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戏说和珅 > 第五十九章:盛大人骑虎难下

第五十九章:盛大人骑虎难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阿桂大人,下官觉得在这个当口,盛住大人是不是应该出一下面呢,毕竟这么多爱戴他的百姓在此,不出现是不是显得不通人情啊。”和琳说道。

    阿桂不停的点头说道“应该,应该,小吏呀,将杭州织造盛住大人请到这里来,就说万千百姓求见他盛住大人,哈哈哈……”

    “阿桂大人且慢,下官已经自作主张叫人请盛住大人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马上就到。”和琳说道。

    “好啊,好啊,和琳大人这个自作主张实在是妙啊,盛住大人来了,咱们也就可以歇息歇息一下了,哈哈哈……”阿桂说道。

    当和琳派去的人,将大家想见一见盛住大人的请求告诉他的时候,盛住竟然有点受宠若惊,因为不用来人告诉他,他自己对现场的情况那是了如指掌的,他自己很纳闷儿,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受万民的爱戴,而且被人爱的感觉为什么这么好,实在是有点享受有点爽啊,就是和琳不派人来请,他自己都想找个理由跑去现场,享受一下万人膜拜的刺激,于是,盛住一听和琳派人来请,立马就借坡下驴了。

    驿馆门口

    “盛住大人来啦,盛住大人来啦,大家快给盛住大人磕头啊。”盛住一边给迎接自己的万民招手,一边憨憨的笑着走到台前。

    “各位乡亲,各位父老,本官来迟了,感谢大家对盛住的关心,盛住实在是感激涕零呐,盛住为官多年,一直秉着为民请命的原则,一直诚惶诚恐的为万岁爷办事,实在是不图大家如此的盛情啊,大家让盛住留下来的事,盛住知道了,可盛住自己做不了主啊,两位钦差大人也做不了主,需要皇上许可才好啊,不过,盛住相信,两位钦差大人一定会将大家的心愿,转达万岁爷的,大家就放心吧,盛住今天在这里保证,为了大家能够安心的为朝廷办事,杭州辖区所有的生丝大商,可以在织造衙门领取今年的生丝预付款一千两银子,不过,这银子不是给你们的,这是本官委托你们预付给广大的蚕农的,如果你们在中间克扣,本官定当将你们法办,决不轻饶。”盛住充满激情的演讲,竟然感动了台下的万千蚕农和大商,大家都开心的跪倒在地,高呼自己的感激之情,此情此景,盛住大人自己都被自己的行为感动了。

    盛住心里想,“我容易吗我,这需要多少两银子啊,那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哎,谁叫我盛住为官清廉来着,算了,爷认了。”

    就在此时下面有人高喊“盛住大人,我们什么时候领银子啊,我们可是等米下锅啊。”

    盛住有点尴尬的说道“两位钦差大人远道而来,本官怎么也要替杭州蚕农款待一下不是,各位大商现在就可以去织造衙门领银子了,本官就不陪你们啦,哈哈哈哈……快快去领银子吧。”、

    所有大商和蚕农欢呼的离开驿馆,去织造衙门领银子去了,盛住和二位钦差大人则来到一家杭州数一数二的饭庄,准备用膳,此时的阿桂,已经是六七十岁的老者了,一天的忙忙碌碌,闹得阿桂前列腺的毛病又犯了,阿桂站在饭庄的茅房里,实在是难受,这点儿陈年老尿怎么也整不出来,不整又憋得难受,怎么办呢,只能慢慢的来。

    “唉,你知道吗,今天杭州驿馆那里蚕农闹事来,那人忒多了。”有人说道。

    “我也听说了,不知道这些个蚕农怎么想的,死呀活的求人家钦差大人,将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盛住留下,真是一群贱骨头。”又有人说道。

    “你也不能这么说,我倒是觉得这群蚕农背后有高人指点,你没看见吗。都领银子去了,盛住来了四五年了吧,这些个大商啊蚕农什么的,谁见过一丝一毫的银子,这么一来,一下子老本儿都回来了,你是没看见那群人领了银子的那样儿,高兴的都要尿不出来了,哈哈哈……”

    “嗯,我觉得背后这个高人才是厉害,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让盛住这头狼连汤带肉的都吐出来了,要是盛住抓去砍了头,这些人从哪里要银子去,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你说是不是。”

    “别说了,好像隔壁有人,嘘……”

    “走吧,走吧。”

    “走,快走。”

    阿桂听完这一切,气的都尿出来了,阿桂气呼呼的离开茅房,来到雅间,将和琳叫到另一间包房里说道“是不是你干的。”

    和琳被阿桂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搞得有点丈二摸不到头脑,他疑惑的问道“阿桂大人,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去了一趟茅房,就火气这么的大。”

    阿桂大人吹胡子瞪眼的说道“小和珅啊,你就不要跟老夫玩这一套了,现在你将这盛住推到如此高度,老夫是没有办法治他了,否则老夫岂不落个不识好歹吗?不过,老夫可以参你一本,告你和琳包庇盛住,告你和琳徇私枉法。

    “大人,您是我和琳敬仰的前辈,事到如今,我和琳无话可说,阿桂大人就是参我和琳一本,那也绝对是合理合法。”和琳说道。

    和琳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阿桂大人您对不起杭州万千的蚕农呐。话说多了淡如水,和琳认了就是。不过,杭州蚕农的请愿折子,阿桂大人要是压住不发,和琳也要为杭州蚕农参你一本。”

    “你……”阿桂气的一甩手离开了饭庄,回到驿馆收拾收拾,又气呼呼的离开了驿馆,直接赶往京城,他要面见皇上,他要为杭州百姓讨个公道,他要让盛住人头落地,他要让和琳身败名裂。

    和琳回到雅间坐下,盛住看见阿桂大人不见了,当然要问这是怎么回事,和琳想了一想便说道“盛住大人啊,今天的事,大人不会觉得奇怪吗?”

    盛住点了点头说道“奇怪,太奇怪了,不过真的挺好的,大清的子民还是很好的。”

    “那么你呢,你好吗?你贪赃枉法,鱼肉百姓,你当我和琳是傻子吗,你当阿桂阿大人是傻子吗,要不是大哥和珅委托和某救你一命,我才懒得管你死活呢,希望盛住大人日后好自为之,和某告辞了。”

    “和琳大人,这点意思是盛住的一片心意,麻烦和琳大人替和中堂代为收了不知……”盛住卑躬屈膝的说道。

    “本官不是和中堂的官,本官是和中堂的弟弟,仅此而已。”和琳说完一甩手也离开饭庄,也连夜离开杭州,也日夜兼程回到京城复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