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大魔神王 > 081.阻敌

081.阻敌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昆仑山下,数百蒙古骑兵奔驰而来,激起烟尘滚滚。

    为首一名青年男子肩宽膊阔,长相秀气之极,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却给人一种智珠在握的感觉。

    “禀小王爷,接到密报,六大门派已上光明顶。”一名黄衣男子微笑道。

    黄衣男子皮肤比女子更为白腻,嫩滑如美玉,嘴边不见半点胡根的痕迹,一对凤眼明亮之极,给人一种邪异的美感。

    “好,多亏里兄了,我们便去明教密道,埋伏好雷管火药,到时候把整个光明顶炸去便是了。”小王爷微微笑了笑,神态从容。

    已是图穷匕见,终局官子之时,那男子倒也无所谓暴露不暴露了。

    不管对手是谁,若是选择固守光明顶,那非但稳稳输给他,甚至连命都未必能留下。

    毕竟选择武侠位面的大多数是肌肉发达的武力侧,岂不知空间前期的科技侧才是真正的无敌?

    想到这里,小王爷又笑了笑,神态便有些嘲讽。

    “禀小王爷,上山路前有人拦路,不知是否为明教中人。”

    “嗯?”那小王爷微微一怔,抬头望去。

    不知何时,上山必行之路上已多了一名黑袍男子,正面带笑意的望着这数百蒙古精锐。

    六大门派陆明已经查探过几次了,并无真正的可疑高层。若对方隐藏其中的话,那想必掌握的话语权也低,关键时候自然很难一锤定音。

    丐帮没有动向,陈友谅当前还没掌权,朱元璋等义军行事再夸张却也不至于亲手灭了明教光明顶总坛。

    那轮回者在当前唯一的入手点便是元朝蒙古势力。

    “果然不出我意料。”

    陆明看了看蒙古骑兵,神色淡然。

    “格杀勿论杀,轮射!”黄衣男子皱了皱眉,吩咐道。

    “喏!”众元兵弯弓搭箭,一轮箭雨便向陆明疾射而来。

    蒙古的骑射,本就是天下一绝!

    “好久没人对我射箭了啊。”陆明摇了摇头,真气化成气罩,漫天箭支便悬停在自己身周。

    “爆!”小王爷冷哼一声,重重按下手中遥控按键,悬停的弓箭便化成一个个巨大的火球,将陆明的气罩震的不断摇晃。

    “哦?还是走的科技路线么?”陆明笑了笑,运转乾坤大挪移心法,双手却施展起移花接玉的掌法,将火球纷纷弹回蒙古骑兵身份。

    惨叫声顿时响起,一轮之下,两百余骑已是接连人仰马翻,或死或伤。

    “方先生,你也出手吧。”小王爷微微摇了摇头。

    “是!”一名精干枯瘦的愁苦老者,闻言拔出一柄长剑,御空而起,走到陆明身前。

    “八臂神剑方东白?”陆明问道。

    “方东白已死,江湖再无此人。”愁苦老者叹了口气,幽幽道。

    “嗯,堂堂昔日丐帮首席长老竟然投靠异族,不知今日有何颜面见列祖列宗?还不如早早死了干脆。”陆明点了点头。

    “小辈找死!”方东白脸色一沉,一剑挥出,剑气弥散,如同一个光球一般向陆明压了过来。

    “你们也去。”小王爷淡淡道。

    “是!”三名番僧打扮的西域金刚门弟子,同时踏空而行,或指或掌或抓,纷纷攻向陆明各处要害。

    陆明眼中微微出现了一丝笑意,双手却一引一带,一名粗壮的番僧立足不住,已来到方东白的剑下。

    方东白大惊之下,方欲收剑,却被陆明隔空一点,剑尖微抖,已刺入那番僧咽喉。

    那番僧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指了指方东白,身体却立时倒了下来。

    “原来方先生身在曹营心在汉,打算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佩服佩服。”陆明信手两掌逼退剩余两名番僧,笑道。

    两名番僧看看倒在地上的师兄弟,又看看方东白,露出狐疑之色,其中一人更是满脸怒意。

    “胡说八道!”方东白大怒之下,脸色猛然一白,一口血水吐在剑上,长剑竟出现了三尺剑芒。

    “哦?养剑之法?有点意思。”陆明笑了笑,随意挡了方东白两剑,便一指隔空点出。

    方东白剑势一偏,莫名其妙的一滑,又已刺穿另一名番僧的胸口。

    那番僧呆呆看了眼方东白,猛然虎吼一声,用力握住方东白手中长剑,就此死去,

    方东白脸色大变,右手微微颤抖,一拔之下,长剑却卡住在番僧身上。

    剩下的番僧也不多话,一步踏到方东白身后,一掌拍出,却重重印在方东白身上。

    方东白闷哼一声,长剑拔出,数招之间,已将那番僧毙于剑下。

    “哦?方东白?你剑法很好嘛。”那小王爷看的似乎津津有味,还轻轻鼓了鼓掌。

    “哼,方某早有弃暗投明之心,还请前辈助我,今日我们斩尽这些蒙古人,方某自当认前辈为主。”方东白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下伤势,面对陆明恭敬道。

    “不错,如意算盘打得挺好。”陆明闻言也有点佩服,微微感觉有点牙酸。

    原著的方东白还算有一丝宗师气度,如今看起来却也没有什么底线可言。

    轮到不要脸的程度,老江湖确实得天独厚。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丢人现眼。”那小王爷叹了口气,脸上却没多余表情。

    “嗯,那小王爷你是肯定打不过的,去把他身边那个黄衣人妖斩了,便算你交了投名状了。放心,别人插不了手的。”陆明笑了笑,神情有些玩味。

    “哦?人妖?”那黄衣男子闻言一呆,望向陆明,嘴角勾起一丝妖异的笑容。

    “那里兄陪这蠢材玩玩吧,也算断了他的念想。嗯,给这位朋友一个面子,旁人不准插手。”小王爷笑了笑。

    “嗯。”黄衣男子鼻子里微微哼了哼。

    “好!”方东白已经没了退路,纵身跃起,落地之时便一剑斩向那黄衣男子。

    “真是蠢材!”黄衣男子叹了口气。

    瞬息之间,阴气凝起,他身体似若失去了重量,像一阵轻风般,绕在方东白身后。

    方东白大惊之下,长剑尚不及回转,那黄衣男子便是一掌拂出,轻轻在方东白后脑一触即回。

    “……你,你是?”方东白呆呆回头望去,却见那黄衣男子已来到陆明面前。

    “老夫里赤媚,愿领教阁下绝学。”黄衣男子看也不看方东白,只是拱了拱手,认真对陆明说道。

    “里……里赤媚?域外三大宗匠之首,名垂天下数十年的‘天魅凝阴’里赤媚?”方东白呆呆的想到这里,身体一软,便倒在雪地上。

    至始至终,那小王爷也没去看他一眼,仿佛他那巅峰大宗师仅仅只是一个玩笑。

    当然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