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937章 下辈子记得一定要先比别人找到她

第937章 下辈子记得一定要先比别人找到她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是夜。

    西华门外,一辆马车像来时一样悄然驶出,由始至终,也只有驾车的虬须汉子露出双凶光棱棱的眸子,至于马车里的人,连片衣角也不曾露出来。

    顾文茵偎在穆东明肩膀上,抓着他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瓣着玩,轻声说道:“我当时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东哥,然后鬼使神差的就应了她,你不会生我气吧。”

    “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生你气干什么?”

    穆东明好笑的问道。

    “嗯,我也知道你不会生气,可就是觉得没和你商量就自作主张了,感觉有点对你不住。”

    穆东明失笑,另一只手摸了摸顾文茵的肚子,问道:“她还乖吧?”

    “很乖,再没有比她更乖的宝宝了。”

    顾文茵说道。

    夫妻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闲话,将身后掩在夜色下如巨兽般的皇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覃宵目送着马车融入夜色,这才转身沿着来时的路回去向汤皇后复命。

    “娘娘,宫外的那些耳目要不要处理掉?”

    覃宵问道。

    汤皇后摇头,“不用,随他们去吧,这批处理掉了,下批仍旧还会来。”

    覃宵轻声应是退了下去。

    汤皇后看着殿外漆黑如黑的墨的夜色,顿了顿后,起身往外走去。

    刚跨过门槛,便看到葛嬷嬷带着几个宫人自远处缓缓走来,汤皇后步子一顿,待葛嬷嬷走到跟前,她轻声问道:“阿狸睡下了吗?”

    “睡下了,娘娘放心,老奴已经交待过老舒了,今晚让她在殿下的脚榻上打个地铺。”

    葛嬷嬷说道。

    汤皇后点了点头,对葛嬷嬷说道:“你陪我去趟灵堂。”

    “是,娘娘。”

    葛嬷嬷转身接过小宫人手里的灯笼,“娘娘,您这边走。”

    武玄风停灵乾宁殿,从坤宁宫到乾宁殿约一柱香的时间。

    一路走来,悬挂在檐下的白色长幡被夜风吹得翻飞,犹如一只只被拴住的白色的鸟,“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衬着这夜的静谧,说不出的阴森渗人。

    汤皇后却是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她背脊挺得笔直,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去,月光偶尔的扫过,英气的眉眼间透着些许的凄然,眼里却有着隐隐的火光,跃跃欲试。

    乾宁殿,值班的侍卫见到汤皇后,便要上前行礼,被汤皇后摆手阻止,“下去吧,一个时辰后再来。”

    侍卫们应是退下。

    葛嬷嬷将灯笼放在阶沿下,扶了汤皇后进大殿。

    “嬷嬷,你也下去吧,我想单独和皇上说几句话。”

    汤皇后轻声道。

    葛嬷嬷还在犹疑,汤皇后却已经不容分说的松开了她的手,抬脚朝殿内摆放着的棺椁走去。

    想了想,葛嬷嬷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只是她也没走远,而是站在了大殿外,一半心思留意着殿内的情形,一半心思则注意着殿外。

    汤皇后蹲在地上,往孝盆里添了一把纸钱,又检查了番棺材四个角落摆放的长明灯,见一切无异后,这才起身绕过牌位,最后停在了棺材前。

    因为没有封棺,又因为四周摆放了冰块,武玄风的神色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改变,但仔细看,会发现,他的眼睛是微微合着的,仍旧留有一道浅浅缝隙。

    汤皇后站在那,痴痴的看着棺材里的武玄风,良久,突然开口说道:“她来了,你知道吗?”

    大殿外的葛嬷嬷身子蓦然一僵。

    “你怪我吗?

    我没有让她来送你最后一程。”

    “你肯定以为我是吃醋了,是不是?”

    “不是的。”

    汤皇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抚上武玄风的脸,触手的冰凉让她不由自主的便鼻子一酸,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了下来,“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等她……到底,我只是你的妻,却不是你心里的那个人!”

    “我不怪你,也不怨你,如果你先认识的是我,我相信你爱的那个人一定会是我……我这里有一样东西,是我问她要来的,你带着它上路吧。”

    汤皇后伸手拔下了头上的玉兰花簪,将簪子放进了武玄风的手里,她没有舍得放开,想着也许多握一会儿,是不是武玄风就会坐起来,和她说“看你哭得像个傻瓜,我逗你玩的呢!”

    只是,她的手都已经冰凉了,一切还是像之前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

    汤皇后一瞬悲从心来,整个人趴在棺材上放声大哭起来。

    殿门外的葛嬷嬷听得心如刀割,泪水簌簌掉个不停。

    三天了,自家娘娘从皇帝走的那一刻,没有掉过一滴泪,所有人都在置疑在她,都在背后悄悄议论,说这天下要改姓汤了。

    说她家娘娘薄情,说汤家从此要挟天子以令储候,说……说什么的都有,她真想把那些人拉过来看看,看看在他们眼里的薄情的娘娘此刻在做什么!“皇上,这一世我爱您,爱得太累了,太卑微了,来世,换您来爱我,好不好?”

    汤皇后泪眼朦胧的看着这个自己用尽一切来爱的男人,是的,她爱他,从他揭开盖头出现在她眼前的那一刻,她就爱上了他。

    越爱,她就越想知道他的一切,只怕他到死都不知道,贤妃死前曾经偷偷的见过她,说了很多真真假假的话。

    贤妃以为这样就可以挑起她的妒火,却不知道,知道的越多,她就怜惜他,他们都是一样的人啊!在不合适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所不同的是,她有幸守在他的身边,参与他的悲喜。

    可他却只能远远的看着,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这份不能与外人道的感情。

    说到底,都是可怜人罢了!汤皇后才止住的泪再次磅礴而下,她抹了把脸上的泪,然后伸手放在武玄风的微阖的眼睛上,“你去吧,她来过了,如果你想,下辈子记得一定要先比别人找到她。”

    一句话说完,她整个人无力的滑了下去,瘫坐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

    棺材里的武玄风始终微微半阖着的眼睛终于闭了起来,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汤皇后适才的不小心,如果仔细看,会发现武玄风的眼角有着浅浅的两道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