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辣妻喜耕田 > 第938章 我们去寺里赏花去

第938章 我们去寺里赏花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洪成元年至洪成十年,不过是十年的时间大周王朝先后送走了两位皇帝,同年春,皇太子阿狸穿了衮服在奉天门祭奠列祖列宗,又在奉天殿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登基为帝,改年号景熙,并遵大行皇帝遗旨奉请太后汤氏垂帘听政。

    三月,礼部以“好和不争,慈民爱物”定武玄风谥号“仁安”,因武玄风曾有遗旨以无功无德不配尊享庙号为由,死后不设庙号,是故后世便以仁安帝称呼这位在位时间不长,但却尽己所能给予苍生黎民安乐平和生活的皇帝。

    四月,景熙帝下了两道圣旨,一道是减免徭役赋税的圣旨,另一道则是加设恩科的圣旨。

    历朝历代科举都是三年一次,逢子,午,卯,酉举行,当然也有新帝登基后开设恩科的,但却鲜少有,便是传承三百年的大凤王朝一共也只开过五次恩科。

    是故诏令一出,民情哗然。

    改朝换代历来都是大事情,不论是和平继位,还是阴谋武装夺权,随着新帝的继位,他的一举一动都为天下人所关注。

    平头老百姓想的是新帝登基,会不会减免徭役赋税?

    犯奸作科的人想的是新帝会不会大赦天下,提前完结自己的牢狱之灾。

    官员们当然是希望在新皇帝的手下,加官晋爵前途无量。

    景熙帝这两道圣旨频布,真的可以说是几家欢喜几家忧!“真是打得好主意啊!”

    大长公主重重搁下手里的茶盅,冷声说道:“两道圣旨,一道收买了那些贱民,一道收买了天下的读书人。

    我当初怎么说来着?

    我就说了这汤氏不是盏省油的灯,果不其然吧?

    说是皇帝的圣旨,谁不知道这都是她的意思!”

    邵岑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既然知道,还说什么呢?

    她是太后有摄政之权,又得三公六部支持,我们能如何?”

    “这是武氏的天下,不是她汤家的!”

    大长公主重重一拍桌子,起身说道:“不行,我要进宫。”

    “你进宫干什么?”

    邵岑上前,将大长公主按回椅子里,摆了摆手,示意屋里侍候的下人都退下,末了,这才以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对大长公主说道:“你急什么?

    她现在威风得很,可再过五年,六年,你看她还能威风!

    皇帝是她儿子不假,可皇帝始终是姓武的,你看着吧,再过个五六年的,不用你急,有人比你急。”

    大长公主咬了牙,忿忿不甘的说道:“五、六年,我怕我忍不了那么长时间。”

    邵岑摇头,“你啊,挺聪明的人,怎么一着急就犯糊涂呢?

    那沈重不是说了吗?

    阳州的商船出一次海回来就是几千几万的银子,眼下我们当务之急是赚银子,银子在手想做点什么事还不容易?”

    大长公主虽然仍旧脸色铁青,但到底被劝了下来。

    邵岑吁了口气,亲自沏了盅茶递到大长公主手里,“来,喝口茶,消消火。”

    大长公主接过茶盅,即便是盛怒,却仍旧保持着她一惯的教养,小口小口的抿着,一盅茶喝完,胸中的怒气也泄了不少。

    这才重新看了邵岑说道:“我听渝儿说,那沈重把自家的亲妹子送给了舢舻候做外室,是真的吗?”

    “是真的。”

    邵岑说道。

    大长公主拧了眉头,不赞成的说道:“你也糊涂,长清怎么说也是我外甥女,这要是闹起来……”“放心吧,闹不起来。”

    邵岑打断大长公主的话,在大长公主疑惑的目光里,缓缓说道:“舳舻候收下沈梦如的当天就给她服了绝子汤。”

    大长公主不由得瞪大眼,很是不解的看了邵岑,“沈重他知道吗?”

    邵岑点头。

    大长公主下意识的攥紧了搁在桌上的手,稍倾,沉声说道:“这人太狠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样的人万万不能深交,得找个机会和渝儿说一声才是。”

    “不是沈重的意思。”

    邵岑解释道。

    “不是沈重的意思?”

    大长公主嗤笑一声,问道:“难不成还是沈梦如自己上赶着给人做妾的?”

    “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邵岑说道。

    大长公主显然不相信,摇了摇头,脸上满是讥诮之色。

    邵岑无奈,只得进一步解释道:“沈家兄妹俩和穆羲有仇,沈梦如此举不过是想着积蓄力量,以图将来大仇得报罢了。

    哦,对了,你怕是还不知道,先帝御封的嘉诚县主和沈重也是兄妹,只是沈重,沈梦如是庶出,嘉诚县主是嫡出。”

    “嘉诚县主?”

    大长公主一脸错愕的看了邵岑,“就是被南雄候认了义女,有意将爵位传给她夫婿的嘉诚县主?”

