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920章 是不是我不能生

第920章 是不是我不能生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不远处的孟徐氏和钱李氏也看见了,连忙放下手里的活,洗了手匆匆跑过来,问道:“燕歌姑娘,夫人这是怎么了?”

    说着话的功夫,俩人便要上前来帮着搭把手,只是她们俩人才走近,才刚刚止了吐准备直起身的顾文茵脸色一白,再次“哇”的吐了出来。

    一边吐,一边对着孟徐氏和钱李氏连连摆手,“你们,你们别过来。”

    孟徐氏和钱李氏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既然顾文茵发了话,两人肯定是不敢上前的,不止不敢上前,还往后退了几步。

    燕歌搀着顾文茵,对怔怔站在那的孟徐氏和钱李氏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让人去把王爷请回来,再找个大夫来看看。”

    “燕歌姑娘,淳于老先生不是在府里吗?”

    钱李氏说道:“夫人的脉一向都是他把的,要不……”“他不在府里出门了,快别说了,赶紧去请大夫。”

    燕歌打断钱李氏的话说道。

    十天前,淳于乔带着双花去五仙观吃斋了,去的时候说好,赶回来过中秋的。

    “那,那请哪个大夫啊?”

    钱李氏惨白了脸问道。

    “别管是谁,总之先请个大夫回来,老先生这两天就会回来的。”

    燕歌说道。

    钱李氏应了一声,和孟徐氏匆匆往外跑了出去。

    燕歌扶着吐得几近虚脱的顾文茵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坐下,“你在这坐着,我去让人抬个软舆来。”

    “不用。”

    顾文茵拽住了燕歌的手,“我休息下就好了,我自己走回去。”

    燕歌还待再说,顾文茵却已经深吸了口气,紧接着站了起来,“走吧,我们……”话还没说完,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床上。

    耳边响起穆东明和淳于乔说话的声音,尽管俩人声音都压得低,但顾文茵还是断断续续听到几句。

    “先别告诉她,等胎坐稳了再说。”

    “那要多久?”

    “三个月吧。”

    顾文茵一怔之后,猛的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她怀孕了?

    而就是这极轻微的一声响,惊动了外面原本正和淳于乔说话的穆东明,他拔脚便走了进来,一进内室,便看到床上的顾文茵正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腹部,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都听到了?”

    顾文茵抬目朝穆东明看来。

    四目相对。

    穆东明脸上绽起抹笑,朝顾文茵走了过来,在床沿的一侧坐定,抬手覆在顾文茵的小腹上,轻声说道:“恭喜,丫头,你要做娘了。”

    “同喜。”

    顾文茵淡定的看着穆东明,“阿羲,你终于如愿要当爹了!”

    穆东明噗嗤笑出了声,他抓了顾文茵手,目光灿若寒星,偏眼底那一抹无法掩饰的笑使得这寒星一般的眸子有着世间罕有的温暖,“是啊,我终于要当爹了,你都不知道,我差点就要以为,是不是我不能生!”

    顾文茵顿时笑得缩成了一团。

    这是有多大的怨念啊!难道该自我怀疑的不是她吗?

    等顾文茵停了笑,穆东明长臂一捞,将顾文茵抱在了怀里,“谢谢你,丫头。”

    顾文茵陡然间就无比期待起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来,不知道,是长得像她多一点,还是长得像穆东明多一点。

    “要不要写信和家里说一声?”

    顾文茵问道。

    穆东明想了想,说道:“淳于乔说最好三个月后再对外宣布,你这才刚刚一个月多点。”

    顾文茵点头,“那就过两个月再写信回去吧。”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顾文茵的世界便只剩下两件事,那就是吃和睡。

    两个月的时间眨眼而过,穆东明亲手执笔写了封报喜的信,通过梅瑾的关系走了官方的渠道寄回了凤凰村。

    叶蓁蓁和夏至得了消息后,少不得亲自上门恭贺一番。

    顾文茵还没显怀,夏至和叶蓁蓁月份差不多,都已经六个月了,肚子上如同扣了个球。

    因着有孕,两人比平时都丰腴了不少,只是气色上还是夏至更好些。

    “哎,总算是能出来透口气了。”

    叶蓁蓁对顾文茵说道,“你都不知道,我都快被憋疯了。”

    “怎么了这是?”

    顾文茵不解的问道,“世子也不让你出门吗?”

    她自从有孕后,穆东明便全盘接手了她手里的事,三个月里别说出门,就是出二门都得批准,还是淳于乔说,这有身子的妇人也得有适当的运动,不能总躺着不动,不然回头生起孩子来太危险。

    穆东明这才每日饭后,恢复了陪顾文茵绕墙根的习惯!“到不是不让我出门,是我们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太糟心了。”

    叶蓁蓁说道,“我早就想来找你了,可是我们世子不让,问他为什么,又不说,只是说王爷有吩咐,不许我们上门。”

    顾文茵顿时羞得想挖个地洞跳进去。

    “我那个好婆婆知道我有身孕后,千里迢迢从京城给世子送了两个小妾来。”

    叶蓁蓁说道。

    “这……”顾文茵摇了摇头,失笑道:“她脑子有坑吧?

    在候府和你们打了那么久的擂台,一次好也没占着,怎么还就这样上赶着讨没趣?”

    “我算是想明白了,她这种人啊,就是那茅坑里的屎一样,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来恶心人的。”

    叶蓁蓁恨恨说道。

    顾文茵笑着劝道:“只要世子和你一条心,别的都不重要。”

    “道理我都懂,就是心里气不过。”

    叶蓁蓁说道。

    顾文茵又宽慰了她几句,转而打趣起夏至来,说道:“福气最好的还是你,婆婆把你闺女一样疼,没有这些糟心的事。”

    “怎么会没有?”

    夏至蹙了眉头说道:“谁知道我这肚子里的是儿子还是女儿。”

    顾文茵失笑道:“那儿子女儿不都一样,是女儿你还不喜欢不高兴啊?”

    “我喜欢,我高兴,可是我婆婆未必喜欢,未必高兴啊!”

    夏至说道。

    顾文茵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还真是各有各的愁!“要说,福气最好的是你才对。”

    夏至和叶蓁蓁不约而同的开口说道。

    顾文茵点头,“确实,福气最好的还是她。”

    没人逼着她给男人纳妾,也没人逼着她非得生儿子!三个人闲坐了半下午,喝了几盅茶,吃了些点心,眼见得天色不早了,顾文茵留俩人用过晚饭再走,夏至和叶蓁蓁都给拒绝了。

    顾文茵也没强留,送俩人出了垂花门,目送着马车出了大门,她这才转身往回走。

    如此这般,过了两个月,先是收到了元氏的回信,等到了十二月底,先是司牧云自海外平安归来,过了半旬,裴璞的一封求救信突然送来了阳州城。

    大胖和小胖被人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