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偏心眼 > 205 钱的地位

205 钱的地位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霍敏愿不愿意,店面给她买了,愿不愿意也装修了。

    她奶主抓。

    就一小店,前前后后装修二十天就开业了。

    卖炸串和煎饼果子。

    霍敏没忙,把霍奶奶忙的够呛。

    操心操惯的人,稍微有点脱离掌控就受不住,每天一大早就跑到店里干活。

    霍敏是九点钟左右骑电动车过来,慢慢悠悠。

    她不急啊。

    原本就不是她想开的,是奶奶和弟弟一个劲的撺掇她干,她奶的赶紧都比她大比她足,霍敏心里想着她好好的生活,就非得有人逼着她干,钱多钱少不都是一样花,把自己累的半死何苦呢,她不是霍忱,不想过大富贵的日子,也不想吃那种辛苦,她一点苦都不要吃的。

    一个女人那么上进干嘛,想不通。

    她来的晚,霍奶奶早早就跑店里来了,因为住的近,就在她后头的那栋楼,走路三分钟都不到,医生交代老太太不能累,可老太太闲不住啊,屋里屋外收拾,倒没什么体力活,等了大半天霍敏姗姗来迟。

    进店先给自己弄点吃的,还没开始卖自己先吃上了,霍奶奶气的肚子都要炸了。

    她看不惯就得唠叨。

    叨叨叨。

    骂霍敏就是不争气。

    霍敏那店的生意真的就挺好,马路对面卖八块钱一份的煎饼果子,她这里卖六块,给的料都是一样的,到了中午屋子里坐都坐都坐不下了,她负责做,霍奶奶偶尔还得帮忙收个钱打个包炸个串什么的。

    “老板,有没有支付宝收款码?”

    霍敏“你稍等,我一会把我页面调出来。”

    店里只摆了微信的收款码,霍敏想着明天得弄个支付宝的摆着。

    上午十一点到下午一点期间是最忙最累的,根本闲不到,钱是赚了可问题是真累,霍敏有点抱怨,她又胖屋子里又热,人多的时候觉得上不来气,做煎饼果子本身温度就高,旁边就是炸串用的油,两两那么一高,她这脸上都是汗。

    她辛辛苦苦赚钱,完了就为了给丈夫享用的?

    心里不平衡。

    不看赚多钱,就看自己累不累。

    一点半才散的差不多,霍奶奶要回去吃饭了。

    “我一会给你送点饭过来。”

    霍敏拖着老腿,一走路脸上的肉都跟着颤,最近又胖了。

    不胖才怪呢,喜欢吃甜又喜欢吃油炸,各种零食更是爱的不行。

    “就在店里吃了,还跑回家弄。”

    霍奶奶瞪眼珠子“你东西都是留着卖的,自己天天吃……”

    看不上啊,实在看不惯。

    “我开店你开店啊?你管我那么多。”

    “我不管你,你就翻天了,天天就喊累啊累的,谁不是这样过来的,不吃点苦能赚到钱吗?”

    霍奶奶觉得自己那代人就都是吃苦吃过来的,她年轻的时候工作挖大沟,那都是男人干的活,可女人上阵也没什么不行的,一干就一天她要是霍敏这样早就饿死了,做什么项目帮你想好,店铺也帮你买了,还这样不上劲。

    扶不起来的阿斗。

    霍敏翻白眼,开了瓶汽水放到霍奶奶眼前。

    “您老就见天数落我吧,喝点汽水,省得嘴巴说的发干。”

    霍奶奶大骂“你这个败家子啊,还喝那,你看看自己身材都什么样了,还有人样了吗?叫你减肥你也不听,开这个店我瞧着倒是方便你了,成天吃吃喝喝的。”

    老太太扭头就走,再看下去她怕自己会气死。

    也不知道自己这种勤勤恳恳的基因为什么后代都是这些刺眼的玩意儿。

    回家吃饭去了。

    家里没有小孩没有外人,就她一个老太太肯定干干净净的,屋子大卫生不好做,但做一回也能撑三四天,不打扫都没什么灰,加上霍奶奶这种闲不住的个性就今儿这里擦擦明儿那里带着擦擦就都干完了。

    午饭吃的很简单,以菜居多,最近这肉价啊居高不下,霍奶奶干脆就不吃肉了,多吃点青菜偶尔加条鱼吃,她每天跑到早市上买那种特别小特别小的黄花鱼,个小就卖的便宜,十块钱能吃好几顿呢,反正就是各种精打细算。

