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十章 再见扶风老祖

第二十章 再见扶风老祖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云衣他们挑的地方是自魔兽森林进岩城最近的路,云衣料定以扶风老祖的性情,在发现被人捷足先登以后,必定会追查到底。

    既然孟家已得凤火灵芝十余载,那么凤火灵芝先前栖身的那座火山的温度一定会有所下降,温度的下降可以从周边灵药的生长之中窥出端倪,所以扶风老祖不难判断凤火灵芝被移植已久,从而断定拿取凤火灵芝的人应该不会再滞留森林之中。

    而从那处火山出来,这是距离最短的离开魔兽森林的路。

    扶风老祖修为高,脚程自然快,不过一天的工夫,云衣便蹲来了风风火火赶路的扶风老祖。

    扶风老祖见到云衣一脸惊讶,“小友怎么还在这魔兽森林之中?距丹会开幕还剩月余,从这儿走到圣丹城就要半月的时间啊。”

    “老祖且歇一下,”云衣说着还给扶风老祖让了个座,“实在不是我不着急,只是走到岩城,机缘巧合之下竟得知老祖所求那株凤火灵芝被人捷足先登,这才决定回来森林等待老祖。”

    云衣说得情真意切,扶风老祖却不为所动,满面狐疑地看了云衣一眼,又瞅了瞅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孟凡,“说吧,又打什么鬼主意呢?”

    云衣被看破也不脸红,嘻嘻一笑,“想和老祖合作一把。”

    “去去去,”扶风老祖看样子是想蹦高,“我说了那株凤火灵芝我有用,有用!”

    “我不要凤火灵芝,我要凤火灵芝的火。”

    这下扶风老祖倒是冷静下来,“凤火灵芝的火?”

    “是,我们猜测或许您得到的消息有误,那株凤火灵芝,少说也有五千年了。”

    闻言扶风老祖神情开始凝重,五百年的凤火灵芝或许他尚敢一搏,五千年的凤火灵芝,若是生吞下去,恐怕只能顷刻间灰飞烟灭。

    “老祖怕了?”云衣观察着扶风老祖的神情变化,随口激了一句。

    扶风老祖没理会云衣的挑衅,盘腿坐下,“先说说你的计划吧。”

    “凤火灵芝藏于岩城孟家,不过此举是它有意为之,十多年了,我想无论凤火灵芝出于什么目的,都应该达成了,我们无从得知孟家将凤火灵芝藏于何处,但灵芝出走之时,动静必是惊天动地,我想老祖是有备而来吧?”

    “缚灵锁,”扶风老祖说着开始往外掏东西,“迦音寺的镇灵钵,我之前为防事情有变,还顺道向慈恩大师讨了一字真言”

    说实话,扶风老祖此时心里也开始打鼓,五千年凤火灵芝与五百年岂可同日而语,所以他不敢藏私,一件一件倾数拿出。

    “足够了,”云衣倒是看起来十分志得意满,“那便,只欠东风了。”

    扶风老祖实在想不通是什么给予云衣这么大自信,但这个小丫头好像时时刻刻都对自己极有自信。

    考虑到就算追问大概也没什么结果,扶风老祖决定相信云衣一回,将拿出的东西一股脑又收了回去,照云衣所言,静待东风。

    刚收完东西一抬头,扶风老祖看见了火堆旁边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孟凡,“不知这位小兄弟是何人?”

    “他是孟家三公子孟凡,”云衣想着孟凡也不会开口,索性替他答了,又想了想,对着孟凡道,“孟凡,这是扶风门老祖宗。”

    这名头着实吓了孟凡一跳,就算他自小沉迷炼器不问世事,也知道扶风门的名声,如今这个传说中修为、辈分极高的老祖宗在此同云衣谈笑风生,他不禁对云衣又多了几分敬佩。

    惊吓归惊吓,孟凡面上却丝毫不显,只是草草一拱手就算见礼了。

    扶风老祖此刻却没闲心挑理,他听完云衣的介绍差点被唾沫呛死,“孟,咳咳,孟家三公子?咳咳咳咳咳,你当着孟家人的面儿跟我商量怎么抢孟家的东西?”

    “诶,扶风老祖此言差矣,”云衣一本正经地解释,“天地异宝,有缘者居之,哪能算孟家的东西。”

    说完还不忘冲孟凡扬扬下巴,“你说是吧?”

    孟凡眼神盯着火焰一刻不移,随意点点头就当应是,却没发现自己的心跳,不知为何蓦然加速。

    扶风老祖表示对云衣的强盗逻辑不想多谈,但又实在清闲,那边皇甫老祖一脸“别理我”的神情在一旁打坐修炼,这边孟凡盯着火堆装哑巴,无奈,扶风老祖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云衣聊天。

    “小友可知如何去往圣丹城?”

    “不知,”云衣回答得痛快,“但我相信事了之后,老祖一定不会介意送我一程。”

    扶风老祖有些后悔开口了,他应该和那两人一样,蹲在一旁装蘑菇的。

    可云衣明显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不知老祖可清楚参加丹会有何条件?”

    “没什么条件,大概因为一年一度,才弄得年年鱼龙混杂,反正能生个火的就敢上去,”想了想,扶风老祖又补充道,“不过丹会分三轮,确切地说前两轮鱼龙混杂,第三轮却是必须是真正的炼丹师才能进入。”

    “那这个丹会搞三轮意义何在?又不靠前两轮刷人。”

    “搞些重在参与的活动有助于提升丹阁知名度嘛,”眼见着云衣已经要质疑丹会的权威性了,又急急补救道,“不过前两轮确能挑出些炼丹的好苗子,丹臣萧肃便是这样被赤龙国皇室选中,不过二十余年,硬是被赤龙国用雄厚的资源由炼丹学徒砸成了炼丹师。”

    “丹臣?”云衣听说过“丹王”、“丹圣”,甚至有自命不凡的自号“丹仙”,但“丹臣”如此诡异的名号,当真第一次听说。

    “他现在是赤龙国皇室御用炼丹师,一生不能离开赤龙国皇室的桎梏,当然,他自己也不愿离开,若没赤龙国皇室,他成为炼丹师恐怕还要百年。”

    “所以他号‘丹臣’?”

    “这是旁人加给他的,奴颜婢膝,为人所不齿。不过他自己居然也认同这个名号,不然以他现在的本事,就算撇开赤龙国这个靠山,也没谁敢触他霉头。”

    不过扶风老祖说得云淡风轻,倒让云衣觉得这个萧肃,或许不如扶风老祖所言那般令人忌惮。

    “那这赤龙国又是什么来头?”

    “它是东境为数不多的仙国,”提及此,扶风老祖不自觉面露向往,“真正受命于天的仙国。”

    “你知道为何扶风门在东境没多大名声吗?”

    云衣摇摇头,等着扶风老祖的下文。

    “因为它是凡宗,同样,你现在所能看见的国,皆是凡国,这样的地方,不论出了多了不起的人都不值得忌惮。”说罢,扶风老祖深深叹了口气,仿佛骤然老了。

    “那赤龙国又与凡国有何不同?”云衣知道,是因为仙国能凝聚气运,但她很好奇看不见气运的凡人,会如何解释这件事。

    “有古籍记载,国有国运,这是天与的,大概是他们得到了上天的认同吧。”

    见扶风老祖已是不想就这个话题多聊,云衣识趣地闭嘴,看看天色又远远望了眼岩城方向,“老祖休息吧,东风,将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