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戏说和珅 > 第十二章:搂钱耙子和中堂

第十二章:搂钱耙子和中堂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在公元1776年之前,乾隆爷的内务府,也就是他们爱新觉罗家族的账房,其实是很不宽裕的,可以说是捉襟见肘,加上王爷皇子贝勒等皇亲贵胄们常常还要借钱不还,导致内务府一直处于巨亏状态,也就是这一年,和珅受乾隆爷指派掌管内务府一切事务。可以说和珅接的是一个烂摊子,一个别人不愿意接或者接了也于事无补的烂摊子。

    和珅接任内务府总管大臣后,首先想的不是如何在皇上的用度上节流,而是开源,你委屈了你的顶头上司,你就是做的再好,你的身家性命在人家皇上手里撰的了,到时候照样把你该撸就撸了,和珅非常明白这个道理。

    崇文门是京城来往客商,官员等外地人入城的必经之路,所以说,崇文门税关也就成了和珅充盈内库的第一个,也是最直接有效的一个办法,和珅规定,“凡过往客商,赶考学子,述职官员等有经济基础的人员,入城必须缴纳一定标准的税银,否则兵丁有权利拒绝其入城,当然,城内百姓是可以凭一些证明材料办理入城的证件的,否则,那不是要让百姓无家可归了吗。不过,也是不能携带超出生活必需品量的范畴,反之,也是要缴纳一定税银的。”

    和珅就任之前,有近一半的税金落入了官差的私囊里,所以,在崇文门当值的官员,官差那都是优差啊,朝廷为了杜绝这一现象的泛滥,当值官员都是一年一换,不许连任。清朝历史上只有和珅一直连任了二十年,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和珅的工作业绩和乾隆爷对和珅的信任程度。

    和珅虽然是巨贪,可是据考证,在崇文门税关这一项上,和珅没有贪污过,而且严厉打击中饱私囊的现象发生,一旦发现,立即革职,永世不得录用。在某种程度上也打击了一些不良风气,从而增加内库收入。

    直到1799年和珅被嘉庆赐死,和珅一直掌管着大清多数的钱粮部门,不论税收,征粮等关于银钱的增长也是有目共睹的,也就是因为和珅善于理财的才能,和珅在乾隆爷的眼里的地位也越来越重,当然,官做得也就越来越大,官做得越大,巴结送礼的也就越来越多,有送钱的,有送奢侈品的,有送地契房契的,今天,我们就讲一个送的东西比较特别的故事。

    上回书说到,和珅对于《红楼梦》一事处理的非常圆满,不仅保住了一部巨著,而且皇上也特别的满意,正是一举两得。和珅自然乐乐呵呵的离开紫禁城,晃晃悠悠向外城走去,人逢喜事精神爽嘛。

    “和大人吉祥,卑职给您请安了。”

    和珅一看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官员,应该是非京官员,因为和珅从来没有见过,而且一点印象都没有。

    “起来吧,有事说,没事本官就先行离开了。”

    只见这位官员点头哈腰的走进和珅,一脸阿谀奉承的说

    “卑职仰慕和中堂多时了,可否赏个脸家中一叙啊?”

    和珅一天天的这种嘴脸见多了,心里想,你是谁呀,本官没人说话了,还去你家叙,叙个头啊。不过毕竟是一品大员,怎么可能怎么粗鲁,何况对方大小应该也是个知府道台什么的。

    “本官家中有要事处理,改日,改日。”

    没想的这位官员噗通一下给跪下了。

    “和大人救救卑职吧,只有和大人可以救在下。”

    和珅急忙四下左右的看一看,看有没有人注意自己,然后又大声对这人说道

    “有事说事,大庭广众之下,这是成何体统,快快起来回话。”

    这位官员急忙爬起来,可怜兮兮的说道

    “卑职有一小女,年方一十八,从小就仰慕大人,如今已经到了出嫁之年,可她就是不嫁,非要见到大人,叙叙情愫再考虑其他,又不是长得难看嫁不了,我那闺女也是花容月貌的大美人,提亲的都快踩烂门槛了,哎。”

    和珅心想,能有这等事?人家未嫁闺女家家的,因为我耽误了大事,那本官罪过可就大了。

    “请问这位同僚官居何处啊?”

    “卑职苏凌阿,江州道台,此次回京述职,不想就碰见和大人了,怪不得今天早晨喜鹊使劲的叫呢。”

    明显和珅有一些失望,心里想,江州,那么远,你调戏本官了吧。

    “苏凌阿啊,江州,太远了,本官也没有时间去那么远的地方啊,你家姑娘的事本官是爱莫能助啦。”

    苏凌阿急忙满脸堆笑的对和珅说道

    “和中堂误解了,卑职是常年在江州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懈怠,不过,卑职的家就在京城磁器口附近。”

    和珅满脸堆笑,非常开心的对苏凌阿说道

    “苏大人啊,比起你家小女的事情,本官家里的那点事情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苏大人现在方便吗?”

    “方便,方便,那和大人,咱们现在就回家一叙?”

    “回家,回家叙好啊,家里说话方便自在。”

    这二人就像多年未见,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嘻嘻哈哈的向磁器口走去,轿子一前一后,非常协调一致的上下晃动着,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命运一样,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总有那么一些朋友,因为一些原因,结伴而行。

    他们一行来到磁器口某四条,只见一处属于中上档次的宅院映入眼帘,苏凌阿先行下轿招呼和珅进入宅院,然后请和珅入厅堂坐下,又急忙招呼管家备酒宴,请小女,殷勤程度不亚于财神爷驾临。

    就在苏凌阿与和珅正东拉西扯,谈论官场趣闻轶事的时候,一位小姐款款而来,只见这女子端庄雅致,小鸟依人,一身紫罗衣裳,贴身合体,一缕粉红丝带缠绕腰间,乌黑长发及腰,樱桃小嘴欲滴,总之,就是漂亮,没有烟花女子的那种妩媚,却有大家闺秀的羞涩,在和府,除了霁雯夫人,别人即使再美艳,也没有大户人家出身的这种气质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