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戏说和珅 > 第176章:棋子也叫做弃子

第176章:棋子也叫做弃子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什么意思,逃了?”和珅惊讶的问道。

    “中堂大人,下官一觉醒来,尹壮图便不见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庆成又从椅子上滑下来,伏在地上说道。

    和珅站起身来,来来回回的走了一会儿说道“你和他说什么没有?”

    庆成想都没想的说道“下官只是和他说“他这样无缘无故的掉了脑袋,有点可惜罢了。别的也没有说什么。”

    “他是无缘无故吗?他是自己说如果污蔑本官便提头来见的,有人逼他吗?你个口无遮拦的东西,刘全,进来。”和珅生气的说道。

    可能是刘全还在院子里清点孝敬之物吧,总之是没有人回应和珅的话,和珅叫了几声后,还是没有听的刘全的回应,便直接走到院子里,将刘全喊到前厅里来。

    “刘全,将那些污浊之物全部给庆成退回去,庆成贪赃枉法,国法不容,将他送到刑部关押起来,待证据确凿之后,再行处理。”和珅大声的指示道。

    “是,老爷。”刘全回应道。

    “中堂大人,这些好物都是下面的各位大人孝敬您的,不关庆成的事啊。”庆成甩开刘全,膝盖当足,爬到和珅的身边,抱着和珅的大腿哭诉道。

    “哼,不要胡乱的诬陷本官,你自己没有得一点的好处吗?”和珅喝道。

    “下官只是得了五万两银子的银票,比起给大人您的,那是小巫见大巫啊,和大人,咱们都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如果我庆成有个三长两短,你和珅也跑不了。”庆成放开和珅的大腿,跪在原地,挺直腰板儿说道。

    “哈哈哈庆成啊庆成,你竟敢恐吓本官,好啊,你完蛋了,刘全,你还等什么,给我弄死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和珅背着身子,大声的说道。

    “知道了老爷。”

    只见刘全走到庆成的身边,将庆成从和珅的身边拉开后,便解下自己的裤腰大带,然后将大带直接勒住庆成的脖子,不一会儿的工夫,庆成便没有了气息。

    庆成到死都没有想到,和珅竟然会在自己的府里,做出这样的事情,庆成的心里还想着,即使到了大狱里,自己也有和珅的把柄为救命法宝,不想这些法宝根本就没有机会用。

    庆成看着刘全解裤腰带的时候,都没有想到刘全是要勒死自己,还以为是要将自己捆绑起来送官去,等刘全勒住庆成脖子的时候,一切已经太晚了。

    “老爷,这人交代了,那些好物怎么处理?”刘全喘着粗气问道。

    “你脑子有病吗?既然是好物,当然是拉到府里的银库了。”和珅回身坐到太师椅上,一边呡着茶一边说道。

    “奴才明白了,那这人该怎么处理。”刘全又问道。

    “把他拉到他们返程的路上,不,把他拉到大同府城郊,随便找个地方扔了,然后你再去知会你大哥一声,顺便再打听一下尹壮图的下落,明白吗?”和珅闭着眼睛,仰着头,轻声的说道。

    “明白了,奴才正好想着要去大同府看一下我的侄儿,这下好了,顺路都办了。”刘全笑着说道。

    “不要与老爷我啰嗦这些,去吧,避着点府里的其他人。”和珅还是闭着眼睛,仰着头,轻声的说道。

    刘全办事去了,和珅一个人溜达着走到霁雯夫人的屋子里,陪着霁雯夫人聊了一会儿天,便回书房读书去了。

    和府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和珅做这一切的时候,是那么的气定神闲,是那么的轻车熟路,不过,和珅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尹壮图的去向,和珅希望尹壮图也永远消失。

    话说尹壮图随刘五来到一家不错的酒家之后,便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起来,酒过三巡之后,刘五和这帮衙役们已经是五迷三道了。

    “尹爷,你是个好人,兄弟们谢谢尹爷了。”刘五高兴的说道。

    “没什么,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不过你们给知府老爷办差,也不会稀罕这些盘中之物吧。”尹壮图坐在椅子上,上身晃晃悠悠的说道。

    “哎,我们这知府老爷,每天给我们下的银子指标倒是不少,可到了给我们发饷银的时候,却是扣扣索索的,兄弟们想尽办法搜罗下的一点银子,有时候还不够交差所用。”刘五无奈的说道。

    “不是吧,知府大人不会是个穷光蛋吧,哈哈哈”尹壮图笑着说道。

    “穷光蛋?尹爷这就有所不知了,哪个知府老爷调离的时候,不是十车八车的好物啊,我们这刘大人的好东西,那就不是十车八车可以装的下了,没有二十车我刘五,我刘五的名号倒着写。”刘五迷迷瞪瞪的说道。

    “刘五兄弟姓刘,知府大人也姓刘,你们不会是一家子吧?”尹壮图试探性的问道。

    “不是不是,刘五本姓孙的,我们刘大人说了,叫那么多不同的名字他记不住,我们就都姓刘了,刘一、刘二、刘三等等,一直数到刘一百,都有官差答应,哈哈哈,有意思吧?”刘五苦笑道。

    尹壮图几十年为官,还没有听说过这种做法,心里不由得涌上来一股怒气。

    “昏官,真是昏官啊,朝廷也不管吗?”尹壮图愤怒的说道。

    “谁管,谁敢管,刘全老爷知道吗?”刘五说道。

    “刘全?没有听说过,这位刘全是何许人也?”尹壮图问道。

    “刘全都不知道,看来你一定是没有去过京城,刘全就是当今首席军机、和珅和中堂大人的管家,不要以为一个管家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这刘大人便是刘全老爷的侄儿,知道厉害了吧。”刘五回应道。

    “哦,看来这刘大人后台还挺硬的,怪不得这么的狂。”尹壮图冷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跑进来一个衙役,直接凑到刘五的耳边说了几句便又走了。

    “尹爷,今天的酒不错,菜更不错,可是,刘五突然有公务在身,就不能陪尹爷喝酒了,咱们山高路远、来日方长,刘五的走了。”

    刘五说着便给一帮衙役们招了招手,又给尹壮图一个抱拳施礼,便晃晃悠悠的离开了酒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