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934章 皇上驾崩,全城举哀

第934章 皇上驾崩,全城举哀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马车停在了双桂巷。

    顾文茵就着司牧云的手下了马车,没有看到穆东明的身影,不由奇怪的问道:“司大叔,阿羲呢?”

    司牧云也奇怪,按说穆东明知道顾文茵来,不可能不在家里等着的。

    莫不是出什么变故了?

    念头才起,身后陡然响起一串“笃笃”的马蹄声。

    双桂巷虽然不属于主街,但大白天街头纵马,这要是被御史台那些言官看到了管你是谁可没有好果子吃!念头才起,顾文茵三人不由得便回头看了过去。

    这一回头,才霍然惊觉,急奔的马竟是朝着双桂巷而来。

    司牧云当即变了脸色,一把将顾文茵推向燕歌,急声说道:“燕歌,快扶了丫头进屋。”

    他则快步迎着来人而去,人未近前吼声先起,“哪里来的小畜生,大白天的跑到爷门口来撒野了,滚!”

    骂声落,猛的纵身而起,抡了拳头便朝枣红马砸过去。

    “是我,覃宵。”

    也幸得覃宵反应快,一边出声解释身份,一边急急勒住缰绳,这才使得司牧云急时的收了手,可便是如此,拳头抡出的余风仍旧擦过巷子里的墙,使得最上面的一块老砖“啪”一声掉了下来。

    可想而知,这一拳要是砸在枣红马上会是怎样的结果。

    覃宵却没有分心去关注,而是纵身一跃,飞奔着跑向司牧云,“司大叔,王爷在宫里,他让你护送王妃入宫。”

    被燕歌挡在身后的顾文茵这时候走了过来,蹙了眉头问覃宵,“是阿羲让你来接我们的?”

    覃宵点头,“是的,王妃。”

    顾文茵朝司牧云看去。

    若是往日,她未必便会这样谨慎,可现在不一样,武玄风病危,她又有孕在身,京城到底是个怎样的局势,她不知道,所以,她不敢也不想拿自己去冒险。

    显然,司牧云和她的想法是一致的,司牧云看懂顾文茵目光中的防备后,转而对覃宵说道:“王妃连着赶了两天的路已经很累了,你和王爷说一声,明天我再送她进宫。”

    覃宵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司牧云不由问道:“怎么了?”

    覃宵没有吱声,只是目带祈求的朝顾文茵看了过来。

    顾文茵微微垂了眼睑避开了覃宵看来的目光,轻声说道:“我也不怕和你说实话,如果不是阿羲亲口告诉我,让我进宫,我是不会进宫的,所以你走吧。”

    覃宵一瞬如遭雷击。

    顾文茵没有再看他,转身对燕歌说道:“我们进屋。”

    不想,覃宵却突然“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顾文茵和司牧云面面相觑。

    几乎是与此同时,司牧云和顾文茵齐齐反应过来,司牧去厉声吼道:“你不是奉王爷之命来的?”

    覃宵没有回答司牧云的话,而是抬目看向顾文茵,哆嗦着嘴唇说道:“王妃,求您去送皇上最后一程吧,皇上苦苦撑着最后一口气,就只是为了等见您最后一面。”

    顾文茵被覃宵说得一头雾水,怔怔问道:“为什么要见我最后一面?”

    覃宵张了张嘴,那句“你是他最爱的那个人”在舌头边转了又转,终究没能说出口。

    尽管他很想说,可理智却告诉他,不能说,说了不止是对宸王妃造成困扰,只怕让有心人听见了,还会借此生事。

    “皇上放心不下太子殿下,他想将太子殿下托付给您和王爷。”

    覃宵说道。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王爷不会答应,我也不能答应,你可能不知道,当日我亲眼目睹皇长孙命丧猪泷山。”

    顿了顿,顾文茵又说道:“覃宵,冤家易解不宜结,穆、武两家中间隔着的是多大的仇,你应该比我还清楚。”

    “王妃,皇上他从来不曾有负王爷,有负你!”

    “对,所以,王爷也好,我也罢,我们才能心平气和的同他坐下来说几句话,喝两盅茶。

    也正因为如此,王爷愿意,我也愿意来送他最后一程。”

    顾文茵说道。

    覃宵顿时悲声问道:“即是来送皇上最后一程,王妃为何不愿进宫?”

    顾文茵眼眸轻眯,看了覃宵,问道:“我可以进宫,但谁来保证我的安危,你吗?”

    覃宵顿时哑然。

    武氏一族,除了自家主子谁不是视宸王为眼中钉肉中刺?

    从前就不说了,至少有皇上压着,可现在……正如王妃所说,她可以进宫,但谁能保证她的安危?

    见覃宵哑然,顾文茵叹了口气,淡淡道:“你起来吧,我就算是要入宫也一定是和王爷一起。”

    燕歌瞪了眼仍旧跪在地上的覃宵,没好气的说道:“你耳朵聋了?

    还不快谢过王妃,若不是王妃警觉,真让你逛进了宫有个好歹的,会是什么后果,你想过吗?”

    “王妃恕罪。”

    覃宵抱拳揖礼。

    顾文茵摆了摆手,“算了,不看你的面子,燕歌的面子总是要看的。”

    覃宵霎时间闹了个大红脸。

    却在这时,一道诧异的声音突然响起。

    “文茵姐?”

    顾文茵抬目看去,便见大胖和小胖站在巷子口,在俩人的身后是一身黑衣的穆东明,隔着半条巷子的距离,两人目光撞在一起,穆东明猛的大步朝着顾文茵走了过来。

    “我还想着去城门接你,没想到你到的这般早,路上都还好吧?”

    到了跟前,穆东明一迭的问道。

    顾文茵点头,“路上都挺好的,没什么事。”

    末了,又问道:“你带着大胖和小胖去哪里了?”

    “去给老和尚上了一柱香。”

    穆东明说道。

    话落,眼角的余光眶到站在一侧的覃宵,不由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覃宵倒也是个汉子,闻声答道:“我是来请王妃进宫的。”

    穆东明拧了眉头,目光间有了些许不易察觉的薄怒,“请王妃进宫?”

    “是的,王爷。”

    覃宵说道。

    “谁让你来的?”

    穆东明问道。

    覃宵目光轻抬迎着穆东明逼视的目光,“没有人,是我自己来的,我想皇上在咽气前见王妃最后一面!”

    穆东明周身气势陡然一冷,眼见得要发作,却在这时巷子连着的大街上突然传来一阵呼啸之声。

    几乎是下意识的,穆东明等人屏息凝神,齐齐抬目看了过去。

    声音嘈杂隐隐约约时高时低,穆东明和司牧云耳力惊人,不过一会儿便辩别出了隐在嘈杂声之下悠长凄凉的喊声,“皇上驾崩,全城举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