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大魔神王 > 143.武大郎的逆袭

143.武大郎的逆袭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开门!”来到西门庆宅邸门口,武大猛地敲了敲门。

    “现在三更天,有病啊!有事不会明天再说?”一名门口值守的家仆被吵醒了,打着哈欠,推开了门上的小窗。

    “让西门庆滚出来见我!”

    “你是谁?我们见过?不对,老爷名字也是你喊的?作死么?滚!”那家仆望向武大,觉得有几分脸熟,面露疑色。随之,才反应过来,怒斥一句,便关上了小窗。

    “呵,连别人家的门都进不去,耍什么威风?”潘金莲看的好笑,又说道。

    脸皮这种东西,一旦撕破了,就没人顾忌了。

    除非个人的实力让人不得不顾忌,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进不去么?”武大感受到体内充盈的星辰之力,冷笑了下,双手交叉结出一个玄妙的拳印,猛然挥出。

    一道如同星辰爆裂的拳劲轰击而出,无声无息将挡在面前的一切毁去。

    门口值守的家仆、门厅、大堂乃至内院,在被这拳劲触及的瞬间,便化成齑粉,烟消云散。

    “……”武大也怔了怔,有些呆滞的望着自己的拳头。

    “哈哈哈,原来真的……”片刻之后,武大露出了狂热的表情。

    “你你你……”潘金莲呆若木鸡的望着武大,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说不出一句话。

    便是神仙,也没有这等手段了吧?

    望着目前贯通而过的破洞,潘金莲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怎么了?地震了?”西门庆从院子边上的小屋里走了出来,衣冠不整,面色惊慌。

    “大……大……大官人,不、不、不好了,快跑。”潘金莲猛然反应过来,急慌慌跑到西门庆面前。

    “金莲啊,事情做成了么?”西门庆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头,又习惯性的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

    这时,西门庆家人门丁方才惊醒,哭爹喊娘的闹得不可开交。

    西门庆又皱了皱眉头,露出抱歉的神情,正欲张口。

    “西门庆,你先别走,就是你要杀我的?”武大看着西门庆,扯了扯嘴角,神情却有几分戏谑。

    “嗯?阁下是谁?我们无冤无仇,我为何……嗯?”西门庆猛然一怔,望着武大露出几分疑色。

    “认不出了么?”

    “你……你是大郎?”西门庆犹豫了半天,问道。

    “多亏了你那副药!”武大又扯了扯嘴角,权当是笑过了。

    “不可能!那是砒霜,怎么可能把你变成这模样。”西门庆正色道。

    毕竟涉及到了他的专业领域,西门庆觉得有必要为自己正正名声。

    而且眼前的武大阳刚之气比自己还犹有过之,砒霜哪有这般好处?

    如果砒霜真有这么好,我天天当饭吃啊。

    西门庆脑海中莫名其妙闪过了这个奇怪的念头……

    “果然是你们两个狗男女干的么?”武大点了点头,右手勾起化成一道爪影。

    “快……快跑!”潘金莲面色大变,急忙拽住西门庆,露出惊骇欲绝的表情。

    “怎么?我是武生啊,还会打不过他么?跑什么?他敢动手我正好了断了他。”西门庆低头望向潘金莲,微微一笑。

    不知何时而来的狂风呼啸而过,将他的长发吹起,居然有了几分飘逸的感觉。

    这一刻,西门庆觉得自己还是很帅气的。

    直到一道耀眼的星光在他面前一闪而过……

    “嗯?这是什么?”西门庆呆了呆,却见到潘金莲眼里写满了绝望。

    下一瞬间,他们贴在一起的身体变成细碎之极的粉末,被风一吹动便消逝在空中,仿佛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

    画面倒是有些唯美,武大也看得津津有味。

    异次元空间!

    对于次元放逐的术法,两人在进入异次元的瞬间便被绞成细微的碎末。

    若是绝顶高手尚且可能在时空乱流中争取一线生机,但西门庆和潘金莲离那个层次显然还差得远……

    “鬼啊,妖怪啊!”刚刚聚集出来的家丁,望着面前不可思议的一幕,猛然发了声喊,四下跑开。

    “哈哈哈哈……”武大望着一片混乱的场景,心中却似有一把火燃烧,他猛然捏起了拳头,发出激昂的笑声。

    如果他有文化的话,这种心情在一千多年前便有人形容过。

    叫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而王侯将相,尚且可谓阶下之囚。当道法通神之时,天下无事不可为,王侯将相又算的了什么?

    ……

    “哥哥,是你吗?”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武大的遐思。

    “清儿,好久不见。”本着血脉的感应和如今功力飞升带来的直觉,武大瞬息间便认出了少女的身份。

    “你也觉醒了武魂?你为什么要用异次元空间杀人?嫂子呢?”武清儿望着面前鸡飞狗跳的场景,脸色一僵,目光中却流出一丝陌生。

    “我……”武大怔了怔,突然觉得这事情解释起来有点丢人。

    “这个不能怪你哥哥,要是我也会这样做的。”陆明笑了笑,张口道。

    “你知道怎么回事?……”武清儿微微一呆,眼睛却亮了亮,盯向陆明。

    “知道啊!”陆明点了点头。

    “那回头跟我说清楚!”武清儿跺了跺脚。

    “好。”

    武大“……”

    画风突然有点诡异起来。

    “你是谁?”武大又沉默了片刻,问陆明道。

    “呀,他叫陆明,是我的……我的公子,这阵子他雇我当随从,每个月足足有一百两银子呢!”武清儿反应过来,又挂起一丝笑容,张口接道。

    “一百两?哼,清儿,他算老几?便是皇帝老儿也不配让你当随从。你要缺钱的话,这官府国库,尽是穷老百姓的血汗钱,我们尽管取来用用便是。”武大摆了摆手,面露不屑。

    “哥……”武清儿呆了呆,笑容越发的僵硬起来。

    “这世道不公,我便用拳头打将过来。管他贪官污吏,奸夫银妇,若被我见到,都是一拳一个。”武大猛然笑了起来。

    “方一掌控力量,心态便改变了么?”陆明点了点头,颇有兴趣的望向武大。

    官府国库的钱反正跟他没半点关系,武大就算真去搬空,陆明其实也懒得理会。

    “小子,你是富贵公子,定然平日也是欺负穷苦百姓为乐!本也该死!不过今日我兄妹相见,老子心情甚好,却也不杀你,快快滚吧。”武大神情有些不耐。

    “双子座的武魂虽强,却也不是天下第一,银河星爆更不是天下无敌的拳法。阁下如此自负,未免还是有些可笑。”陆明淡淡摇了摇头。

    “哼,清儿跟你说了我们的武魂?不过你非星辰觉醒,还满口大话,胡言乱语,想死不成?”武大在陆明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星辰之力,便冷笑道。

    “看在你今日所为颇让我念头通达的份上,我便只守不攻,接你一道银河星爆吧。无论结果如何,你都可以去杀你的恶人,抢你的官府。”陆明神色一动,淡淡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