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戏说和珅 > 第105章:事情的前因后果

第105章:事情的前因后果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虎子他爹,不要看了,虎子现在已经离开了,纪某的同僚正在劝说虎子回到你的身边,可是我们有心劝,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才最为妥当,因为我们实在是不知道,虎子为什么不愿意回到你的身边,这还需要你配合我们,将事情的原委详详细细的告诉我们,我们才好对症下药。”

    纪晓岚努力的规劝着虎子他爹,希望他能够将过去发生在他们父子之间的恩怨。原原本本的告诉纪晓岚。

    “纪大人,草民很惭愧,让您受累了,草民叫南门光,孩子叫南门虎,孩子从小我们就叫他虎子,虎子很聪明,学东西很快,背书的话可以说是过目不忘,不过,草民一直带着他在外卖艺过活,没有条件也没有精力让虎子去读书。”南门光很羞愧的说道。

    “那虎子的母亲呢,也是和你一起在外卖艺吗?”纪晓岚问道。

    “孩子大了一点的时候,我和孩子她娘就觉得,应该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生活,于是,我们就在这天桥下常年的卖艺为生。”南门光又说道。

    “那不是挺好的吗?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虎子见了你虽然很想接触,却还是不愿意再见你,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纪晓岚疑惑的问道。

    南门光长叹了一声后说道“纪大人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些小民为了活着,要遭受什么样的压力,以前我们不知道,在京城卖艺是要天天缴税的,崇文门税关在天桥常设一个收税的小衙门,这些人每天都要找我们收税,收税就收税吧,作为大清的子明,给朝廷缴税也是理所应当的,可”南门光说到这里哽咽了。

    他的师兄弟看到他这个样子,便给南门光和纪晓岚各端来一碗茶叶沫子水。

    “纪大人就将就的喝一口吧,也不知道您大驾光临,没有准备好茶,您一定不要介意。”南门光师兄弟不好意思的说道。

    纪晓岚端起茶水,咕嘟咕嘟几口便将一大碗的水全部都喝完了。

    “好畅快,好舒服,好解渴,好茶啊。”纪晓岚面带微笑的将空碗递给旁人,开心的对大家说道。

    “纪大人一看就是爱民如子的好官,如果早一点认识大人,或许以后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南门光止住哽咽,非常感慨的说道。

    “继续往下说吧,后来发生了什么。”纪晓岚继续追问道。

    “开始的时候,我们一天卖艺所得的两成会交给税关,日子过得还算是马马虎虎,后来我娘子的‘天雨散花’在京城传开了,来看我们玩儿杂耍的人群也就越来越多,我们的收入也就越来越好,可是,突然有一天,场子里来了一个叫刘全的老爷,说是税关上的大老爷。”

    南门光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便又继续说着

    “这老爷说了,因为我们家的买卖好,要加税,我们想,加就加吧,可是我们没有想到,这老爷要给我们加的税却叫女眷税,这老爷说了,女子整天抛头露面的,有伤风化,要交每天二两银子的女眷税,如果不加,就不让我们干了,纪大人您说,每天二两银子,就算客官们打赏最好的一天,我们也就是有不到一吊钱的好处,我们哪能交的起二两银子的税,后来没有办法,草民就不让我娘子出来抛头露面了。”

    南门光说到这里突然不说了,他一直叫着自己的嘴唇,直到他的嘴唇已经印出血丝来。南门光还是一声不吭。

    “南门光,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继续说,纪某一直听着了。”

    纪晓岚这样说了,南门光还是一声不吭,这下可是急坏老纪了,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倒茶的壮士走到纪晓岚的面前说道

    “大人,还是小的帮他说吧,后面的事,他自己说不出口,大人,没有了天雨散花的场子,生意越来越差,每天连正常的开销都打不住,就不用说挣钱了,所以南门光就将场子转给小的了,他自己则整日窝在赌档里丢色子,开始的时候,每天都可以赢一点,后来就一次比一次输的多,再后来就全输光了,还借了不少的高利,整个家就这么全完蛋了。

    “家里就是再难,孩子总是要养的吧,为什么虎子会成了替罪羊呢?孩子他娘呢?”纪晓岚又问道。

    “我们后来才知道,那赌档还有放高利的人,都是那个叫刘全的买卖,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银子还不上,利息越滚越多,生活越来越拮据,突然有一天,师哥家里来了一个书吏模样的人,书吏跟师哥说,只要师哥给嫂夫人写下一纸休书,所有的利息就全免了,只留下本金需要还,师哥这才知道,嫂子早就和那刘全好上了,师哥一气之下便签了那难堪的契约,将嫂子给休了。”

    “哎,这也算,最起码没有人财两空,好好的干上几年,再娶上一房媳妇,好好的养儿子不就行了?”纪晓岚无奈的说道。

    “是啊,我们当时也是这么劝师哥的,可是,从那件事情以后,师哥就像是魔怔了一样,整天不是喝酒就是打牌,没有多久的时间,师哥又给打回原形了,还是天天的有人催账,直到今天,还有人在找他讨债,哎。”

    “那虎子为什么就成了替罪羊了呢?”纪晓岚继续问道。

    “前一段时间,那帮要债的又来了,不过这次又多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他们说那个陌生面孔的男人,可以给师哥还清赌债,条件是虎子要给别人当替罪羊去。”

    “那南门光同意了吗?”纪晓岚迫切的问道。

    “师哥怎么可能同意,就是要了他自己的命,是个也不会同意的,不过,他说他自己愿意做这个替罪羊去,可人家不要,说师哥是在街面上混饭吃的买卖,面孔太熟,人家不要,人家就认准虎子了,他们觉得虎子年纪小,什么也不懂,好办事,结果师哥最后还是死活不同意,这帮人最后走的时候撂下一句话,要是第二天一早不同意画押,他们就要将父子二人全部抓去,结果第二天一早,虎子就不见了。”

    “那虎子哪里去了?不会是”纪晓岚已经隐隐约约想到了事情的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