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936章 谢谢你,文茵

第936章 谢谢你,文茵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汤皇后从前设想过很多次,她和顾文茵见面的情形,但却从没想到过会是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

    覃宵向汤皇后引见完后,便退到了一侧。

    汤皇后抬目看向顾文茵,恰在这时,顾文茵也正朝她看来。

    四目相对。

    汤皇后陡然就明白,为什么不过是寥寥几面便能让武玄风深坠情渊而不自拔了。

    这样一对集天地之灵毓的眸子,倘若她是个男人,也会在乍然撞见的那一刻怦然而心动吧?!

    “我比王妃痴长几岁,王妃若是不嫌弃可以喊我一声姐姐,也可以喊我仆姑。”

    顿了顿,汤皇后笑着说道:“我小名仆姑,家中亲人都是这样唤我。”

    顾文茵知道汤皇后出身将门,性格毫爽大方,但却没有想到竟是这样的不拘一格,一瞬的怔忡后,笑着说道:“那我喊你姐姐吧,你叫我文茵就好了,也不用王妃、王妃的喊着,怪别扭的。”

    “好。”

    汤皇后唇角翘起浅浅的弧度,目光轻抬对穆东明说道:“羲表兄,我已经让人去请了阿狸过来,让他陪着你去上柱香吧,文茵就别去了,她有孕在身,若是被冲撞了便不好了。”

    穆东明不明白汤皇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武玄风对顾文茵的情愫,他隐藏的很深,穆东明相信,这世上知道的或许也就那么两三个人,可这两三个人里包不包括汤皇后,他不是很确定。

    也因为如此,他便不能揣测出,汤皇后此番的阻挡是真心示好还是心生嫉妒。

    但不得不否认的是,这番话却很合他的心意!片刻的犹疑后,穆东明对顾文茵说道:“你在这里等我吧,我去上柱香就来接你。”

    顾文茵轻声应道:“好,你去吧。”

    恰在这时,葛嬷嬷将睡得迷迷瞪瞪的太子带了过来。

    “阿狸,来见过你表叔和表婶。”

    汤皇后对被葛嬷嬷牵在手里的阿狸说道。

    葛嬷嬷松开牵着阿狸的手,柔声说道:“殿下,去给您表叔和表婶行个礼。”

    阿狸走上前,看了看汤皇后,又看了看穆东明和顾文茵,末了,抱拳揖礼道:“阿狸见过表叔,表婶。”

    “你就是阿狸啊!”

    顾文茵上前,伸手扶起阿狸,略略打量一番后,抬头对汤皇后说道:“感觉长得更像你,不过,这对眼睛却像极了他父亲。”

    汤皇后的长相不是很出众,但却给人一股英气的感觉,配上武玄风那对流光溢彩的眸子,这会子的小阿狸已经有了几分倾城之韵,待得日后长开必然又是一绝色美男!顾文茵自袖笼里取了一串十八颗的金刚菩提手串出来,这是她早两天在穆东明送的聘礼里打出来的,一直随身带着,就想着倘若会有这样的场面,拿它当见面礼再合适不过了。

    汤皇后没有想到,顾文茵还会有这样的准备,一瞬的怔忡后,蓦然便是喉头哽了哽,深吸了口气,汤皇后对朝她看来的阿狸说道:“还不快谢谢你表婶。”

    阿狸接了顾文茵递来的手串,“谢谢表婶。”

    顾文茵揉了揉阿狸的头,说道:“不客气的。”

    汤皇后又对覃宵吩咐道:“你陪王爷和殿下过去吧,张许已经清了场,这会子那里没有什么人。”

    覃宵职着穆东明和阿狸去灵堂,偌大的宫殿内,便只剩下汤皇后和顾文茵几人。

    汤皇后上前携了顾文茵的手,看着她微微隆起的肚子,问道:“孩子闹腾你吗?”

