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801章 该给王妃上药了

第801章 该给王妃上药了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01章该给王妃上药了

    “他奶奶的,别让老子把人找出来,找到了,老子把他做成人彘!”

    司牧云骂骂咧咧的往里走,他的身后跟着霜打的茄子一样低头耷脑的十三。

    三进的宅院较之往日的宁静详和,空气中隐约透着些许让人喘不过气的压抑感。司牧云狠狠的啐了一声,回头怒声骂着十三,“你就是个二货,是夫人重来要还是那姓李的重要?这下好了,你等着吧,看爷回来不扒了你的皮。”

    十三紧紧的抿了唇,素来没什么变化的脸上,漆黑的眸子里一片氲氤。

    “司总管。”

    李黄氏踌躇着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司牧云步子一顿,瞪成铜铃般的大眼睛没好气的看着缩手缩脚的李黄氏,“什么事?”

    “那,那个晚饭已经好了……”

    李黄氏是想问一声什么时候摆饭,只是惯常跑腿的钱多多这会子不见了踪影,李会和钱有余又聚在孟江的屋子里,跟孟江打听着白日里发生的事,她自己又没那个胆进内院去请示燕歌,见到司牧云走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便上前喊住了他。

    司牧云皱紧了眉头,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吃个饭的事情都安排不好,还得来问他?张嘴便要骂,却在对上李黄氏就勾到胸前的脑袋时,默默的告诉自己,这是个女人,他不能吓着她!

    深吸口气,正待开口告诉李黄氏“饭菜热着等叫传饭的时候再传便是”,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凄厉至极的喊声。

    “啊!”

    司牧云一个哆嗦,差点脚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娘哎,那是小丫头的声音!

    念头才直,司牧云已经一个纵身,像道离弦的箭一般朝主院飞了过去,他身后的十三紧随其后,同样是原地一个拔高,下一刻如流星奔着主院疾驰而去。

    李黄氏怔怔的看着突然间就消失在眼前的两人,几疑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是幻觉。

    而便在她怔怔出神时,孟竹和孟徐氏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婶子,出什么事了?我刚才好像听到叫声。”

    李黄氏这会子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拔脚便朝着主院的方向跑去,边跑边喊道:“是夫人。”

    孟徐氏腿一软“咚”一声跪在了地上,跑出几步的孟竹连忙转身扶起她娘,“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快,快去看看。”孟徐氏挣开孟竹的搀扶,才要起来,却感觉双脚软得厉害,根本就站不住,她一把推了孟竹,“竹啊,你快去看看,夫人可千万别出什么事,不然……”

    不然,她们这一院子的人怕是都活不了了。

    孟竹到底年纪不小了,且又经历了家中巨变,孟徐氏话虽未说完,她却明白未表达完的意思,当下也顾不得她娘,抹了把脸上的泪,急急的朝主院跑了过去。

    主院的小花厅。

    顾文茵整个人抖成了个筛子,她以为自己会痛得昏死过去,可却没有。除了眼前阵阵发黑,脑袋里像是被什么绞过一样,嗡嗡一片乱响,她再没有其它的感觉、哦,不,胳膊,胳膊上火烧火燎的痛。

    “夫人!”燕歌眼泪“哗”的一声流了出来,她紧紧的搂着顾文茵的肩,泣声道:“你要忍不住,你就喊出来吧,没关系的。”

    李春和李雪姐妹俩早已经脸无血色,俩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牙床咯咯直响,身子哆嗦得如同如同筛糠一般,眼泪簌簌掉个不停。

    “哇”的一道哭声响起。

    钱多多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小花厅,一屁股墩在了地上,张着嘴嗷嗷的哭了起来。

    “夫人,夫人……”

    哭声传到几个起落已经驻足在天井里的司牧云耳朵里,他猛的回身一巴掌朝知后的十三扇了过去,“你不是说夫人只是受了轻伤吗?”

    十三不躲不避生生受了司牧云那一巴掌,半边身子都麻了的他,没有任何的反应,而是目光直直的朝小花厅看去。几支小孩手臂粗的蜡烛将小花厅照得亮如白昼,一片白光里,燕歌站在那抱着顾文茵哭成了泪人,李春和李雪姐妹俩也同样泪流满面,更别说坐在直嗷嗷大哭的钱多,就连李梓也低沉了头一身死气的站着。

    这,这是怎么了?

    十三脑海里的某根弦轰然断裂,脚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司牧云狠狠一跺脚,拔身冲进了小花厅。

    顾文茵眨落眼里的泪,对拿着坛烈酒的李梓说道:“继续。”

    李梓才要开口,一道粗犷的声音却陡然在身后响起,“丫头,你没死啊!”

    李梓听到突然响起的声音,手一抖,好了,剩下的半坛子烈酒“哗啦”一声,全部倒在了顾文茵伸出的胳膊上。

    “啊……”

    顾文茵恨不得一刀把这只胳膊给剁了。

    这简直不是人受的罪啊!

    “夫人!”

    李梓颤抖着手脚,无所适从。

    却在这时,司牧云猛的拔脚走了过来,满屋子的酒味,以及顾文茵不受控制的颤抖的手,无不告诉他,她正在遭受什么样的“酷刑”!

    “你个庸医!”司牧云转身一拳头砸在了李梓身上,“有你这样给人治伤的吗?这人没被砍死,怕是先就给痛死了!”

    李梓踉跄着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形,捂住阵阵闷痛的胸口,他没有跟司牧云分辩,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汗如雨下的顾文茵。终此一生,他再不会遇上比她更坚强的女子了吧?

    “丫头,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痛?”司牧云手脚无措的看着痛得冷汗如雨的顾文茵,杀人眼睛都不眨的七尺大汉,看着痛得连唇色都变得发白的顾文茵,眼眶不由自主的便红了,鬼使神差的,他抓起了顾文茵的手,“吹吹,吹吹就不痛了啊,丫头。”

    话落,司牧云对着顾文茵那只满是酒气被烈酒淋得愈发翻白的胳膊,“呼哧呼哧”的吹了起来,边吹,眼里的泪边掉了下来。

    “司,司大叔,”顾文茵眨落眼里的泪,唇角扯起抹干干的笑,轻声说道:“我没事,真的。”

    司牧云点头,表示他明白,可嘴里的动作却没停,一直“呼哧呼哧”的对着顾文茵的伤口处吹着气。

    这一幕,落在了僵着身子走进来的十三的眼里,也落在了孟竹和李黄氏的眼里,所有人这一刻都屏息凝神的站在那,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

    直至,李梓走上前,轻声说道:“司侍卫,该给王妃上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