    想着睡个午觉,可她哪里是那种享福命啊,两点多想着不行,还得过去看看霍敏去。

    不盯着她,孙女一个人就能把店给吃黄了。

    刚想出门,外面有人叫门,在大院子门那按门铃呢。

    “谁啊。”

    霍奶奶从客厅出来,往外一看。

    弟弟一家登门了。

    走过去开门,嘴上还唠叨“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

    霍奶奶的弟弟是很有出息的一个人,过去还当过银行的行长,算是手里有点实权的,日子也是好过的很,不过对这个姐姐不太上心,霍奶奶的这些子女跟着舅舅是一点光都没沾到,你求上门人也不理你,姐弟俩走动的也是一般般,不至于说不来往,但显得没那么亲,就今儿弟弟主动登门这种情况更是少见。

    霍舅爷肚子挺大,一张大方脸,进院子四处瞧瞧,看看花园里弄的还挺像样的。

    “这房子买的不错。”

    霍奶奶只能请人进屋去坐。

    也不知道对方的来意。

    舅爷进了屋子里又到处转转,都参观参观。

    “这面积挺大的。”

    “嗯。”霍奶奶脸色一般般。

    “买个上下楼多好,看着气派。”

    霍奶奶点头,“上下楼是好,买不起啊,这不是人给掏钱我也住不上这样的房子。”

    怎么说话就跟吹气似的。

    有钱吗,就敢挑三拣四的。

    舅爷听的一愣,“霍忱现在不是挺有钱的嘛。”

    他昨儿看电视,看到了霍忱,他那孙女说霍忱可有名了,舅爷就想,这是实在的亲戚,今儿就想着来姐姐这里走动走动,别让大家的联系断了,亲戚就是这样,就得互相走动才显得亲。

    “霍忱有钱也不是我有钱。”

    “你啊,就是读书少,说话阴阳怪气的。”舅爷嘴角含笑,他是懒得和自己姐姐一个样儿,你说也是怪事,他姐这样的人能培养出来一个霍忱,是不是挺神奇的,“他有钱,他是你养大的,你要什么他不给你,这点钱对他来说还算是事儿啊。”

    明星赚的钱那都不是钱了,之前看新闻,那些补税的,你听听那数字,那叫钱吗?

    别说一辈子,十辈子也赚不到那些钱啊。

    “你有事儿啊?”

    “没什么事儿,就他说想过来看看,你这搬家我们也没过来看看,姐你别和他一样的。”弟妹温温柔柔开了腔,说的很是平静。

    霍奶奶心里冷笑着,这人有钱了就是不一样了。

    过去弟妹也防着她,怕弟弟搭她钱,现在你听听说话这个语气,又柔又好听的。

    钱是个好东西啊。

    可惜她就一个孤寡老太太,钱不是她的。

    去洗了水果,得亏霍敏两口子,她这冰箱里的东西应有尽有,那败家两口子,他们不穷谁穷!

    “姐啊,你可真有福气,这么大的房子住起来多敞亮。”

    有点羡慕了,自己家过的也不差,可儿女都只顾自己,加上老头儿早就退下来了,手里没有实权和以前就比不得,过去他们过的是最好的,现在可不敢讲这话了。

    霍奶奶听听也没搭话。

    说她命好?

    过去弟妹直接就当着她说,她命不好,儿子儿子早死,一个两个孙子都得靠她拉扯,那时候说霍放偷鸡摸狗,霍忱什么也不是,把他们家踩在地底下撵,人家不仅当面讲你不好听的话,讲完还得对着你呸两口,霍奶奶被恶心着恶心着也就习惯了,不往前凑,你家在有本事我不求你,我不靠前,那总行了吧。

    “你过去可不是这样讲的。”

    弟妹笑,“那一定是我过去眼神不好,霍忱这孩子多好啊,我姐的后福享受不尽。”

    霍奶奶呵呵笑,“你说这青天白日的,有人就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我还没有钱呢,钱的魅力多大。”

    霍忱啊霍忱,你熬出来了,看见没?听见没,这些人对你的评价就都变了。

    “这和钱无关,我们都是实在的亲戚,应该多多走动起来,你说他就剩这么一个姐姐在身边了,过去我姐多照顾我们,妈活着的时候也总管妈,接过来家里就侍候,谁家的女儿像是姐这样的孝顺,妈也没有留给你什么。”

    今时今日,霍奶奶做什么都是好的。

    闲聊呢,舅爷就对家里的家具颇感兴趣,打听打听价格,打听完也不生气也不羡慕,就是觉得霍忱挺出息,更是坚定了要和自己姐姐多多来往的念头。

    电话响。

    “奶,你过来帮我一下,我忙不开了。”

    霍奶奶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弟弟两口子去霍敏店里。

    舅爷和舅奶在店里还吃了点东西……

    没给钱!

