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935章 这个人或许能为我们所用

第935章 这个人或许能为我们所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夕间,满城缟素。

    顾文茵目光复杂的看向穆东明。

    穆东明面向皇后宫,抿紧的唇角,久久不曾转动的目光,无不在彰显着他此刻内心的复杂。

    顾文茵沉沉叹了口气,轻声说道:“阿羲,我们还要进宫吗?”

    “要。”

    顿了顿,轻声说道:“他一直想见你最后一面,你若不去,怕是他死都难以瞑目。”

    顾文茵想起覃宵的话,叹道:“其实见了又怎样呢?

    既然你没有答应,我还能应允吗?”

    穆东明紧了紧握着顾文茵的手。

    他的傻丫头,真以为武玄风见她是为了托孤!念头才起,耳边陡然响起当日武玄风的那句“顾氏文茵,我心悦你”莫名的便是心头一沉,沉沉叹了口气,暗道:还是不见的好!“阿羲,我们什么时候进宫呢?”

    耳边响起顾文茵的声音。

    “等我安排,安排好了,我带你进宫。”

    穆东明说道。

    此刻的皇宫正处于一片风云涌动中。

    汤皇后一身孝衣,带着太子和昭庆公主跪在武玄风的灵前,她的身后是乌鸦鸦一片应诏进宫哭灵的内外命妇。

    大长公主和长仪公主跪坐在汤皇后右下手的位置,左下手则是靖海候夫人,依次是兵部尚书姚国柱的夫人,翰林院学士冯轲的夫人冯罗氏,史部尚书王英杰的夫人等等。

    罗杏果有些懵,整个人如同做梦一般。

    唯一庆幸的就是早在几年前,冯轲便花费重金请了一个从前在宫里当差的嬷嬷教导她,也因此,她虽然内心怯怯,可举止之间却未有失礼之处。

    罗杏果正怔怔出神时,耳边突然响起姚夫人的惊呼声,“靖海候夫人,您怎么了?”

    惊呼声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却原来是已经连着了哭了三天灵的靖海候夫人,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罗杏果之前就得了冯轲的嘱咐,告诉她要尽量和靖海候夫人处好,是故,这会子连忙走了上前,帮着姚夫人抱住靖海候夫人,轻声说道:“姚夫人,您年纪比我长,又是时常出入宫闱的,您能不能去和皇后娘娘说一声,容靖海候夫人到到后处去歇歇。”

    姚国柱的夫人娘家姓章,也已经年过五旬,平日里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样的苦。

    听了罗杏果的话,当即说道:“行,这里就暂时交给你了,我去找皇后娘娘。”

    话落,正欲去找汤皇后。

    不想,一身缟素的葛嬷嬷却在这时走了过来,神色恭敬的说道:“夫人,皇后娘娘懿旨,靖海候夫人年事已高,身体本就不好,先移到后殿请太医诊治,完了即日起就不必进宫哭灵了。”

    罗杏果怀里幽幽醒转的靖海候夫人闻言,挣扎着便要跪下谢恩,被葛嬷嬷抢先一步给阻止了。

    很快便有宫人前来扶了靖海候老夫人去后殿歇息。

    不多时,前殿便传来汤皇后连着免了好几家太夫人哭灵的消息。

    靖海候夫人一颗提着的心缓缓的落回了原处,喝了盅茶,缓过神来后,起身去了前殿,亲自向汤皇后谢恩后,这才由宫人侍候着出了宫门乘上自家候在外面的马车回家去。

    按旧制皇帝要在宫里停灵七七四十九天后才能下葬,但武玄风有遗诏,停灵七日,七日后梓宫葬入地陵。

    是夜,万赖俱静。

    汤皇后让葛嬷嬷将太子和昭庆公主抱了下去,她一个人静静的跪坐在灵堂,机械的往孝盆里扔着纸钱。

    宫外,因着武玄风的驾崩,京城已经宵禁。

    因为宵禁,街头空荡荡的,飘扬着的白幡使得偌大的京城宛若一座空城。

    而偏在这时,一辆马车突兀的出现在天街,赶车的是个虬须大汉,一对掩在浓眉下的眸子闪着棱棱的凶光,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马车缓缓的朝前驶着,行了约有小半个时辰的样子,停在了皇宫西华门外。

    早已经等候在西华门外的覃宵见到马车的那一刻,拔脚跑了过来,“司头领,我在前面领路,你跟着我来。”

    话落,覃宵转身便往回走。

    在走近值守宫门的士兵前时,亮出了手里的令牌,士兵当即让到一边,而几乎与此同时,原本关闭的朱红城门被从里面缓缓开启,马车缓缓地驶入宫门。

    穆东明握着顾文茵的手,轻声问道:“怕不怕?”

    顾文茵摇了摇头。

    穆东明点了点头,揽了她的肩,将人带在怀里。

    较之皇城的俱静,皇宫内更是静得吓人。

    风吹动白幡的“哗哗”的声音似乎都能清晰入耳。

    冗长的路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顾文茵不知道的是,自她们的马车驶入宫门的那一刻,暗处盯着的数双眼睛,立刻便将这消息传回了各自身后的主子。

    也因为如此,看似平静的盛京城实则暗潮汹涌。

    大长公主府。

    邵岑看着大长公主武礼芳,问道:“你说马车里的人是谁?”

    “是谁?

    还能是谁?”

    大长公主咬牙说道:“除了忠勇候府的人还能是谁?

    说不定,马车里的人就是汤文忠!”

    “不会吧?”

    邵岑犹疑的问道:“无诏进京可是死罪!”

    “死罪?”

    大长公主阴沉了眉眼嗤笑一声,说道:“你个猪脑子,皇位上的那个是他亲外孙,坤宁宫的那个也是他嫡亲的女儿,谁来定他的死罪?

    你吗?

    还是我?”

    邵岑张了张嘴,感觉自己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对,干脆就不说了。

    大长公主却是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后,咬牙道:“不行,这件事一定不能就这样算了。”

    “还闹什么啊?”

    邵岑无奈的说道:“我这爵位都闹没了,你别忘了你还在禁足!”

    要不是武玄风突然过世,大长公主这会子还不能出门呢!大长公主咬着嘴唇不言语。

    一阵静寂中,外面突然响起一串细碎的步子声,紧接着大丫鬟水碧的声音响起,“公主,世子求见。”

    “不见。”

    大长公主没好气的说道,紧接着,又说道:“水碧你告诉他,这段时间给我小心点,再敢去外面胡来,我打断他的腿,一辈子养着他!”

    不想,水碧却轻声说道:“公主,世子说是他从青州来的一个姓沈的朋友求见公主,他有重要的事情禀报公主。”

    大长公主下意识的便要发作,却被邵岑蓦然出声阻止。

    “水碧,你去把人请到花厅,我和公主稍后便来。”

    邵岑说道。

    水碧应声退下。

    身后传来大长公主薄怒的声音,“谁知道是些什么阿猫阿狗,要见你去见,我不见。”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上回怂恿渝儿向长仪进言开放明州海市的那个沈重,见一见吧,我有种感觉,这个人或许能为我们所用。”

    大长公主又说了几句什么,但因为离得远了,水碧便没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