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都市仙帝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天皇令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天皇令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嘎嘎嘎……魔尸小黑怪叫着冲出来,却在岳步凡的压力下摇摇晃晃,像是喝醉酒了。

    “魔道僵尸!”

    岳川倒抽一口冷气,眯着眼睛,低吼道:“师父,我就说过这家人有问题,居然圈养魔道僵尸,他们这是与天下人为敌!若不斩草除根,日后必成大祸!”

    “敢尔!”

    断指轩辕出来了。

    面对岳步凡的压力,她也有七分敬畏,眼神狠狠一颤。

    相隔老远,竟是单膝下跪:“叩见岳前辈!”

    “是你?

    !”

    岳步凡眼神微凛,凝视前方,断指轩辕唤他一声前辈,他自然也知晓原因。

    数十年前,曾与对方打过交道,碾压对方,并予以教导。

    曾经在他面前不够看的断指轩辕,如今依然不行。

    哗!大袖一挥,气浪如潮,断指轩辕吐血倒飞。

    “原来你们的仰仗是这个没用的老太婆,呵呵!我师父挥一挥衣袖,她就没反抗之力,居然敢圈养魔道僵尸,为祸人间,你们这群邪徒,都得死!”

    岳川又开始了。

    “动本尊的人,也得问问本尊这把剑是否同意!”

    冷漠语气,犹如冰锥铁刃,使得炎炎夏日平添几分冷意,林青出来了。

    手握紫金飞剑,眼神冷漠如霜。

    唰!飞剑横空,再一次,斩断岳川的一条手臂。

    “住手!”

    岳步凡大惊失色,他速度已经很快,依旧赶不上飞剑,留给他只有岳川光秃秃的两肩膀,以及血淋淋的伤疤,碗口那么大。

    啊啊啊……岳川疼得龇牙咧嘴,哀嚎震天。

    一抹紫金色光芒飞旋,却将其手臂撕成碎片,根本不可能再重新接上。

    他一双手,彻底报废。

    “年轻人,你狠辣如斯!”

    岳步凡迅速给徒弟喂下药丸,以内力给他疗伤,冷厉的眼神始终盯着林青。

    这个年轻人,分明只有造化境初期,却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错觉。

    如深渊,如瀚海,如亿万星空……“师父,杀了他,替我报仇!”

    岳川哭了。

    刚满十五岁的他已经是通神境后期,内心何其骄傲,然而他引以为傲的手段,再也发挥不出来。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青年。

    一把紫金色宝剑,断送他的所有钱途。

    “杀了他!”

    岳川歇斯底里,嗓子都喊哑了。

    短暂疗伤,稳住情况之后,岳步凡站起来。

    看到林青已经把人护在身后,并且,还多出来一位。

    苗宇飞注目凝视,嘴唇在颤抖。

    “林先生,这位前辈实力强悍,在他面前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你要小心啊!”

    断指轩辕咬牙,很是慎重。

    “不是小心,是……”苗宇飞深吸一口气,竭尽全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并解释道:“林先生可否听说过远古三皇五帝?

    这位老前辈,如果我没看错,他应该与地皇氏有关,传闻地皇氏姓岳,名鉴,字子元……”“伤我徒弟,他便是地皇氏亲临,也不行!”

    “林先生息怒,若他是地皇氏传人,拥有地皇内经……”哼!苗宇飞想劝林青不要动手,他担心林青不是对手,地皇传人,他曾一次偶然机会,翻阅到一份绝密资料,从中知悉一段秘辛。

    这才对地皇氏,略有了解。

    若猜测属实,恐林青真不是对手。

    然林青冷哼,打断他的话。

    幽幽目光,落在岳步凡身上:“你伤我徒弟,毁我大院,该当何罪!”

    呵呵!岳步凡淡然一笑:“年轻人,老夫劝你不要自误。

    他猜得没错,老夫正是地皇氏传人,掌握有地皇内经传承,功参造化,天下为尊。

    而你不过初入造化境,在老夫面前不够看的。”

    “在我师父面前,你们,都不行!地皇氏传人不是和你闹着玩的。”

    岳川咆哮。

    心中的仇恨,化作眼中厉芒。

    如果目光能杀人,在场诸位早被他扎的千疮百孔。

    “川儿,你先闭嘴!”

