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十一章 凤火灵芝

第二十一章 凤火灵芝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大约五日之后,岩城的平民突然大量外迁,听闻是孟家要在城中举行大型祭祀,暂时性地清空城池。

    为了这次祭祖,京城孟家的强者悉数回归,连同岩城孟家的诸位长老,当真煞有介事地在城中建起了祭坛。

    云衣坐在城外的一处茶摊里,听着出城人的议论,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现在该说说你具体的打算了吧?”扶风老祖一点儿喝茶的闲心都没有,此刻的他再不见曾经云淡风轻、仙风道骨的模样,反倒是如临大敌。

    “孟家调动了这么多人,应该也是察觉凤火灵芝有异,他们既能从凤火灵芝中分离火焰,还自如地使用了十几年,至少也该是有些底蕴的。”

    “你可别指望他们,”皇甫老祖脸色也不太好看,“瞧孟家主那个样子就知道孟家人有多不靠谱。”

    皇甫老祖素来口无遮拦,这话出口才想起孟凡还在场,又迅速找补,“我没说你啊,你看起来还挺靠谱的。”

    孟凡显然没太注意他们正在谈论什么,他此刻眉头紧锁,仿佛在努力回忆什么。

    “凤火灵芝刚刚融合完另一种火焰,肯定尚在虚弱期,应该没那么难对付,让孟家牵制它片刻还是不难的,”云衣解释完,接着刚才的话头往下说,“既然扶风老祖的目的在凤火灵芝,我的目的在火,那我们到时随机应变各取所取便是。”

    我就是想知道你打算怎么随机应变,扶风老祖暗自腹诽,不过想想就算问了云衣也不会多说,只好作罢,满脸愁容地看着云衣喝茶。

    “你,一定要小心大长老。”一旁,孟凡在回忆良久无果之后,还是纠结地开口,“他似乎有什么专克火的功法。”

    火,天地所生,光明所依。天地之物,素来顺之则生,这是云衣前世根深蒂固的思维,若是说人为能造出什么所谓“专克火的功法”,云衣是不信的,但看着孟凡诚恳的眼神,云衣还是开口道了句“多谢提醒。”

    在孟家清城的第十天,云衣觉得时候已到,嘱咐孟凡和皇甫老祖在城外某处等待,她和扶风老祖顺着孟凡所指的一条密道,溜进了孟家。

    孟家此时已是乱成一锅粥,器炉之下的火焰十几天前骤然熄灭,孟家赖以生存的根基就此坍塌,大长老将京城的诸位长老尽数召回,孟家宅府的温度却不知为何越升越高。

    孟家后宅的一处密室,大长老神情凝重地看着面前的灵药。

    没人知道,孟家有块千年的药土,这盆据说能育凡为灵的灵土是孟家的传家宝,可千百年来,就连孟家人自己都好奇祖先传下这块药土是何含义,直至大长老从魔兽森林带回了凤火灵芝。

    他本以为这就是命数,这是孟家先祖为后人铺好的路,却不想仅十余年,凤火灵芝便翻脸不认人。

    “大长老,将凤火灵芝移出去吧,此地狭小,若是它骤然爆发,也不利于我们施展。”

    “呵,施展?三哥未免太瞧得起我们这些人,五千年凤火灵芝,就这一丝火焰若是失控,都不是我们能招架的。”

    “那你倒说说还能怎么办?”

    “事到如今,也只能放了它,生了灵智的灵药,它若执意要走,谁还敢留啊。”

    “放了?若没了麒麟火,孟家在西麟国还算个屁!”

    “不放说得好像你能干得过它一样”

    “够了!”大长老沉声打断了密室里喋喋不休的争论,“找你们回来是想办法的,不是吵架的!”

    “我的办法就是让它爱去哪去哪呗。”五长老不死心地小声嘀咕了一句,被大长老狠狠瞪了一眼。

    “或许我们可以和它达成某种协议?毕竟千年药土,应该对它也是有些好处的吧,不然它当初为何能被大长老带回来?”二长老小心地建议。

    “这也是我至今没想明白的,”大长老盯着凤火灵芝陷入沉思,“它当初为何会选择我?”

    另一边,云衣同扶风老祖进入了孟家,两人大摇大摆绕了一圈也没见到个活人。

    “怎样,能感应到凤火灵芝在哪吗?”

    “这该是我问老祖的呀,能感受到那帮长老在哪吗?”

    扶风老祖哭笑不得,“长老议事必是得选密室之类的地方,说是密室就一定能隔绝灵力探查,我上哪感受去?”

    “那就凭运气吧。”云衣倒是没见沮丧,反而一脸轻松,在扶风老祖不明所以的目光之下,甩手召出了一团火焰。

    在孟府的高温之中,这团火焰的温度丝毫不显,扶风老祖愈发觉得云衣此举莫名其妙。

    “我听说过生了灵智的灵药会主动寻找有利于其生长的物质,凤火灵芝生于火确实应该与火亲近,但那时麒麟火催生的凤火灵芝啊,你这种等级的火,它看不上吧。”

    虽然对云衣能聚火还有几分疑问,但扶风老祖决定先解决眼前的问题。

    “这您就不懂了,老话说物极必反,您等着看吧。”云衣故卖关子,一脸的高深莫测。

    密室之内,凤火灵芝突然一阵异动将一众长老吓了一跳。

    “这这这这这”

    还未等五长老“这”出个所以然来,凤火灵芝蓦然爆发,瞬间密室变为一片火海。

    众长老慌忙外逃,却不想凤火灵芝也顺着密室的门,逃了出来。

    空荡的孟府之中,云衣二人格外显眼,更何况有凤火灵芝引路,孟家长老很快就发现了“元凶”。

    “两位朋友可否坐下一叙?”大长老看云衣二人架势,觉得二人恐怕来头不小,一时间竟忘了一旁虎视眈眈的凤火灵芝,客气得极不合场合。

    云衣没理会大长老可能自己都不知所云的话,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凤火灵芝。

    她觉得如果凤火灵芝能化形的话,它一定也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或者说,看着她手中的天火。

    两方就这样僵持了许久,像极了大战之前的山雨欲来。

    最后,凤火灵芝沉不住气了,五千年的灵智,也让它生出几分傲气,它觉得以它的能力,在场的凡人皆不足为惧。

    它又移近了几步,保证如有异变火焰能最快回到本体。

    见凤火灵芝上前,云衣竟也不退,依旧站在原地,依旧饶有兴趣地打量。

    终于,凤火灵芝将麒麟火移出了本体,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云衣手中那团天火扑去。

    云衣用天火包裹全身,若无其事地盘腿坐下,不闪不避地同麒麟火撞在了一起。

    孟家长老见凤火灵芝火焰离体,以为时机正好,默诵口诀召来法器企图趁机收服凤火灵芝本体,却不想法器还未碰到凤火灵芝,便被飞回的一缕麒麟火焚为灰烬,连带着那些长老也遭了反噬,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