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大魔神王 > 053.人仙之剑,移花宫

053.人仙之剑,移花宫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似乎远远传来一声冷笑,机关声音响起,四面墙壁猛然被抽离,整间房子便分崩离析坍塌下来,烟尘弥漫开来,挡住几人视线。

    陆明点了点头,也不起身,护体气劲自然外放成罩,漫天烟尘却不能侵入他身旁三尺之内。

    四处人影闪动,不同方位皆有人破空而来。

    瞬时之间,便有七道剑光绞在一起,化成一个剑阵,如风暴一样朝陆明身上不同方位斩了过来。

    “借剑一用。”陆明淡淡一笑,站了起来,一步迈出,人影已骤然消失。

    “留下!”下一瞬间,宫九身影一闪,迎了上去。

    半空中依稀有掌力对撞声响起。宫九闷哼一声,喷出一口血水,整个人却凭空飞起,栽入院中。

    一息之后,陆明又已坐在刚才的位子上,就像是从来也没有离开过。周围薄薄的暗色光罩,却泛起一点点涟漪。

    “好剑!”陆明点了点头,望着手中的天月有缺剑,轻轻赞道。

    “哼!”木道人冷哼一声,剑光一闪,如雷霆震怒,闪电生威,虽是夜晚,却爆发出了如同白日的光芒。

    这木道人的全力一剑,竟然还在叶孤城的天外飞仙之上!

    “哦?天人巅峰的修为,平素收敛气血,生死对决的时候便爆发出人仙之剑么?倒是不错的思路。”陆明心中一动,微微颔首,手中长剑挥动,直直迎了上去。

    一道璀璨如流星的剑光斩出,那七名顶尖高手联手布下的剑阵方与其一触,便连人带剑,化为一团血雾。

    陆明剑意不尽,长驱直入与木道人掌中长剑硬拼一记,木道人的长剑便连带着整个手臂一起旋转着飞起。

    陆明淡淡一笑,信手隔空一点,尚在空中旋转的断臂便激射而出,将院里吐血倒地的宫九直接钉死在地上。

    一弹指间,除了木道人之外,在场已再无一个活人。

    “这是什么剑法?”木道人闷哼一声,内息运转,经脉自封,断臂却不流出血水。

    此时,他眼中却闪出一丝炽热的光芒,仿佛回到了整日向师长请教的岁月,却对自己的伤势无动于衷。

    “没名字,我昨天跟叶孤城动完手,自己想出来的,我觉得这才算是人仙之剑。”陆明摇了摇头。

    “……出手吧。”木道人叹了一口气,高大的身躯突然佝偻了下来,仿佛再没了半分气力。

    成王败寇,这个简单的道理他自然还是懂的,既然布的必杀局还杀不了陆明,他也不屑去多说什么。

    不过这真是人仙的实力么?怎么可能这么强?

    已堪堪触及人仙边缘的木道人实在不明白自己的判断为什么会差了这么多。

    “你能挡我一剑不死,那就不杀你好了。命是你自己挣来的,好好把握。”陆明又笑了笑,轻轻拍了拍木道人肩膀,一步迈出,便无影无踪。

    “……”木道人怔了怔,望着宫九的尸体,露出一丝苦笑。

    年纪到了,就该退出江湖了,王图霸业,果然不适合了。

    木道人想。

    ……

    “叮,轮回者已获得天月有缺剑,任务四完成,获得点数3000点,当前剩余点数19150点。”

    “叮,已获得神兵天月有缺剑,当前收集神兵1/3,后续若取得剩余神兵,皆可获得额外收益,奖励将累积计算。”

    系统提示音姗姗来迟。

    “嗯,事情差不多了,该去移花宫了。”

    陆明这时候还真怕遇到江小鱼和花无缺,否则主线任务八成强制做完了,很大概率十天触发不了隐藏任务,最后被强制送回空间。

    这也没什么,陆明最怕的是,万一最后评分不足,岂不是还要在一类空间多轮回一场?

