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大魔神王 > 113.山之翁降临

113.山之翁降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半空中,出现了一丝波动,露出浓郁之极的死亡气息。

    一名面着骷髅假面,穿着重甲,披着宽大黑袍的男子身影,从虚空中缓缓走出。

    他的左手握着一面巨盾,右手却持着一把宽大无比的血色重剑。

    万物凋零、血洒大地、沃野荒枯

    仅仅只是注视着他的身影,脑海里也会莫名浮起这些词汇。

    “你是什么人?”宝树王中武功最强的常胜宝树王,惊疑道。

    “嗯?”空中的男子淡漠的扫了一眼过去,眼眸里似有红光一闪。

    “啊!啊!啊!”仅仅是眼神的交汇,常胜宝树王的心神却几乎被整个炸开,不由自主的半跪在地上,双手勉强支撑身体,全身冷汗冒出。

    “安静!”苍老的声音在骷髅面具后面响起,男子似乎有些不耐,握住手里的巨剑。

    语气平静的不带任何感彩,但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却带给人一股深入骨髓的冷寂。

    常胜王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鸭子,猛地闭上了嘴,倒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

    “这个层面的交锋,已经不是我们可以参与的了,快走!”智慧宝树王脸色僵硬,急忙抓起常胜王,往回奔去。

    剩下的宝树王也反应过来,急忙跑了起来。

    战场上瞬间空旷起来,只留下大圣宝树王的尸骸。

    死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所有人都明白。

    “常胜王据说已经是半步人仙了,怎么会这么不堪?”黛绮丝感觉到一股寒意涌来,下意思的紧了紧衣服。

    “半步人仙,那人居然跟杨姐姐一样厉害?”小昭顿时一惊,差点跳了起来。

    “那胡人武功确实很强……这么说,这重甲男子的一道眼神,我应该也接不下。”杨湘绮自嘲的笑笑,眼中却并无半分笑意。

    仅仅只是眼神的注视,就能让半步人仙心灵崩溃,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高手?

    似乎跟这陆先生出来还不到一个月,就一次次颠覆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世界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湘绮甩了甩脑袋,突然有点茫然。

    “久违了,山之翁,嗯,你这身装备不错。”陆明自然不会管其他人的想法,颇为赞赏的看了眼山之翁的铠甲和兵器,随意拱了拱手。

    “亵渎者,圣火令跟此界气运息息相关,不是你可以染指的。将它交回,或者,交出你的首级。”山之翁说道。

    “哦,这东西是位面意志留给天命主角的吧?”陆明笑了笑。

    “与你无关,亵渎者。”

    “那如果我不给呢?”陆明似笑非笑。

    “你并没有多余的选项。”山之翁似乎微微一怔,回答道。

    “身为刺客的领袖,阿萨辛派的创始人,居然是行事这么高调的武者,真是意想不到啊。”陆明摇了摇头。

    “杀尽所有见过我存在的人,便是完美的刺杀。一味追求隐蔽之道,终究只是下成的捷径。”山之翁淡淡道。

    “嗯?刺客无双么?”陆明倒是怔住了。

    这么勇的刺客玩法,陆明只在以前一部电影里见过。

    似乎是一对情侣,一名残剑,一名飞雪,跑去秦宫刺杀秦始皇,一路无双,数百铁甲不能挡。

    电影结果还是挺惨的,当世无双的武力为了缥缈的“天下大义”而逝去,还真的相信以滥用民力和暴政闻名于世的秦国,能给天下一个永远的和平。

    可惜数年之后,始皇驾崩,让无数人笑着去死的天下太平,也并没有到来。

    陆明内心深处,其实不喜欢这部电影。

    与其把希望寄托给别人,他更相信自己的双手。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并不是此界的霍山,或者,他只是我的一个组成。”山之翁道。

    “哦,我原本以为你是鬼族,但总觉得不像。这么说的话,看来你是概念的综合体,这倒是可以说的通了。不过,居然还有这样的存在,真是有趣。”陆明眼睛一亮。

    “亵渎者,你说什么?”山之翁问道。

    “削骨剥肉,剜挖内脏,你的肌肉早已腐烂,由钉子衔接你的骨骼,但你的组成规则却跟鬼族截然不同。”陆明解释道。

    “……”杨湘绮和小昭等人听得面面相觑,望着陆明带着些许兴奋之意的笑容,莫名觉得有点恶寒。

    “虽然我听不太懂你说什么,但在我面前,完全不感到畏惧的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我会很珍惜的斩下你的首级。”山之翁沉默了片刻,举起巨剑。

    “再问一个问题吧。”

    “说。”

    “你是怎么做到随意在不同位面中穿梭的?”

    “我做不到,仅仅是圣火令跟我的组成概念有关,我可以降临在其附近。

    本来我只能降临一个投影,但此界的位面意志似乎对你特别不满,居然消耗了本源进行召唤,让我真身降临。”沉默了片刻,山之翁答道。

    “果然是这样。”陆明叹了口气,神情却若有所思。

    “亵渎者,你的实力很不错,但离活下去还差的很远。如今,准备好迎接死亡了吗?”山之翁眼中红芒一闪,不知何处而来的钟声响起。

    “汝可曾听闻此钟响音,这正是汝之天命的终结。”

    充斥天地的死寂威压散发出来,山之翁如同亡者的君主一样,巡视着整个世界。

    不论是诸位宝树王,还是大船上的无数波斯人,仅仅是被这威压波及,便匍匐在地上,战栗不已。

    “退开,闭上眼睛!”杨湘绮猛然将小昭拉至身后,抽出碧血照丹青,荡出一道剑意,破开虚空,勉强抵挡住了一丝溢出的威压。

    “愚蠢!”山之翁淡淡望了一眼。

    仅仅是意志的传递,杨湘绮便犹如被巨锤敲击,闷哼一声,猛然喷出一口血水,脸色已是苍白如纸。

    “没事吧?”小昭吓得脸色煞白,急忙扶起杨湘绮。

    “果然我挡不住他一眼!”杨湘绮拭去嘴角的鲜血,苦笑起来。

    “够了。”陆明面色微微一沉,神色终于严肃起来。

    “是够了,晚钟已经奏响,时间到了,亵渎者!”山之翁语气平静,拔起血色重剑,望向陆明。

    明明他很弱小,为什么可以无视我的精神威压?

    不过,斩下这种人的首级一定很有趣吧。

    山之翁按下心中的疑问,无声的笑了起来,挥起巨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