    吃完东西走的人,霍敏还赠送了几记白眼。

    “呸!”

    什么舅爷不舅爷的,她都不太认识这门亲,很少串门,也从不去对方家,现在冒出来了,打的什么主意当别人不知道呢。

    呵呵。

    “你说你嘴也笨,吃东西怎么不跟他们要钱呢?”霍奶奶看着霍敏就开喷。

    她做姐姐的不好提钱,那霍敏是晚辈,你就正常收费啊,怎么提都不提?

    “我奶啊,你就别说了,人是你领来的,我还没说你呢你还说我,我嘴笨你嘴灵那你怎么不要钱呢,你都不要我一个晚辈好意思张嘴要啊?”

    得,这祖孙俩又掐起来了。

    每天的日子过的可精彩了,霍奶奶跟霍敏吵不完的嘴。

    舅爷回家,替着霍奶奶宣传一番,老霍家现在鸟枪换炮了,不再是过去那个穷酸的样子,叫儿子和女儿逢年过节就得去姑姑家走动走动,谁让你们那么没礼貌的?亲姑姑还活着呢,买点东西能累死你们不?

    那姑姑最疼侄子侄女对吧。

    小霍敏都自己开店了,买下来的店面,都过的挺好的。

    舅爷这人还真不是图霍奶奶什么,说也说了钱都是霍忱的,并不是霍奶奶本人有钱,但舅爷是个捧高踩低的人物,你家条件好我就愿意和你走动,哪怕我搭进去点东西,我高看你一眼,你家过的不好,儿女没有一个出息的,你就是给我钱,我也高看不了你。

    现在霍奶奶家过好了,他觉得姐弟之间感情原本就挺深的,还可以加深一下。

    以前他和他兰州的那个姐姐关系好,姐姐偶尔回上中都是在舅爷家住,为什么距离那么远两家关系还那么好?因为那姐姐条件好,霍奶奶不是条件不好嘛,但现在不一样了,那姐姐日子过的马马虎虎,霍奶奶这里突然翻身了。

    舅爷和二姐的关系冷淡了许多,偏巧今天老二打电话回来,说是要回上中一趟,她孙子考上了上中的大学。

    “你给我姐去电话没?”舅爷问。

    老二在电话里一愣,给老大去电话?

    她和大姐的关系一般般,加上大姐家穷,真的去了,她得不得给扔钱啊。

    “没有啊。”

    “你说你也是的,姐妹俩你回上中都不给我姐去通电话。”

    “怎么地了,我姐家里有事儿啊?”老二小心翼翼问了句。

    这些年她和亲姐姐之间根本没有来往,霍忱他爸死,她当时知道都装作没听见,反正原本就没打算走动,也就不在乎姐姐挑不挑理了。

    “没什么事,刚刚换了大房子,装修的可好了。”

    老二听了一惊。

    她姐?

    老霍太太换房子?

    她哪里有钱啊?

    动迁了?

    “她家动迁了吗?”

    按理说动迁也不可能的啊,原本住的房子多小啊。

    霍奶奶家姐弟三人,只有她是小学文化,剩下那两人都是大学生,想当年那些年生活的肯定不差。

    不是老二瞧不起老大,而是老大情商不高,自己又没本事,养了一堆一眼就看到头的儿女,想想霍清……她不觉得她姐的日子能熬出头。

    “动什么迁,我姐那孙子霍忱不是当明星了嘛……”

    老二握着电话,情绪微微有些低落。

    “戏子啊。”

    什么明星啊,不就是戏子。

    放过去那地位是最低的,再说她记得自己见过那些孩子的,没有太出色的,十八线明星呗,这年头明星的钱就是好赚啊,有没有名都买房了呢。

    想自己孙子可都是正经大学毕业的学生,接受过高等教育的。

    她记得大姐家的孙子们学习成绩都不太好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