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758章 他这真是日子过得太闲了

第758章 他这真是日子过得太闲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58章他这真是日子过得太闲了

    可没有这样的道理,到底穆东明还是决定去兖州了。

    顾文茵莫名的便觉得一阵心烦意乱,她抬头朝身后整理床铺的燕歌看去,问道:“王爷呢,又出门了?”

    “是的,一大早就出门了,也没说去哪,只说晚饭不一定回来吃,让你别等他。”燕歌说道。

    顾文茵点了点头,心知穆东明不是去渔帮就是去船厂,别的也没地方去。

    只,这回她却是猜错了。

    穆东明今天没去渔帮也没去船厂,而是去了五仙观,同行的还有覃宵。

    依旧走的是后山。

    仲春时节,漫山遍野的绿,海洋一样的绿中几株野桃树正是花开繁盛的时候,淡粉浅白的桃花一团团一片片,远远看去,像是一团团浅白色的云团漂浮在山间。

    “听说王爷生平最是喜爱桃花,皇宫御花园,王爷当年亲手种下的桃林,每到这时节便花开荼蘼,皇上每日里总要抽上一点时间,去看看去走走。”

    半山腰有一处平整向外延伸的岩石,像极了人工修茸的观景台,此刻,覃宵和穆东明便站在岩石上,神色怡然的欣赏着这一片景色。

    “猪泷山龙首崖上有株不知道多少年头的桃树,每到这时节,那一树桃花能映红半边天,我平生再没见过比它更美的桃花了。”穆东明淡淡的说道。

    覃宵一瞬哑然。

    他借御花园的桃林告诉穆东明,皇上念着他的旧情。可,宸王却用猪泷山龙首崖的那株桃树,提醒他,他曾经陷入到怎样的绝境!

    覃宵不语,穆东明也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

    一时间,只闻山风呼耳之声。

    良久。

    打破沉默的仍旧是覃宵。

    “王爷。”

    “我已经决定去兖州了。”

    覃宵一怔之后,顿时大喜过望的看向穆东明,“王爷深明大义……”

    穆东明抬手打断覃宵的话,淡淡说道:“不是因为你主子,也不是因为黎民苍生,你不用谢,也不必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覃宵想说的是,宸王是因为什么而决定去兖州对他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宸王他决定去兖州。

    “王爷打算什么时候出发?”覃宵问道。

    “等把手头上的一些杂事处理好,就出发。”穆东明说道,“少则三五日,多则六七日。”

    这点时间,覃宵还是等得住的。

    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覃宵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这才有心思欣赏起眼前的美景来。与此同时,一个疑惑渐起,显然王爷把他喊来这五仙观,并不仅仅是告诉他,他的决定。那,还会有什么事呢?

    念头才起,耳边响起穆东明的声音。

    “新的阳州都指挥使人选,我属意永宁候世子梅瑾。”

    覃宵蓦然抬头朝穆东明看去。

    他是到了阳州后才知道,阳州知府孙保死了,都指挥使岑樱也递了请辞的折子。当时还惊讶,不知道阳州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文一武三品大臣全都折了。直至进入阳州城这才明白,这一文一武原来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全数折在了这位手里。

    虽然说,孙保和岑樱都是折在穆东明手里,但覃宵一直都认为,一定是这两人自找死路,不然以宸王虽然霸道但却孤傲的性子,是不可能主动出手对付他二人的。只是,随着穆东明提出他属意梅瑾接任岑樱的职位时,覃宵却不得不多想了一层。

    犹豫半响,覃宵轻声问了句,“王爷,我可以问一声,为什么吗?为什么是梅世子,而不是别人。”

    穆东明皱了皱眉头,似是并不愿回答覃宵的话。

    覃宵正待解释,他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觉得好奇时,不想,穆东明却开口了。

    “梅瑾的夫人和王妃颇为投契”

    覃宵霎时恍然。

    原来如此!

    想到盛京城永宁候府内的鸡飞狗跳,覃宵突然就有种,真要是梅瑾接了岑樱之职,怕是最不舍得的还是盛京城内每日坐等永宁候府新八卦的百姓!

    “王爷的意思,在下一定转达给皇上知晓。”覃宵说道。

    穆东明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略一沉吟后,轻声说道:“以后,我应该会长住阳州。”

    因为会长住阳州,所以想要找个顺眼的人放在眼前。

    覃宵是这么理解的,至于穆东明是不是这个意思,他没问,也不敢问。

    “知府呢?”覃宵看了穆东明,问道:“王爷有没有属意的人?”

    穆东明摇头,“没有。”

    覃宵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文官和武官不同,文官能调动的人有限,可是武官却不同,都指挥使辖数万兵士,倘若这都指挥是个拎不清的,只怕免不了又是一场血战。而到那时,事态只怕比这次更难把控。

    穆东明转身继续往山上走,覃宵拔脚跟了上去。

    “光靠老和尚留下的两个小徒孙,怕是应对不了这场疾疫,我记得以前太医院有个叫李梓的医正,《温病学》便是他祖上所著。把他找出来,兖州的这场疾疫便不是问题。”

    穆东明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覃宵脚下的步子不由自主的顿了顿,稍倾,他轻声说道:“覃宵替我家主子,替兖州百姓谢过王爷。”

    “不用谢我,作为报答,叫你家主子把从前在工部任职的陈炎敬也一并找出来,我要用他。”穆东明说道。

    工部陈炎敬?!

    覃宵不知道穆东明为什么要用这个人,但既然是穆东明的要求,他自然便没有拒绝的余地,当即说道:“好,我记下了,一定帮王爷转达给皇上。

    又走了大约两刻钟的时间,两人站在了山顶。

    覃宵看着绿树掩映间的道观,突然问穆东明道:“王爷,为什么留下那个潘延生。”

    “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穆东明淡淡道。

    话落,却想起潘延生送了潘宝珠和梁苡宁进陵王府的事,转而看了覃宵说道:“潘延生送了个女儿进陵王府。”

    嗯?!

    覃宵不解的迎向穆东明看来的目光,似是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件事。

    “云叔说,此女性子极为刚烈,是潘延生拿她母亲的性命要胁她,她才答应进陵王府当妾的。你家主子想要除掉武玄渚,却苦于没有铁证,也许此女能成为一个助力。”

    覃宵目光霍然一亮,看着穆东明的眼睛里溢满感激之情。

    穆东明却只是淡淡的移开目光,看着屋舍连棉的五仙观。唇角翘起自嘲的笑,暗忖:他这真是日子过得太闲了,竟然关心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