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885章 杀了他

第885章 杀了他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同喜的作坊开在韶安县一个叫白露渡的小村子。

    村子依山傍水,村前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河,河水缓缓流动,周围是连绵起伏的高山,层峦叠嶂,绿意葱葱。

    风吹动的时候能听到山上竹林沙沙的声响,宛若世外桃源!涂展牛不由得暗暗赞了一声,真是个好地方!走过村前的大桥,恰巧身后有扛着竹子走来的汉子,涂展牛步子一顿,待人走到跟前,他轻声说道:“叔,跟你打听个事,听说村里有家扇子作坊要雇人,是吗?”

    汉子三十出头的年纪,常年田间地头的劳作让他整个脸都晒得油黑油黑的,听了涂展牛的话,他咧了嘴嘿嘿笑道:“是啊,怎么,你是要去做工吗?”

    话落上下打量涂展牛一眼,说道:“小兄弟,你是做长工还是做散工啊?”

    长工?

    散工!这是个什么意思?

    涂展牛略一沉吟退后几步,帮着扛起了汉子肩上的竹子,说道:“叔,你家在哪,我帮你把竹子扛回去吧。”

    “不用,你不是想去做工吗?

    恰巧了,这竹子是送去作坊的,你跟了我一同去吧。”

    汉子说道。

    涂展牛一怔之后,不由哈哈笑了说道:“哎呀,这可真是太巧了。”

    汉子的目光看了眼亦步亦趋跟着在涂展牛身边的护卫,问道:“小兄弟,他是和你一起的吗?”

    涂展牛看了眼身后三步之外的扩卫,想了想,说道:“老童,你就在这等我吧。”

    老童有刹那的犹豫,毕竟沈重一年五百两银子雇他,就是让他寸步不离的保护涂展牛,这万一出点事,他没法向沈重交待。

    涂展牛似是看出老童的心思,跟着解释道:“没事的,回头我会跟我大哥解释。”

    老童默了默,点头道:“那我就在这等你,有什么事你喊一声,我立刻就来了。”

    涂展牛说好。

    汉子却是听得一头雾水,问道:“小兄弟,你不是来做工的啊?”

    “不是。”

    涂展牛笑着说道:“是我家开了个铺子,原本是去隔壁桃江县沈记定货的,后来听说这里也有作坊,就想着过来看看,看谁家的价格更有优势。”

    “这样啊!”

    汉子连忙说道:“那小兄弟,这竹子你快别帮我扛了,这种粗活,你没做惯,回头肩膀要痛的。”

    “没关系的,叔,几步路问题不大。”

    汉子推辞不过,只得加快脚下步子。

    不多时便进了村,村子不大也就三四十户人家,家家户户门前院后都竖着不少的竹子。

    “小兄弟,前面就是了。”

    汉子热情的说道。

    涂展牛抬头朝前看去,几丈之外,一幢半新不旧的三间黑瓦房,房子前面是一块偌大的空地,一排排的毛竹沿墙根放着,十几个年纪不一的村民正听从一个年纪与他相当,穿一身粗布棉袄年轻人的指挥热火朝天的忙着。

    涂展牛看着那个背影,有一瞬间的呆滞。

    这个背影,为什么看起来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便在这时,汉子的声音突然响起,“罗掌柜,来了个小公子说是要和你谈生意。”

    罗掌柜?

    !涂展牛的瞳孔骤然一紧,姓罗?

    怎么会这么巧!而便在这时,人群里的同喜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

    涂展牛怔住了。

    同喜也怔在原地。

    然下一刻,两个人却同时动了。

    涂展牛扔了肩上的竹子拔脚便跑,边跑边嘶声喊道:“老童,老童!”

    同喜一边奋力追着涂展牛,一边大声喊道:“抓住他,抓住他!”

    变化突起,所有人都僵立在了原地。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涂展牛和同喜已经跑远。

    余下的十几个人当即一窝蜂似的涌了出去,朝着同喜和涂展牛追去。

    “涂展牛,你给我站住!”

    同喜怒声吼道。

    涂展牛没有理会同喜,拼了命的朝小村外跑去,他知道只要跑到小桥上,他就安全了。

    与此同时,眼底掠过抹戾色。

    桥上等候的老童早就听到了涂展牛的声音,正拔身飞跃而来,见着被追赶的涂展牛,目光一变,想也不想,纵身朝着同喜扑了过去。

    涂展牛眼见老童于半空中跃过,站在了同喜跟前,他步子一顿,对老童厉声喊道:“杀了他!”

    老童陡然一僵,猛的抬头朝涂展牛看去。

    杀人?

    而且还是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涂公子这是疯了吗?

    同喜也被涂展牛这一声吼给震得半响失了反应,待反应过来,他怒声道:“涂展牛,你疯了吗?”

    涂展牛不理会同喜的愤怒,而是对目光怔怔的老童吼道:“还不动手?”

    老童一咬牙,拔出腰间别着的匕首便朝同喜捅了过去。

    这一幕,别说同喜给惊得失了反应,就连身后赶来的村民也被吓得失了反应。

    白露渡虽不是什么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之地,但村子里十几年连起打架的事情都没发生,就连前几年左贤王和右贤王的皇位之急,也不曾波及到他们。

    谁想到,这会子光天化日之下就有人持刀杀人!怎么办?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老童的匕首便要插进同喜的胸膛,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却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从天而降,一棍子敲向了老童的脑袋,老童如果不收手的后果,便是他自己也得脑桨崩裂而亡。

    老童举起手里的匕首去挡迎头抡来的木棍。

    “笃”一声响。

    匕首将木棍砍成了两截。

    石九也不换武器,抡着手里的两截木棍便和老童对打起来。

    石九是暗卫出身,别看只是两截木棍,可因为招招都是杀招,对着老童手里削铁如泥的匕首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只,老童到底也是江湖出身,且又是沈重花费重金请来的,身手自然落不到哪去,更别说兵器上还仗着优势。

    石九和老童对打时,村民们跑了过来,一把将同喜抢了回来,看着同喜煞白的脸,连声问道:“罗管事,你没事吧?”

    同喜摇头,“我没事。”

    话落,目光轻抬,落在了目光阴沉神色复杂朝他看来的涂展牛身上。

    两人隔着半座桥的距离,目光对视。

    “你怎么可以变成这样?”

    同喜失声问道。

    涂展牛没有回答同喜的话,而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便走。

    “九叔,不能让他走!”

    同喜急声喊道。

    石九便要朝涂展牛扑去,只老童却缠得紧。

    同喜情急之下,便要上前去拦,只是他才堪堪靠近打斗的中心,便被老童和石九打斗的余势掀翻在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涂展牛离开,骑上停在桥那头田野里的马扬长而去。

    不多时,老童卖了个破绽引得石九入彀后,他也拔身而逃。

    石九待要追,却被同喜喊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