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806章 她这是要害死我们梁家啊

第806章 她这是要害死我们梁家啊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06章她这是要害死我们梁家啊

    到底是皇后身前养出来的人,燕歌这一声喝斥威严尽显,梁家栋竟有种心战胆寒的感觉,下意识的便要开口赔罪,却在对上顾文茵年轻尚带着些许稚气的脸时,一瞬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的他,顿时面红耳赤,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恼的。

    顾文茵淡淡一笑,将手里的茶盅随手搁在桌上,抬目看了梁家栋,问道:“梁大爷适才想说什么?”

    “那个……”梁家栋僵着脸,干巴巴的说道:“我说苡宁她在陵王府过着金奴银婢的好日子,是世间多少女子盼也不盼不来的,怎么就……”

    “陵王残虐成性,梁大爷你知道吗?”顾文茵冷冷的打断梁国栎的话问道。

    梁家栋张着嘴,半响……“市井传言如何能信?”

    顾文茵扯了扯嘴角,脸上绽起抹没有温度的笑,“陵王有正妻,梁大爷知道吗?”

    “世间男子多的是三妻四妾,陵王身份高贵,苡宁一介商户之女,难道还能荣居正妻之位不成?”梁家栋“呵呵”轻笑两声,继续说道:“便是侍妾已经是高攀!”

    顾文茵一口老血差点喷梁家栋一脸。

    可,却又深知,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梁家栋的这番说词是正确的。

    士、农、工、商,商人的身份位于社会的最末等,陵王这样的身份,若想要个侍妾什么的,有的是达官显贵争着抢着往里送,哪怕明知是送羊入虎口!

    也正是因为明白,顾文茵竟然有种无从反驳的感觉。

    “这是你的想法,却不是大奶奶的想法。”顾文茵轻声说道:“大奶奶做为一个母亲,她想的仅仅是大小姐能平安喜乐的过一生,而陵王显然不是大小姐的佳配,是故,大奶奶才会求我救大小姐于水火。”

    梁家栋点头,“夫人说得没错,男人和女人的格局总是不一样的,但有道是夫为妻纲,父为子纲,梁苡宁是我的女儿,黎书瑶是我的妻子,那一切就还是我说了算。我不曾挟恩求报,也请夫人不要无事生非。”

    顾文茵一瞬冷了眉眼。

    她到是想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只可惜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梁大爷,大奶奶死前还和我说了一件事,你想知道吗?”顾文茵话锋一转,问道。

    梁家栋目光骤然一紧,一脸防备的看着顾文茵,问道:“什么事?”

    “我在遇袭前,府上大老爷曾经去商行求见过我,说是梁家手里有一笔自各家商户手里收上来的沉香和木香,愿意以市价的两倍出售于我,这件事,梁大爷你知道吗?”顾文茵问道。

    梁家栋犹疑着没吱声,心里隐隐有个不好的念头。

    顾文茵却是根本不在乎他的回答,而是继续说道:“大奶奶告诉我,这是梁家和潘家设下的套,想要用一批掺了毒的香害我。”

    “简直是血口喷人!”梁家栋猛的站了起来,忿忿不平的瞪了顾文茵,“这不是真的,黎氏她撒谎,梁家与夫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怎会行如此报卑鄙无耻之事。没有,没有的事!”

    “那就是大奶奶恶意挑拨,存心欺瞒于我了?”顾文茵看了梁家栋问道。

    梁家栋下意识的便点头,“没错,就是黎氏心存不忿,故意欺瞒夫人。自苡宁离开,她便时常有疯癫之举,夫人万勿信了她的话。”

    顾文茵目光轻抬,面无表情的看着梁家栋,“可,我却觉得大奶奶一片赤子之心,绝无欺瞒之心。而且,我怀疑刺杀我的人可能和梁家也有关系,毕竟,我们两家有不愉快在先,是不是?”

    “夫人!”梁家栋霎时汗如雨下,目光惊惶的看着顾文茵,“夫人,慎言,梁家便是向天借胆,也不敢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夫人你切勿被黎氏……”

    “我想要大小姐回来替大奶奶哭丧。”顾文茵冷声说道:“若不然,我觉得我很有必要仔细查查梁家,毕竟伍家的五爷已经偷偷跑了,谁知道是不是被谁家给偷偷藏起来了,你说是不是?”

    梁家栋张口结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不是傻子,就算是个傻子,怕是也听懂了顾氏这番威逼利诱的一番话。

    很简单,顾氏要梁家把梁苡宁接回来,不然,她就要梁家上下替黎氏陪葬!无耻,简直是无耻!好歹黎氏也救了她的命!怎么就忘了黎氏可是梁家的媳妇!

    “滋事体大,想来你也做不了主,你回去和梁大老爷商量商量吧,三天内给我一个回复,若不然……”

    若不然如何,顾文茵没有往下说,但意思很明白。

    梁家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出了顾府连马车也不上了,目光发直的往前走,还是等在外面的小厮急急跑上前,把人给拉住扶着上了自家的马车。

    “大爷,大爷……”

    小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一遍遍的喊着梁家栋。

    好半响,梁家栋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的他恨恨一掌击打在车棂上,怒声道:“这个贱人,她这是要害死我们梁家啊!”

    也不知道,他这个贱人,是说顾文茵还是说已经死去的黎氏。

    当然,顾文茵并不在乎,给了梁家三天的时间,她便将这事搁下不再过问,而是每天都去光孝寺替黎氏烧烧纸,念念经。

    就连伍家好似都被遗忘了一般。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逝。

    顾文茵没有等来梁家的回信,这天起了个大早,穿了身素色的衣裳,用过早饭后便打算带着燕歌去梁家砸场子,不想,没等她出二门,十三一阵风似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夫人,京城来信了。”

    顾文茵接过十三手里的信,看了眼信封,见上面写着的地址是南雄候府的地址,微微一怔后,她当即撕了红漆封口,抽出里面叠得整整齐齐的薄薄一张纸,还没看完三行字,顾文茵手一松,信纸便掉在了地上。

    燕歌一惊,一边问着“出什么事了”一边弯身将信纸捡了起来,正欲递给顾文茵,却眼快的瞄到信上的一行纸,顿时也跟着怔了怔。

    沈潇,沈大公子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