    邵岑点头。

    大长公主咽了咽干干的喉咙,想了想,又问道:“那穆羲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怎么好端端的会和穆羲结仇?”

    “这事情说来复杂,据说是杀父之仇。”

    邵岑说道:“你哪天有空,我仔细的说给你听,现在,你收拾收拾换身衣裳我们一起进宫。”

    大长公主瞪大眼,“进宫?

    进宫干什么?”

    邵岑顿时无奈了,他看着大长公主,“公主,渝儿今年都二十二了,按说他这年纪孩子都应该好几个了,可他现在连个媳妇都没有,我们进宫向汤氏求个恩典,让她给渝儿赐一门婚事。

    一来,向新帝示好,二来……”“你是不是傻?”

    大长公主看着邵岑,“现在是国丧,虽然说先帝有遗旨,持服二十七日释服,民间不禁婚嫁,勿惊扰百姓。

    可我们的身份摆在这,渝儿身为皇亲国戚,岂可在这个时候议亲?”

    “还有,你让新帝赐婚,你这是替渝儿看中了哪家大人府上的姑娘?

    渝儿他点头了吗?”

    邵岑看了大长公主,陡然一笑,说道:“你也说了皇帝有遗旨,民间不禁婚嫁,我们虽是皇亲国戚,可皇上都已经释服,我们又还有什么好忌晦的呢?

    再说,我们是去求旨,又不是立马就成亲。”

    多年夫妻,大长公主是了解邵岑这个人的,看着憨厚实诚,实则却是茶壶里煮饺子,心里有数的,只是大多时候不擅言辞罢了。

    当下,大长公主看着邵岑问道:“你看中了哪家姑娘?”

    “谁家的姑娘在我们渝儿眼里都一样,你就是把天上的嫦娥请下来,他也不会正眼看。

    所以,我打算求汤家的姑娘。”

    邵岑说道。

    “你疯了!”

    大长公主失声道:“汤家的姑娘?

    你是替渝儿娶媳妇呢,还是替他娶个祖宗回来供着?”

    邵岑摇头,“这你又不懂了,你以为我们求,汤家就能答应?

    不过是借这个机会向坤宁宫的那位表个忠心罢了。”

    大长公主听了越发的不乐意了,冷冷道:“我跟她表什么的忠心,我是高祖皇帝的胞妹,她是什么身份?

    配我向她表忠心吗?”

    邵岑叹气,“我和你说了这么久,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

    只不过是进趟宫,说几句话而已,又没让你向她三跪九磕,先帝才刚去,她又连着下了两道那样收买人心的旨意,你这个时候要跟她对着来,难道要担负个欺负孤儿寡母的名声?”

    大长公主咬牙不语。

    邵岑摇头,“行了,随便你吧,反正眼下的情形是,我已经是个庶民,你虽是大长公主,可你别忘了,你这公主是不能传给渝儿的。

    不趁着现在向汤氏要点好处,非得跟她撕破脸对着干,我也没办法。

    说到底,总是我无能,不能让你妻凭夫贵,子享父荣!”

    “你干嘛说这样戳人心窝子的话。”

    大长公主闷声道:“夫妻这么多年,我何曾嫌弃过你?

    渝儿不成器那也是我肚子里掉下来的肉,我这个做娘的难道不想他好?”

    邵岑不言语。

    大长公主咬了咬牙,说道:“行,听你的,进宫。”

    这边厢,大长公主夫妇心思叵测的进了宫。

    双桂巷。

    顾文茵和穆东明商量起回程来。

    “事情都办完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按说俩人早就该走了,但顾文茵难得回一趟京城,自是要把苏本东以及单常柜等人都见上一面,这样一来,时间便耽搁了下来。

    穆东明听了顾文茵的话,说道:“不急,再过些日子隆福寺后山的桃花便要开了,我们看过桃花再走。”

    按说三月桃花就应该开了,可隆福寺后山的那片桃林却是晚桃,要到四月中旬的样子才会开得漫山遍野。

    顾文茵听了穆东明的话,不由失声笑道:“你这么喜欢桃花,等回到阳州,把花园里的那些花啊树的全都锄了,种满桃花好了。”

    “夫人如此贤惠,为夫深感欣慰。”

    话落,还不忘对着顾文茵揖了揖手。

    顾文茵一怔之后,不由得哈哈大笑出声。

    过得几日,这天黄昏,日日往隆福寺跑的大胖和小胖一回来,便摸到后院对顾文茵说道:“夫人,后山的桃花开了。”

    顾文茵不由笑道:“怎么感觉今年桃花开得好像比往年早了几日。”

    大胖和小胖频频点头,“是,住持师傅也说这是桃花开得最早的一年了。”

    顾文茵便点头说道:“行,回头我和王爷说一声,让他安排个时间,我们去寺里赏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