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918章 我厉害吧

第918章 我厉害吧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到底还是叫顾文茵说中了。

    到了香凤出嫁的日子,铁柱和沈嘉卉没能赶来,到不是被沈老夫人的葬礼耽搁了,而是原本准备和沈嘉卉赶来阳州城的铁柱接到了京城南雄候府的消息,南雄候不行了,要他赶回去见最后一面。

    铁柱无奈,只得和沈嘉卉匆匆从青州往京城赶。

    香凤最终怀着无限的失落坐上了何家来迎亲的花轿,一路怅然若失的去了何家。

    香凤出嫁后的半个月,顾文茵收到了铁柱从青州寄来的信,信里写了他对于不能送香凤出嫁的愧疚也写了对顾文茵的感谢。

    另外信里还写了沈老夫人的受伤和死因,据铁柱明查暗访,沈老夫人的受伤确实是意外,至于死因也是自然死亡,并不是像他之前所想的那样,是遭了沈重的黑手。

    顾文茵少不得把这事和穆东明说了说。

    不想穆东明却说道:“这足以说沈重是个真正的聪明人。”

    “什么意思?”

    顾文茵不解的问道。

    “沈家已经在沈重的掌控之下,对于极为看不上他母子俩人的沈老夫人来说,死才是最大的解脱,仰她母子鼻息而活反而是一种折磨。”

    穆东明说道。

    顾文茵点了点头,觉得穆东明说得很有道理。

    又过了半个月,六月初出海的司牧云回来了。

    这次是穆东明带着顾文茵一起去码头接的人,四个多月来回行程,让原本略略养白了些的司牧云和众人再次黑得像个炭头,灯一关,直接可以和黑夜融为一体。

    而最叫顾文茵和穆东明高兴的并不是这次比上回赚得翻了一番,而是去了多少人,回来了多少人。

    次日司牧云来家中和司牧云禀事时,顾文茵跟着去了书房,问司牧云道:“司大叔,这次没遇上海匪吗?”

    “遇上了啊!”

    司牧云亮着一口的大白牙,对顾文茵说道:“不但遇上了,还打了一架,打得那个龟孙子到处跑,要不是怕误事,我就直接领着人打去他们的老巢了。”

    “带去的人一个没死,只是伤了几个,伤得也不厉害,在船上养了十天半月的就又能活蹦乱跳了。”

    话落,司牧云嘿嘿笑着对顾文茵说道:“丫头,我给你带了个好东西,你要不要看看?”

    顾文茵有些好奇,问道:“什么东西?”

    司牧云嘿嘿笑着自袖笼里取出一个小匣子递到顾文茵手里,“打开看看。”

    匣子打开,一只小巧精致的怀表霍然入目。

    顾文茵顿时目光一亮,失声说道:“怀表?

    !

    ”司牧云一瞬怔住,错愕的问道:“咦,丫头,你怎么知道它叫怀表?”

    一句话问得顾文茵的笑僵在了脸上,好在她反应快,当即随便掐了借口,解释道:“噢,我上回在铺子里遇见个外夷人,他手里揣了这么一只,听他说这叫怀表。”

    司牧云不再有疑,给顾文茵讲起这表的使用来。

    一侧的穆东明却是不动声色的将顾文茵前后的变化尽收眼底。

    “司大叔,我听说他们那还有自己会叫的钟,你其实可以进一批回来卖的。”

    顾文茵说道。

    “丫头你说的那个会叫的钟叫时钟,价格可不便宜,而且是个精致东西,摔不得碰不得的,带个一两个回来看看稀奇还好,带多了怕是没带出去,先就在路上损坏了不少。”

    司牧云摇头道:“比起香料太不合算。”

    顾文茵本想留司牧云吃了晚饭再走,但因为司牧云一走就是几个月,渔帮聚集了一大摊子的事等着他处理,再加之很快又是年底,穆东明有透露出一年想出两次海的想法,这便意味着司牧云得抓紧筹划明年开年就出海。

    “丫头,等哪天你准备亲自下厨,你再留我吃饭。

    今天就算了,啊!”

    顾文茵笑着应好。

    想着穆东明怕是还有事要和司牧云商量,顾文茵寻了个借口退了出去,把书房留给了他们主仆二人。

    送走司牧云后,穆东明拎着个笼子来找顾文茵。

    许是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笼子里的小家伙瞪着圆溜溜的金色眸子,不时的发出“喵喵”的叫声。

    “哎呀,你哪里弄来的一只猫。”

    顾文茵三步并作两步上前,蹲下身伸手逗着笼子里胖得像头小猪崽的猫。

    几乎是一眼,她就认出了笼子里的这头猪崽一样的猫,是对人极为友善的英短,圆滚滚灰色的身子,粗短发达的四肢,最为有趣的便是圆乎乎的大脑袋。

    这会子,正歪了头看着顾文茵“喵喵”的叫着。

    “这猫怎么长得这么奇怪?”

    顾文茵一边逗着笼子里英短,一边故意装作不懂的对穆东明说道:“平常看到的猫,不是花猫就是黑猫或者白猫,最好看的就是狸花了,可是这猫怎么全身都是灰的?

    还长得这么大个!”

    “这是卢少成带回来的,原本是放在船舱里抓老鼠,后来见它性格挺温驯的,便想着送来给你玩。”

    穆东明说道。

    顾文茵打开笼子,小心抱了出来,然后放在地上。

    前世今生她都没有养猫的经验,但她听人说过,这种英短有着很强的环境适应能力,一般到了新的地方,它会自己到处走走看看,熟悉一下。

    果然,顾文茵才放开,它便迈着优雅的步伐,慢腾腾的四处走动起来。

    “给它起个名字吧。”

    穆东明说道。

    顾文茵想也不想的说道:“就叫圆滚滚吧,你看它都快胖成球了。”

    “圆滚滚?”

    穆东明想了想,点头道:“挺好的。”

    当然好,要知道这是后世国宝的代名词之一!晚饭的时候,全府上下都知道顾文茵得了一只外夷的猫,大人们倒也罢了,钱多多兄妹俩还有李会则是一窝峰的拥到了主院,追着圆滚滚看稀奇,要不是燕歌一早发了话,让他们只许看不准抱,怕是三个人为着抢猫抱都得打成团了!等这一次的出海的货物卖得差不多的时候,这一年也结束了,赶在年前喜宝带着武素衣和同喜回到阳州。

    顾文茵看着武素衣微微隆起的腹部,嘴巴张得能吞下个鸡蛋,喜宝得意洋洋的笑着问道:“怎么样,我厉害吧!”

    武素衣狠狠一肘子顶在了喜宝的肺上,真是个蠢货,一点眼力见也没有,没看到表哥脸都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