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章 云峰

第二章 云峰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门口传来克制的敲门声,很轻,仿佛是怕扰了屋中人的安宁。

    云衣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稳了稳心绪,方才道了一声“进”。

    进来的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身量颀长,蓄着缕山羊胡,咋看倒真有几分文人风骨。她知道,这该是她那官居二品的父亲云峰了。

    云衣没说话,只是喝茶,那中年人也只是沉默着,将桌上的瓶瓶罐罐收入储物袋中,又自怀中掏出一个储物袋,压着一张纸,一并放在了桌上。

    沉默,似乎已成了二人间的默契。

    做完了这一切,云峰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他扭头看了眼他这个视他于无物的二女儿,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云衣抬头略蹙了蹙眉,“还有事?”

    似是感受到云衣的不虞,云峰有些退缩,但又想了想来时那人许给自己的功法,咬了咬牙应到:“方来时,镇远侯府的世子托我带张请帖,三日后是老侯爷的寿辰,问你愿不愿赏脸。”话越说到后来声音越小,到最后,已声若蚊呐。

    云衣看着面前唯唯诺诺的一家之主,想想这个人曾将她弃于后院不管不顾七年之久,不由觉得好笑。撇了撇杯中的茶叶,看着眼前的人面色一点点变得灰白,终于在他绝望地打算转头离开的时候开口问了一句:“你刚说是几日后?”

    “啊?啊!三日三日!”云峰有些欣喜,“你当真打算去?”话一出口,又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又不好找补,一时颇有些手足无措。

    云衣已没什么心思欣赏云峰供祖宗般的小心翼翼了,“我需要做什么?”

    “你不用做什么,不用做什么”云峰急急回应,“寿礼我会替你备齐的,赴宴的衣服我明天着人送来,哦,你母亲和你妹妹也会去,你到时候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问她们就是”说到这里看云衣又抬头看了自己一眼,又忙不迭地补充,“你要是不想跟她们一路也行,我给你单独备车,三日后辰时从府门出发,到时候我让翠竹叫你。”

    “好。”云衣淡淡应了一声,已是不想多谈,云峰见状,识趣地转身离去。

    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云衣转动着茶杯,若有所思。

    像刚才这类的邀约,从前的她是从不会答应的,可她现在不能不答应,她要走出去,她必须找到一个修为不低的人陪在身边,不论是用利益牵连还是别的什么手段,不然以她的修为,寸步难行。

    她大概也能猜到那些邀约的目的。她是这片大陆不世出的炼丹天才,又身为女子,还是不会武的女子,太好控制了,这简直是天赐的炼丹机器。前十几年这运气砸在了云家,京中各家只能干羡慕,可女孩子,总归要嫁人的。

    呵,大概这京中,她便是想当皇后也当得,这等尊贵,不知道多少女孩子羡慕啊。想到这儿,她有些嘲讽地笑出了声,“啪”地一声将茶杯按住,“只是不知道这府中羡慕的人又有几个啊。”

    转天,云峰说好的衣裙果真按时送来了,是上等的织锦,百蝶穿花的纹饰,连带着一整套金玉的首饰。云衣看过了,不说满意也不说不满意,只说想再去成衣店逛逛。云峰知道后痛快地点头应允,派来个丫鬟说是给她带路。

    “你是?”眼前的小丫鬟看着倒机灵,只是眼神之间透露出的不安分实在令人不喜。

    小丫头恭敬一礼,应道:“回二小姐,奴婢青梅,原是跟着三小姐的,今儿被老爷派来给二小姐带路。”

    “起来吧,”云衣说着起身往外走,“你可知这京城中最出名的茶楼是哪家?”

    这问题来得没头没脑的,青梅乍听也是一愣,思忖片刻后答:“若说最大的茶楼应该是怡然阁,但大家品茶最爱去的却是‘梧桐秋’,皆因‘梧桐秋’安静,而怡然阁则是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

    云衣听罢,脚步未停,“去怡然阁。”

    直至坐在怡然阁,青梅还有些发懵,不是说好逛成衣店吗?老爷让她来陪二小姐逛街,三小姐得知后特地把她叫去嘱咐了好些,如今二小姐坐在这里,那成衣店那头的计划怎么办?

