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食物链顶端的忍者 > 第七百九十一章 厉色

第七百九十一章 厉色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宇智波一族,写轮眼,看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放下腿,年轻上忍轻哼了一声,弯下腰把飞雷神苦无捏在手里,也不去看止水,手臂直接就是一挥。

    嗤——

    苦无划破空气的刺耳风声响起,但写轮眼赋予的动态视力,足以把这种速度的暗器攻击捕捉到。

    面具后的双眼,三道漆黑勾玉飞速转动了一圈,止水下意识一偏头,苦无尖端从耳旁划过,切下一缕发丝,随后依着惯性继续飞行。

    嗖——

    紧随其后的,是相隔三米外的身影,瞬间抵达背后方位。

    但止水似乎对这种状况早有预料,不假思索的回身,抬起胳膊。

    碰碰碰!

    碰撞声接连响起,短短一瞬,双方便你来我往的交手数招,止水注视着眼前那张惊讶的面孔,目光冷静而又专注,显然心态丝毫没受到队友全灭的影响。

    就见他一边来回挪移双臂,抵挡迎面袭来的道道拳影,脚尖一边连连点地,在后撤的同时寻找反击机会。

    体术交锋持续不过两秒,止水瞧出对方动作中的一处破绽,身形猛的跨前,一个弓步立在年轻上忍身侧。

    腰腹用力,身子稍稍往右侧倾斜,恰好避过一记直拳,止水右臂肌肉疯狂鼓动,猛的一声爆喝。

    下一瞬,勾拳携带着腰部旋转的力道,像是被挤压到极致后,释放的弹簧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咚一声打在了年轻上忍侧脸。

    “哎呦!”

    哀嚎声响起,这名长相酷似火影大人的年轻忍者,顷刻便扑倒在地上,只觉得大脑一时有些晕眩。

    “雷同!”

    “雷同!”

    “你没事吧!”

    见年轻上忍被打趴下,一旁观战的另外十几名上忍登时忍不住了,此刻也不讲什么单挑规矩,纷纷一拥而上。

    各种拳脚招式,配合着某些控制型忍术迎面而来。

    止水眸中的三勾玉转动不止,身形好似幽灵一般快速闪避,在这略显狭窄的走廊中左躲右扭,时不时用出拿手瞬身术,企图做出反击。

    场中一道道身影闪烁不停,攻过来的上忍们由于心有顾忌,既不敢彻底放开手脚战斗,也不愿轻易伤了止水性命,因而局面竟暂时僵持下来。

    后方观战的野乃宇见状,脸色不由愈加冷了许多。

    几秒后,她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突然间像是情绪失控一般,也不顾前方交战的一众忍者,只是闷头冲了过去。

    “野乃宇大人!”

    “快闪开!”

    “小心!”

    众上忍见状大惊失色,连忙强行挪移自身位置,给野乃宇让开一条路线。

    而正准备给对手发动攻势的止水,则犹豫了一瞬,动作下意识慢了一拍,亦是不知不觉间让开了身位。

    但很快,眼看野乃宇直奔议长办公室跑过去,止水念及自身任务,还是硬着头皮转身追向野乃宇,做好攻击对方的准备。

    “小子!你还有完没完了!”

    恰在此时,身后传来一声怒吼,止水还不待做出丝毫反应,脖子上已经挨了一记重击,身体不由迟滞片刻,紧接着就被人扑倒在了地面。

    雷同狠狠压住止水,红肿的脸颊,并未影响他凶神恶煞的表情,先是低声骂了两句,而后抬头,对着周围的上忍们喊道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跟上!”

    上忍们看到雷同那张与火影大人酷似的面孔,心中不禁齐齐一震,自是领命跟上不提,却说野乃宇,在抵达议长办公室门口的第一时间……

    一脚,便踹了上去。

    咣当!

    “光惠!你这个贱货!躲了我……”

    饱含愤怒的狂吼才到一半,便戛然而止,野乃宇看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散落在地上的凌乱纸张,沙发旁落下的毛毯,镜片表面寒光一闪。

    快步走到沙发边缘,将毛毯捡起,默默感受了一下温度,随即回过头,对着刚刚赶到的上忍们吩咐道

    “那个贱货应该是察觉到风声不对,从暗道跑了,日向真一,用你的白眼检查一下这周围,看看能不能发现她的踪迹。”

    名为日向真一的情报部忍者,听到野乃宇的命令后没有一丝废话,双手结印启动白眼,狰狞的血管顷刻遍布两边眼角区域。

    几秒钟过后,日向真一像是发现了什么,几步走到办公室左侧的木质书架旁边,一记蓄满力道的八卦掌笔直拍了上去。

    轰的一声过后,书架瞬间解体,四散的书本木屑四处乱飞,日向真一挥挥手,驱散白烟,就见一道圆形洞口浮现于众人眼前,内部是漆黑的甬道。

    “野乃宇大人,她从这边跑了。”

    “那还等什么?追!”

    野乃宇二话不说,当先就要冲进甬道内,却不想这时,雷同刚好压着止水走了进来,就听止水高声叫道

    “代火影大人!议长大人刚刚诞下子嗣还不满两个月时间,你这种行为,还有没有一点良知?”

    耳畔的声调,明显带着一股愤怒,野乃宇闻言不禁转过头来,看着面具被摘掉,显露出一张少年面孔的止水,嘴里淡淡回道

    “我能等她生完孩子再动手,已经算是照顾她了,你这个宇智波少年,什么都不懂,在这放什么狂言呢?”

    “是!我是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

    止水脸上的怒火几乎毫不遮掩,尽管双手被反绑在背后,但依旧没影响到他气势汹汹的发起质问

    “我只知道,议长大人身为一个刚生完孩子的母亲,她哪怕有再多不是,但你也不应该……”

    “停!”

    冷淡的抬起手,制住止水的说辞,野乃宇几步上前一个巴掌扇在止水脸上,紧接着又抬起膝盖,狠狠往对方肚子上顶了两下。

    “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宇智波的小鬼……来对我说教了?那个贱货都给你们灌了什么……汤……让你们如此维护她?”

    一边气喘吁吁的疯狂殴打着止水,发泄这么多年来受到的屈辱,野乃宇一边满脸狰狞的咬着牙,口中断断续续的低吼道,连眼镜掉在地上也不自知。

    或许是打累了,野乃宇脚步踉跄的退后一步,不经意间踩碎了地面上的眼镜,高度近视的双眼,使她眼前的视线一片模糊。

    但隐隐约约的,仿佛仍能看到,止水那双布满坚定之色,摆明了绝不屈服的血红眸子。

    shiwuliandgduanderenzh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