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916章 真以为是唐僧肉啊

第916章 真以为是唐僧肉啊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像往年一样,整个正月就是在去别人家吃饭,和别人来自己家吃饭中度过。

    等把元宵汤团吃了,这个正月也就算结束了。

    顾文茵原想着喜宝还会像去年一样,从阳州转道出发去南越,只她元宵等到立春也没等来喜宝和武素衣。

    直至清明前,收到同喜从青州寄来的信,顾文茵这才知道,喜宝今年带着武素衣直接去了南越,在经过青州府的时候,绕道去看了同喜,顺便将石梅花托她捎的一些东西给了同喜。

    顾文茵看完信,对穆东明说道:“这是生我气了?”

    “什么意思?”

    穆东明不解和问道,“我什么时候生你气了?”

    “不是说你。”

    顾文茵把同喜信里说的事和穆东明说了,末了,又重复道:“年底走的时候,听他的意思还是打算把素衣送阳州城来的,可这年一过完,他却不声不响的把人带去了南越。”

    话落,眉头微微蹙起,不无担心的说道:“他这样做,就不怕素衣的身份暴光,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吗?”

    “你想多了。”

    穆东明淡淡说道:“武素衣当年虽然是和亲公主,但她一直深居内宫,见过她的没几个人。

    再说左、右贤王一场战打下来死了不少人不说,右贤王登上王位后又清洗了一遍皇宫。”

    “别说武素衣平时肯定是深居简出,她就算是大刺刺的走在大街上,只怕也没人能认出来她。”

    话声一顿,说道:“至于你那大管事为什么不把人送阳州城来,怕是也想当爹了吧?”

    话落,目光不由自主的在顾文茵肚子上撩了几眼。

    顾文茵被他那几眼撩得心里发毛,没好气的瞪了穆东明,正想发作,不想穆东明却突然幽幽的说道:“过几天家里会来客人,你让下人收拾间小院出来,要清净点离主院近些的。”

    “谁要来?”

    顾文茵问道。

    穆东明也没有卖关子,大大方方地说道:“淳于乔。”

    顾文茵蓦然想起,之前穆东明说过的她肚子再没动静,就要把淳于乔接来给她调理身子的话。

    僵了僵后,她看了穆东明问道:“你什么时候让人去接老先生的,我怎么不知道?”

    “云叔安排的,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打发人去的,昨天他才和我提起,说人应该这两天就到了。”

    穆东明说道。

    顾文茵“哦”了一声。

    她不是个讳疾忌医的,在一起这么久,除了最开始的两年她有意避着,到后来已经是顺其自然了,肚子却连个动静都没有,她自己私下里其实也有点心慌。

    “阿羲,京城的会试应该结束了吧?”

    顾文茵问道。

    “早就结束了,估计再过不了几天榜单也应该出来了。”

    穆东明说道。

    会试在农历的二月九号,十二号,十五号连考三场,这会子都清明了,可不是早就结束了,要到出榜单的时候了。

    “也不知道何文煜考得怎么样了。”

    穆东明想了想,轻声说道:“我劝你别抱太大希望,何文煜虽然有几分才气,但这会试和乡试却是大大不同,我估摸着他十有得落榜。”

    “落榜就落榜呗。”

    顾文茵哼哼道:“我和你说实话,我巴不得他落榜呢,他这要是上榜了,指不定又会闹出什么妖娥子呢。”

    穆东明笑了笑,没再吱声,继续研究起他的《牵星术》来。

    这书他一开始看得晦涩难懂,几次拿起又几次放下,但近来却看得有点入了谜,似乎看出了点门道。

    三天后,淳于乔带着双花敲开了顾府的大门。

    下人将师徒俩直接领去了二内的小花厅,穆东明和顾文茵亲自招待的。

    淳于乔到底年纪大了,坐了那么久的马车,跟穆东明和顾文茵寒喧了几句后,便告辞退下去了燕歌安排的小院子休息。

    双花年轻又是乞儿出身,是吃过苦头的,这一路走来,对淳于乔来说是舟车劳顿之苦,可对他来说却是看完的稀奇。

    先后送走他师父和穆东明后,双花嘿嘿笑着对顾文茵说道:“文茵姐,远时哥托我带了封信给你。”

    话落,自胸口摸出了被捂得有点发热的信递给了顾文茵。

    顾文茵大喜过望,接过信后,便忙不迭的撕开,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罗远时在信里也没说什么,大多都是些问候的话和一些生意上的事情。

    来阳州城后,生意上的事,顾文茵很少过问,全都交给了老远时打理,往年罗远时也不是没有写信来,但很少说及生意上的事。

    但双花带来的这封信里,罗远时却鲜少的提及了些生意上的事。

    罗家的生意去年较往年少了近三分之一的收入,而主要原因便是因为沈重开的“白云轩”恶意竞争,同款的扇子,白云轩的价格总会比罗家的扇子低上近一成的价格。

    罗远时在信里还问顾文茵,真的像喜宝的说的那,这“白云轩”是涂展牛投靠了沈家,帮着竖起来和他们打擂台的吗?

    还问顾文茵,对这件事,她有什么想法。

    另外还提到件事,涂午牛正式辞了作坊里的事,也没有在镇上开铺子,而是开年后离开了凤凰村,去了哪里也不知道。

    为着这事,罗烈还气得病了一场,也幸亏有罗远辰和罗承宇在跟前排解了不少。

    顾文茵收起信,抬头看了双花,问道:“我哥和木荷姐他们都还好吧?”

    “都挺好的。”

    双花说道。

    顾文茵又问道:“那承平呢?

    他长承宇长得像不像?”

    “承平?”

    双花怔了怔,稍后才一脸恍然大悟的看了顾文茵,说道:“你问的是狗子吧?”

    “狗子?

    !”

    顾文茵瞪大了眼。

    “嗯,远时哥给承平取了个小名,叫狗子。”

    双花说道。

    顾文茵顿时无语了,她远时哥还真敢取!老大叫虎子,老二就叫狗子,那回头老三叫什么?

    顾文茵摇了摇头,又问了些别的事情,双花都一一回答了,便在顾文茵没什么话再问,打算让双花下去歇息时,双花却看着顾文茵一脸的欲言又止。

    “怎么了,还有事吗?”

    顾文茵问道。

    双花默了一默,探头朝外看了看,轻声说道:“文茵姐,远时哥他在信里有没有和你说,京城里不知道时候兴起了一股谣言。”

    “谣言?”

    顾文茵看了双花,问道:“什么谣言?”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是那天裴老先生知道师父要来阳州城,带着大胖和小胖来找师父,我偷偷听到几句,说是京城里有人在说大胖和小胖是佛子投胎,是智拙大师留下来救解武氏危难的,还说大胖和小胖的肉能治百病。”

    双花说道。

    顾文茵瞪大眼,“大胖和小胖的肉能治百病?

    怎么不说能长生不老呢!真以为是唐僧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