    岳步凡淡淡的扫一眼,岳川马上闭嘴。

    他继续盯着林青:“老夫恰巧路过青州,被三皇令吸引,不知阁下手中究竟是哪一道令牌?

    只要你交出令牌,老夫可以既往不咎!”

    “你说这个吗?”

    林青手腕一翻,一只黑色令牌出现在掌心,奇异的纹络缓缓流淌,表面朦胧一层暗金色光泽。

    嘶嘶!岳步凡精神一振,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脸色难看的要死。

    “竟,竟然是……天皇令!”

    人皇氏、地皇氏、天皇氏,是为华夏远古三皇,世人只道是神话传说,却有些人坚信那是真实存在的,并通过种种手段找到蛛丝马迹。

    岳步凡,就自诩地皇氏传人。

    并且,他手中的确掌握部分地皇内经。

    当他看见林青手中的令牌,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天皇令。

    隶属于天皇氏的令牌,代表天皇氏身份,从远古时期到现在,早已经失传,没有人知道它流落何方。

    有人说,天皇令已经随着天皇氏长眠。

    也有人说天皇氏离开地球,天皇令随之离去……种种传闻下,依然有人寻找。

    而如今,在林青天手中看到这枚令牌,岳步凡根据自身功法特性,根据手中掌握的地皇令起的反应,可以很清楚的确认,眼前就是天皇令。

    绝不会错!“天皇令?”

    所有人都懵圈了。

    苗宇飞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绝对是重磅新闻,一旦传播,江湖中必将引起血雨腥风,牵扯到远古三皇秘辛,没有人能保持镇定。

    估摸着,无数高手会冒着生命危险探索天皇氏秘密。

    而林青,首当其冲。

    本来就树敌众多。

    天皇令一出,举世皆敌。

    “林先生,天皇令这东西是烫手山芋啊。”

    “年轻人,这个烫手山芋,你交给老夫,老夫可以对你废掉我徒弟双手之事,不与追究。”

    岳步凡很认真。

    拥有地皇令的他,对天皇令更为重视,势在必得。

    这么多年游历天下,何尝不是在寻找天皇令。

    “放眼天下,知晓那段秘辛,寻找天皇令者不单是我一个,其他人未必有老夫这么好说话,一旦他们知道天皇令在你手中,后果什么样,你应该自己掂量一下!”

    威逼,利诱。

    他眼睛里毫不掩饰流露出对天皇令的渴望。

    得到这枚令牌,一旦解开,就有可能知悉天皇氏秘密,那是华夏远古时期第一皇。

    “你现在跪下,给我徒弟道歉,本尊也可以对你们既往不咎!”

    林青对他不假辞色,反而说着自己的条件。

    与此同时,他凝聚一股力量渗透天皇令,虽然很艰难,却总算有了细微的反应。

    看样子,还是过去实力恢复太少,不能参透天皇令。

    “强行炼化天皇令,是对天皇氏最大的不敬,你莫非看不起远古天皇氏?

    老夫很怀疑你怎么修炼到今天,马上你就会知道什么是恐惧。

    天皇令的反噬,能让你生不如死!”

    见林青就这么冒冒失失炼化天皇令,岳步凡笑了。

    笑得很冷。

    当初他准备好诸多手段,炼化地皇令,还差点陨落,幸好最后关头成功炼化一丝,这才保住小命。

    天皇令的可怕,远非地皇令可以比拟。

    林青天的实力,比他当年炼化地皇令时还要略逊一筹,他完蛋了。

    “本尊的境界,岂是你能理解!”

    林青手印飞速变幻,笼罩天皇令,浓郁的光芒闪烁着世间从未出现过的色彩,令人心神震颤。

    远远看着,岳步凡都惊出一身冷汗。

    而林青,还在继续。

    噗!!!十分钟后,他猛地喷血,洒在天皇令上,脸色惨白如抹了厚厚的粉。

    “哈哈哈……这个白痴,居然强行炼化天皇令,不知死活的东西,我师父都不敢强行炼化。

    趁你病,要你命,斩我双臂之仇,是时候报应了……”岳川冷笑,纵然失去双臂,他丧失大半战斗力。

    但是一双腿,仍旧不可小觑。

    倏地,站起来。

    嘭!嘭!嘭!连环踢腿,空气撕裂,一道道腿脚残影,充满杀机!“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