    顾文茵摇头,“不闹,一直都很乖。”

    “真好,我怀阿狸的时候就不行,那浑小子简直是折磨死我了,从怀上他我就一直吐,吐到生他的那刻起为止。”

    汤皇后英气的眉眼间染上些许的温柔,眸底也有着些许的笑意,轻声说道:“这样看来,怕是个小棉袄呢!”

    “嗯,给我把脉的老大夫也说是个女孩。”

    顾文茵眉眼含笑的说道。

    “真好,女孩好,女孩心疼娘,我之前和皇上约定的,我们还要再生几个儿子和女儿,可惜……”说到伤心处,汤皇后泪水夺眶而出。

    顾文茵看得心疼一酸,下意识的握住了汤皇后的手,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只能沉沉叹了口气后,轻轻拍了拍握着的汤皇后的手,“节哀顺便。”

    汤皇后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葛嬷嬷走了过来,对汤皇后说道:“娘娘,坐下说话,王妃她怀着身孕,站在了这许久怕是吃力了。”

    “你去搬两把椅子过来。”

    汤皇后吩咐道。

    葛嬷嬷轻声应是,喊了外面候着的铃人,一人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待汤皇后和顾文茵坐下后,她和铃兰又悄然的退了出去。

    “皇上临终前本有意和王爷结个儿女亲家,王爷没答应。”

    汤皇后脸上绽起抹自嘲的笑,轻声说道:“不怪他,换我,我也不能同意。”

    顾文茵闻言陪着笑了笑,没有接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汤皇后看着顾文茵,“倘若我不是武家妇,你不是穆家妻,想来,我们一定能成为很说得来的姐妹。”

    “只可惜,你是武家妇,而我亦是穆家妻。”

    顾文茵说道。

    汤皇后哂然一笑,轻叹道:“是啊,可惜世事便是如此弄人。”

    顿了顿,“文茵,我想求你一件事。”

    顾文茵抬目看了汤皇后。

    不待她开口,汤皇后紧接着说道:“你放心,我所求之事绝不叫你为难。”

    顾文茵这才说道:“你说说看。”

    “我想求你护阿狸一个周全。”

    “我……”“你听我说。”

    汤皇后打断顾文茵的话,一把攥住了顾文茵垂在身侧的手,“主少臣疑,皇权不稳,伺机篡位的不知凡几。

    皇上在世时就曾说过,铁打的江山,流水的皇帝,这天下原不是武氏的,是武氏从穆氏手里抢来的。

    武氏既然抢得,别人又如何抢不得?”

    “虽说天下有能者居之,可我家阿狸还小,谁又能说他以后不是个作为的人呢?

    我既入了武家,他既投生成了我儿子,这江山,这天下,这皇权,怎么的我都要替他守住……我不怕死,我早就做好死的打算了,可是,阿狸还小,就算没了这江山和皇权,他也还应该有他自己的人生。”

    “文茵,答应我,倘若有那一天,求你带他离开!”

    顾文茵莫名便想到了东哥。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点了点头,轻声应道:“好,我答应你。”

    汤皇后几乎是喜极而泣,她紧紧的攥住顾文茵的手,“谢谢你,文茵,真的谢谢你。”

    顾文茵叹了口气,她知道她或许不应该答应,只是……算了,答都答应了,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

    便在这时,汤皇后的声音再起,“这是我出嫁时,我父亲亲手打磨的一枝乌木簪,我把它送给你,只要拿着我这个簪子去找我父亲,他一定会倾力相助。”

    话落,顾文茵手里多了一枝造型古朴做工也不甚精致的梅花簪。

    “这……”“文茵,你也给我一样你的东西吧。”

    汤皇后说道。

    顾文茵不喜插簪,但因为是来祭奠武玄风,为显尊重,她今天头上不但插了簪,还插了两只簪,一只白玉兰花簪,并一枝赤金镶蜜蜡水滴簪。

    她顺手取了那只白玉兰花簪,说道:“这是我自己画的花样子,请银楼的师傅打造的,有一日,阿狸有难,你让人带了这簪子来找我。”

    汤皇后伸手接过,轻声说道:“好,我会妥善收藏的。”

    顿了顿,“谢谢你,文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