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章 转世东齐

第一章 转世东齐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火,到处都是火,吞噬一切的火。

    云衣仿佛做了一场噩梦,天火、阴谋、灵魂被灼烧的痛

    她似乎已经归于混沌,前世的种种在她眼前一遍一遍的回放,父母、白露、那些交心的朋友,直到最后,黄衣女子神色不明的脸。

    她猛地睁眼,发现自己正身处一处极昏暗的屋子。

    肉身已被焚毁,但神元却被一团温润的火焰包裹着,使得灵魂得以不灭。

    “还是成功了啊”她默默松了一口气。

    云衣暗叹了一声自己的运气。

    她其实不太懂黄衣女子与自己有什么仇怨,也想不通自己陨落对她有什么好处,毕竟夺取天火不是易事,而拿此等造化之物换自己身陨,这买卖怎么算怎么亏。

    摇了摇头,云衣开始抬眼打量自己寓身的这个房间。

    这屋子暗得不似有人住,可桌子上却纤尘不染。几颗荧光石被安插在柱子上,莹莹蓝光是屋内仅有的光源。

    屋中陈设极简单,一张床一套桌椅而已,桌上摆着些瓶瓶罐罐,隐隐能嗅出些丹香,她正欲飘近细看,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句“你来了”。

    听见人声她倏然一惊,扭头发现屋中竟席地端坐着一个小女孩,容貌晦暗不明,那双眼睛却在黑暗之中亮的尤为明显,从身量推测,顶多十二三岁的年纪,却周身萦绕着一股死寂之气,纵是她前世见足了世面,也未见过那样了无生气的眼神。

    “你是谁?”她控制着自己略向后飘了飘,脑中已经开始算计如何脱困。

    “别紧张,”小女孩向她摆摆手,声音不知为何,十分疲惫,“你用不着知道我是谁,从现在开始,她便是你了,”

    后面的话她已听不太清了,她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便进入到了那个小女孩的身体。

    “山高水长,你我二人,有缘再见吧”

    云衣直觉那人怕是不简单,但已无暇细思,脑海中充斥着这个新身份前十三年的记忆。

    这片大陆是个以武为尊的低层位大陆,而她身处的地方是东齐国京城。

    她原不过是云家一个不受重视庶女,本就是家婢所出,生母又因难产去世,自小无依无靠。

    三岁那年被测出毫无武学天赋,此后便被丢在后院自生自灭。

    直至九岁,她以一颗七品丹名动京城,方圆百里皆见到了那足劈了半个时辰的七品丹雷,虽然那颗七品丹最终没能熬过丹劫,但她小小年纪能炼七品丹药的实力,一夜之间,传遍京城。

    那日后,她成了云家的摇钱树,她那在朝廷挂了个五品闲职的父亲,几月之内官至二品尚书。

    京中有些势力的宗族同皇家一起,联手封锁了天才炼丹师出世的消息,她自那时起便住到了这里,至今已有五年。

    这五年间,得益于她的炼丹天赋,或者说得益于各宗族利益彼此牵制,京城之内,她大概是皇位以下,最尊贵的人了。吃穿用度,皆是上品,就连这暗无天日的屋子,也是一砖一瓦,皆依从前的自己的意思。

    她那父亲每月都会送来一纸清单,清单上是京中各府所需丹药,温养的、救命的、提升修为的,各种丹药皆有,至于这之中多少归皇家,多少归云府,又有多少是京中富贵之家的,便不是她所能知晓的了。她的任务不过是将丹药炼出,再由她父亲取走。

    思及此,云衣自嘲地笑笑:“炼丹机器而已啊。”

    终于理清了思绪,云衣有些头痛地揉了揉眉心。

    这一团糟的局面,比当年她骤然离家出走更甚。她有些想白露了。

    这里与上仙界不同,仙界人人修道以求长生,武者修武,儒者从文,炼丹师从丹道领悟天地法则,隐士从山水之间领悟长生之道,还有修风水者、修魂者,还有许许多多她所不知晓的长生之道。

    而这里,仅修武飞升一途。修者自凡境,历灵境、地境,直至天境,每一境界有十重,待修至天境圆满,便得飞升入仙界。

    可经脉是天生的,这是命,无法改变。

    云衣明白这个道理,她想之前那人也明白,所以才会有五年前那颗七品丹。

    不论那场闹剧被传得多么神乎其神,她是不信真的曾有颗七品丹即将面世的。且不说丹炉破旧,就连那炼制七品丹的材料,都不是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能弄来的。

    但她不明白那人是怎么做到的,召唤七品丹雷,非常人所能为,但脑海里没有记忆,那人不愿让她知晓。

    问题在于,那枚七品丹改变的只是她的处境,却改变不了她无法修武的现实,如果飞升仅修武一途,那她要如何重返上仙界?

    认命地叹了口气,云衣决定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比如,如何瞒过所有人她已不是她的这个事实。

    镜中人的容貌与她前世并无太大的不同,一点差异大概是年龄问题,那么下一步需要确认的,也是她最为担心的问题——丹药。

    丹师炼丹,除去丹炉、丹方以及一众材料外,还有一极为重要的辅助——丹阵。好的丹师甚至可以不要丹方,但没有人可以离开丹阵。

    丹阵,是炼丹师独一无二的身份象征,除少数极为基本的丹阵外,丹阵不能学习、不可传承。而绘出自己的丹阵,是一个炼丹学徒正式出师的标志。这也是炼丹师极少的原因之一,有些人费尽一生都未能画出一方完整的阵。

    丹阵也会有些附加的属性,比如缩短炼丹时间、提升丹药纯度等等。越是高级的炼丹师,所绘出的丹阵就越复杂,功能也越奇特。当然,这是炼丹师有目的的选择,云衣的丹阵便能抵御丹雷,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她不修武对于丹道的影响。残忍的是,一个炼丹师,在其出师那刻所绘下的丹阵,会伴其一生,也就是说,一个炼丹师全部的前途以及成就,在其正式成为炼丹师那刻便已注定。

    丹阵会以丹纹的形式附着于丹药之上,所以每一位炼丹师炼出的丹药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伪造,不可复制。

    这也就意味着,若是她绘不出之前那人的丹阵,那么,她夺舍之实会暴露无遗。

    云衣走到桌边,将丹药从瓶中倒出,是很低级的补气丹,丹药上隐约浮现着熟悉的纹路,是她尚是学徒时,从师父那学来的那种。她松了口气,下一秒眉头却锁得更紧了。这些事情,已经不是巧合了。

    她不信黄衣女子谋划了一个如此艰难的阴谋只是为了让她下界的,还有那个始终畏首畏尾的黑衣人,绝对不是善茬儿。但她又实在想不通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这具不能习武的身体仿佛是为她准备的一样,相差无几的容貌,前十三年铺垫下的故事,一模一样的基础丹阵,云衣甚至觉得,之前那人极少见人,就是防止她夺舍以后被人发现性情大变。

    一切的一切像一张巨网,又仿佛一局已成定局的棋,这种棋子的感觉很不好。云衣暗下决心,她一定会重返上仙界,而那时,她要将这一切查个水落石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