    “青梅。”青梅正思索着如何向三小姐交差,云衣突然唤她吓她一跳,“小小姐,什么事?”

    “你好像,不想陪我品茶啊”云衣又倒了一杯茶,缓缓地说。

    “青梅不敢!”

    云衣扭头看了她一眼,思索片刻,“不然,你替我去成衣店挑身衣服吧。”

    平平常常的语气,青梅实在听不出是吩咐还是讥讽,加之自己本来就心虚,此刻只感觉额头上已渗出细密的冷汗。

    “你紧张什么?”

    “回回二小姐,出门之前老爷吩咐,不让我离小姐身侧半步”

    “让你去你就去,”云衣知晓青梅未必说了真话,但她生来不喜揣测这些细密心思,此刻又多了几分被人盯梢的不耐烦,“我在这茶楼又丢不了,老爷怪罪下来我担着。”青梅无法,只得应“是”。

    青梅方走,云衣便起身,拎着茶杯茶壶,坐到了座位不远处一个青年人对面。

    青年人看着这不请自来的客人,也拿不准是巧合还是自己身份暴露,一时不知应以什么语气开口。

    云衣兀自坐下,自斟自饮了一杯,看着青年人一脸纠结的表情,缓缓开口,“父亲派你来的?”

    青年人被吓了一跳,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暴露的,只得迅速起身行礼,“小的方柄,见过二小姐。”

    “行了,起来吧。”云衣抬头打量了一下这青年人,随手指了个位置,“坐。”

    方柄谢过之后坐下,整个人规规矩矩的,让人挑不出错漏。

    “你跟着我干嘛?”尽管已经猜到了答案,云衣还是程序性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老爷吩咐,让小的暗中保护二小姐安全。”

    是监视才对,云衣厌弃地想,不过如今的她没有能力摆脱这种监视,要尽快想办法离京。

    “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凡境五重。”

    云衣也搞不懂凡境五重是个什么概念,她大概知道修武者先修经脉,猜测所谓“凡境”,应该是修经脉之力吧。

    “那你可知这京城之中,何人修为最高,是何境界?”

    “修为最高的定是皇室的‘老祖宗’,传说他已修至灵境九重,可享三百年寿元了。”

    云衣神色不变,也不知在思索些什么,方柄只觉这位神秘的主子实在难伺候,问话的语气平平淡淡,却总让人感觉她会在下一秒暴跳如雷,明明只是个不能修武的小丫头,自己竟平白感受到一种上位者的威压。

    方柄实在是耐不住这诡异的气氛,率先开口:“二小姐,如果没其他事儿了,小的护送您去成衣店找青梅姑娘?”

    “不急,”说罢唤来店小二又添了一壶茶,“挑件衣服而已,青梅能搞定的。”

    “那现在”

    “现在在这喝喝茶不好吗?你再同我说说如今这京中形势吧。”

    “是。”方柄领命,复又压低声音道:“京城自然以皇家最大,当今圣上有三子,太子为前皇后所出,政绩平平,修为也不高,如今只能靠着他外祖镇远侯的势力在朝廷立足。三皇子是淑妃所出,淑妃出身低,母家没什么势力,可三皇子却是京城年青一代中天赋最好、修为最高的,如今二十出头的年纪,已修至凡境七重。至于五皇子,五皇子是陛下同一宗门女子所生,幼时便离宫云游大陆,至今未归。”

    “除去皇家,在京中能说得上话的也就是丞相和镇远侯了,二人一文一武,在朝中分庭抗礼,相府的二公子端的是温润俊郎、君子如玉,不知是这京中多少女子的梦中情人,镇远侯府的大小姐就倾心与他,放出话去说非他不嫁”

    听着方柄突然来了劲头的语气,话题却越来越偏,云衣无奈地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头,“付茶钱,去找青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