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大魔神王 > 048.慕容山庄

048.慕容山庄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雾霭沉沉的山庄深处,杜杀,李大嘴、屠娇娇、阴九幽、哈哈儿都恭恭敬敬面对一名坐在一张巨大的椅子上的人影施起礼来。

    一顶形式奇特的竹笠,遮住了那人的脸,没有人看的出他的长相和神情。

    但那人即便是坐在那里,也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仿佛是一道有形而无质的鬼魂,跟整个世界孤立开来。

    杜杀等人甚至不用接触到他的眼神,仅仅看着他静静坐着,便感觉独自面对着洪荒巨兽一样,仿佛自己下一秒便会被撕成碎片。

    片刻之后,所有人背后都泌出一滴滴的冷汗。

    “勾魂使者到哪去了?”过了很久,老刀把子一字一句的慢慢问了出来。

    他的话很慢,仿佛每一个字都是真理,不容人去更改。

    “有个年轻人来谷里把燕南天带了出来,他独自去拦截,就一去不回了。”哈哈儿紧张的说道。

    “那人叫什么名字?”老刀把子问道。

    “叫陆明。”

    “他用什么武器?”

    “用剑,而且剑法很好,是我们从来没见过的剑法。”屠娇娇道。

    “他还会少林的千手如来掌。”杜杀补充道。

    “你们下去吧。”老刀把子沉默了片刻,挥了挥手。

    “是!”

    五人方一出门,房门便自动关上。

    李大嘴怔了怔,认真看了看房门,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怎么了?”屠娇娇问道。

    “这门……这门没有机关?”李大嘴神情古怪之极。

    “少林的用剑的高手?”老刀把子也不理会他们怎么去想,只是静静靠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江湖上又传出来一个大新闻,近日风生水起的绣花大盗原来竟然是六扇门第一高手金九龄。

    他在慕容家打算对几名近日风声雀起的少年侠客出手的时候,却被一名叫陆明的绝顶高手当场击毙,现在尸体还停在慕容家里。

    一时间,江湖动容。

    武当宿老木道人、峨眉掌门独孤一鹤和名侠陆小凤则联袂前往慕容家调查此事。

    ……

    金九龄躺在一个满是冰块的棺木中,森森的冷气将他扭曲的脸颊映照的更为阴森。

    天下第一名捕、六扇门里三百年来的第一高手,生前的他拥有太多的光环。

    如今身份的切换,却让他的一切都显得的无比荒谬。

    一名矮小瘦弱的老人正端着一杯酒,漠然望着金九龄的尸体,神情有点孤独。

    “你怎么也来了?你之前跟他很熟?”由远至近的脚步声响起,一名威压肃穆的老人走了进来。他的腰杆挺直,须发如同钢针一般,只不过脸上的皱纹已很多很深。

    老人眼睛里闪动着精芒,手却轻轻而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剑柄。

    他的剑,剑身特别长,特别宽。黄铜的剑锷,擦得很亮,剑鞘却已很陈旧,上面嵌着个小小的八卦,正是峨嵋掌门人配剑。

    这把剑,天下间也只有一个有资格佩戴——天下十大高手中峨眉掌门独孤一鹤。

    “有些生意上的往来吧,你也知道,生意做大了,什么样的人都难免会认识一些。”矮个子老头笑了笑,头也不回。

    独孤一鹤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剑柄,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走了上来。

    只有他才明白这名瘦弱的老头行事究竟有多么谨慎和多么可怕。

    五十年前,他赤手空拳出来创天下,奇迹般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富豪。

    但只有少数人知道,他的武功也同样是天下间最可怕的几个人之一。

    霍休这个人的一生都属于传奇。

    “金九龄的武功很好。”过了片刻,霍休幽幽说道。

    “我知道。”

    “有人说,他的武功跟怜星差不多。”

    “不可能,怜星真要出手,不出二十招他就死了。”独孤一鹤冷冷道。

    “但慕容家的小姑娘说,他只在那个陆明手下撑了一招。”霍休道。

    “嗯?”独孤一鹤微微皱了皱眉头。

    “前阵子,那陆明从恶人谷把燕南天接了出来,他只出了几剑,便挡者披靡,甚至还杀了幽灵山庄的勾魂使者,那套剑法也没人见过。”

    “所以你想说什么?”独孤一鹤吸了一口气。

    “王上曾经有一套绝密的剑法,你也应该是听过的。除了那套剑法,我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可能性。”

    “所以?”

    “所以那人应该是王上的后人,来这边定然别有目的,我觉得八成跟我们有关,你懂我的意思吗?”霍休眨了眨眼睛。

    “什么勾魂使者,什么金九龄,哪怕对面是西门吹雪,我要杀他们也易如反掌。”独孤一鹤突然冷笑了一声。

    “是啊,你的‘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我是知道的。燕南天如今就算出来了也是个半废人,木道人已荒废剑道多年,叶孤城心有牵挂,而西门吹雪更是乳臭未干。所以,只有你才是当世第一剑客。”霍休的声音充满诱惑力。

    “哼!”独孤一鹤冷哼了一声,却并未反驳。

    “所以,这件事只有你能办到,把那小子杀了,一劳永逸解决我们的麻烦。”霍休眼中闪出精芒。

    “有什么好处?”过了片刻,独孤一鹤问道,严肃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波动。

    “我也邀了严立本,如此这般……”霍休轻轻笑了笑,眼中闪出慧黠的光彩。

    ……

    慕容家主宅外的凉亭里,一名年迈的道人正一边喝着慕容家珍藏的佳酿,一边跟一名俊逸潇洒的中年男子下着一局围棋。

    中年男子嘴上留着两撇如同眉毛一样的胡子,微笑起来如同扬眉。

    一名白衣如雪的女子静静侧坐在中年男子身边,帮他一杯杯的续着酒,自己虽滴酒不沾,却脸颊晕红,仿佛猛喝了一坛酒一般,

    包括慕容九妹在内的几名姊妹纷纷站着四周,静静围观着二人下棋,一句话也不敢插。

    下棋第一,喝酒第二,使剑第三,已是绝代剑客的木道人曾经这么说过。

    “木老道,你棋艺不怎么样,脸皮居然也跟我一样厚,都把别人家的美酒喝了这么多。”中年男子突然大笑起来,神情却有些黯然。

    不管怎么说,到了他们这种层次,敌人和朋友都珍贵的多了,少了一个只会让人觉得心疼。

    而无论绣花大盗的身份还是金九龄的身份都自然足以成为他们的敌友。

    “哈哈哈,论脸皮之厚,天下之大还有谁能跟四条眉毛的陆小凤比啊!”木道人大笑起来,眼角的余光微不可查的扫了扫慕容家临时搭建的灵堂,笑容便更加洒脱起来。

    “再喝点,一会把霍老头和独孤掌门也一起拉出来喝两盅。今日一别,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面。”陆小凤神色突然飞扬起来。

    逝者已矣,活人难道不应该更加珍惜更加开心吗?

    陆小凤想。

    “天下竟有如许高手……”慕容九妹望着静静坐着的木道人和陆小凤,突然觉得自己若是跟他们对敌的话,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