    虽然陆明也有些享受在低级世界轮回砺心,正如学霸也享受每一次考试一样。

    但评分不足导致多轮回一次对于陆明就不是一样的概念了,好比没哪个学霸会去享受留级以后,重新经历一轮考试。

    陆明想到这里又微微叹了口气,身影已急速向移花宫赶了过去。

    移花宫绣玉谷里,无时无刻,花都开的旺盛之极。

    菊花、牡丹、蔷薇、梅、桃、兰、曼陀罗、夜来香、郁金香……

    种种形态各类的花卉违背了各自的节气和生长环境,争先恐后的怒放。

    这里本是深山绝岭,本该弥漫着阴黯的云雾寒冷的风,但在这里,阳光如黄金般在花朵上,气候更温柔得永远像是春天。

    任何人到了这里,都会被这一片花海迷醉,忘记了红尘中的困扰,忘记了荣辱得失。

    甚至忘记了这里是天下最神秘最危险的地方。

    可江小鱼没忘。

    但他如同一条死狗一样倒在花丛里,无语的望着天空,忘与不忘却没什么区别了。

    在他脸上有条几乎由眼角直到嘴角的刀疤,此刻也被气的红通通的,到让他整张脸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此时,一名丰神俊朗的少年在他身边呆呆看着他,面露迷茫之色。

    “我是移花宫花无缺,你是谁?怎么来的?”过了片刻,丰神俊朗的少年主动打起了招呼。

    “我叫江玉郎,我是被一个老鸡婆抓来的。”江小鱼叹了口气。

    “嘭!”

    小鱼儿的话刚说完,数百米外山头上的一间石亭便整个爆开,巨大的石块从山下不断滚下,有的甚至飞出数十米远再直直落下。

    “呃?”花无缺微微一呆,神情古怪。

    这一手功力,他也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

    可那人行事如鬼、如神、如魔、如剑,却无半点人类的情感。

    起码这十多年来,花无缺从来没见她笑过一次或是怒过一次。

    甚至天下之大,都早已没什么人值得她亲自出手了。

    “他就是江小鱼。”冷漠、缥缈而摄人魂魄的声音响起,在天地间缭绕。

    一条白色人影不知何时而来,骤然出现在二人眼前。

    “大宫主!”花无缺低下了头。

    移花宫只有两名宫主,大宫主邀月和二宫主怜星,每个名字都是武林上绝对的禁忌。

    “无缺,你现在杀了他。”如同神女临世一般的宫装女子拂了拂衣袖,绝美的脸庞却看不出一丝喜怒。

    在邀月衣袖拂动之时,江小鱼整个身体便微微一震,这次他不但没法动一下,甚至连话也说不出半句了。

    “?”花无缺又呆了呆。

    “当年你发过誓,我们这辈子也只要你杀一个人,就是江小鱼,也就是他。”邀月声音里夹杂着痛恨与期待。

    “姐姐。”又是幽幽一声叹息,宫殿的台阶上出现了一道纤弱而苗条的女子身影。

    缥缈而清雅的女子眨了眨智慧而稚气的眼睛,静静看着三人,欲言又止。

    “你只管看,别多嘴!”邀月冷冷道。

    “我当然不会多说,毕竟这个主意是我出的。”怜星宫主叹了一口气,眼中是一闪而逝的落寞。

    “弟子虽立誓杀他,却敢问师尊为何要杀他?”花无缺犹豫了片刻,问道。

    “你长大了,学会讨价还价了?”邀月淡淡问道。

    “弟子不敢!”一道无形的寒意涌来,花无缺微微缩了缩身体。

    “你杀了他就下山吧,理由你很快就会知道的。”邀月神情越发冷漠,眼角却闪过一丝痛恨与疑惑。

    “不是我说的。”怜星幽幽说道。

    “难道是我说的?”邀月问道。

    “……”怜星又叹了口气。

    “?”花无缺更是迷茫。

    “还不动手?”邀月道。

    “弟子领命!”花无缺叹了口气,一掌拍出,若有若无间,印向江小鱼的身体。

    邀月眼睛一亮,眼中闪出炽热之极的光,如火如魔。

    花无缺手掌即将拂在江小鱼身上时,江小鱼整个身躯却化作一道流光,如同镜花水月、海市蜃楼一般,凭空消失。

    花无缺一掌击空,整个人晃了一晃,神色迷茫。

    “女人吃起醋来,真是可怕!”

    花丛的尽头,站着一个背负着双手的小老头,轻轻的叹息声正从他嘴里传出。

    他长着圆圆的脸,头顶已半秃,脸上带着种很和气的笑容,若不是身上穿的衣服料质极好,看来就像是个花匠。

    江小鱼不知何时穴道已经全部解开,正一脸茫然的站在小老头身边。

    花无缺怔了怔,望着远远的江小鱼,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孩子,你愿意跟我学武功吗?”小老头眯着眼睛,看着江小鱼,和气的笑了起来。

    “你……是……谁?”邀月深吸了一口气,瞳孔骤然收缩到极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