱张氏轻声喝斥道:“夫人跟前,不许乱来。”

    “娘,夫人她在想事情,我们就别杵在这妨碍她了,我们走吧。”钱多多说道。

    钱张氏正待喝斥,不想,出神想着心事的顾文茵却因为母女俩的话,而醒过神来。

    “你带了多多下去吧,我这里没事了。”顾文茵说道。

    钱张氏连忙应声退下。

    只是,她才走了几步,身后又响起顾文茵的声音,“多多。”

    钱多多松开她娘的手,跑到顾文茵跟前,“夫人。”

    “你去看看十三在不在?在的话,你告诉他,就说我说的,让他去打听下,看看梁家是怎么回事。”顾文茵说道。

    “是,夫人。”

    钱多多迈着小短腿转身便跑,不想,却和正从她身后走来的燕歌撞了个满怀。燕歌一把扶住钱多多,嗔道:“不是和你说了吗?要慢慢走,不要总是跑,你还小,容易摔倒。”

    “没事,我不怕疼。”钱多多说道。

    燕歌顿时失笑,点了钱多多的小鼻子,“我哪是担心你疼,我是怕你把这张漂亮的小脸蛋给摔坏了。”

    钱多多嘻嘻笑着说道:“燕歌姐姐,你又哄我。”

    燕歌笑着将钱多多交到走上前来的钱张氏手里,让钱张氏带了下去,这才上前对顾文茵说道:“夫人,梁六奶奶来了。”

    “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顾文茵一怔之后,笑了说道。末了,又喊住已经走出几步远的钱多多,“你去玩吧,不用找十三了。”

    “为什么?”钱多多不解的问道。

    被她娘骂了一声,“你按夫人说的做就是了,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可是……”钱多多还想再说,却是被她娘一把扯着走了,走出好远,顾文茵还听到钱张氏长吁短叹的声音,以及那句,“你再这样憨头憨脑的,仔细以后夫人不要你,把你打发到前院干粗活。”

    顾文茵笑了笑,对燕歌说道:“阿羲不在,你去把夏至领到这来吧,我和她在这说说话。”

    燕歌轻声应是,转身退了下去,约一盅茶的功夫,带着夏至来了主院。

    不过是短短几日的功夫,顾文茵却觉得夏至整个人都好似变了许多,眉眼间再没有从前的那股浪漫,而是多了些许阴郁。

    “这是怎么了?”顾文茵不解的问道:“怎么脸色看起来这么难看?”

    “别提了。”夏至神色郁郁的说道:“人都差点气疯了。”

    顾文茵眉头微微一蹙,想了想,携了夏至的手往府里的花园走去,在府里养着几尾锦鲤的水池边坐下,拿了一边摆放着的饲饵,一边喂着池子里的鱼,一边说道:“你来之前,我正想着让人去打听打听你们府上的事,不想你便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至叹了口气,在顾文茵手里摅了些鱼饵,用力往水里一洒,末了,恨恨说道:“别提了,梁家的人真是恶心!”

    顾文茵闻言,微微一僵,抬头看向夏至。

    夏至拍了拍手,这才详细把事情的经过说了起来。

    原来,那日梁家新找到三老爷把事情说了一遍后,想不到的是,首先炸毛的却是三夫人,而不是三老爷!三夫人当时就想去找长房理论,但却被三老爷给劝住了。

    “这事情我知道了,你别插手,我会出面的。”三老爷对梁家新说道。

    梁家新甚至还叮嘱三老爷,“能不闹翻,最好别闹翻,到底是一家人。”

    三老爷却只是摆了摆手,示意梁家新回去睡觉。

    而次日一大早,三老爷便和三夫人去了长房,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三老爷找到大老爷开口便是要五万两的银子,说是他看中了一副前朝名家的字画,对方非三五万两银子不卖。

    三老爷的要求,大老爷自然不同意。三老爷便扯着嗓子喊,“大哥,我拿三五万两银子买副字画你不同意,可你拿三五万两银子买瘦马,怎么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