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十二章 啮火蚁

第二十二章 啮火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扶风老祖正暗自庆幸自己沉住了气,便听云衣一声“动手”,慌忙将缚灵索、镇灵钵掏出,砸向凤火灵芝,临了不忘加上慈恩大师那一字真言“镇”。

    天地之间悠然荡开一声“镇”,缓慢而悠长,却让人听出了几分敬畏,就连云衣也听得愣了两秒。

    凤火灵芝感受到危险,急忙召回麒麟火,却发现不知为何,它已感受不到它的本命火源,此刻再想要逃逸却为时已晚,只得被扶风老祖收入囊中。

    本体被困,麒麟火骤然暴走,就在云衣无暇分神他物之时,大长老不知自袖中掏出了什么东西,扔向了云衣。

    大长老此举突兀,待扶风老祖发现想拦,竟为时已晚。

    那团东西不知何物,遇火迅速扩张,顷刻间遮挡了云衣的视线。

    云衣目光一紧,她没想到竟能在此地遇到这个早该灭绝的物种。

    孟凡说得没错,大长老确是手握火的克星,却不是什么功法,而是一种名唤“啮火蚁”的昆虫属灵兽。

    啮火蚁,远古异兽,以火为食。

    许是世上万物相生相克,谁都无法想到,最光亮炙热的火焰之中,竟能生出世上最冷暗阴毒的生物。

    这种生物以火为食,火灭则亡,是故最初的最初,人们只是简单以为这是天地所生的一道平衡法则。

    可后来,有别有用心的人发现了啮火蚁对于炼丹师、炼器师这类以火为生的职业,有着致命的攻击力,于是开始有意豢养。

    他们找到了一种被他们称作“虫冰”的物质,在这种物质的包裹之下,尚具活性的啮火蚁会进入休眠状态。虫冰遇火则融,而后啮火蚁苏醒。

    大长老扔出的,正是虫冰。

    可这个东西本该灭绝的,当数万年之前,世上最后一只凤凰死于啮火蚁的围攻,人们开始意识到了这种虫子的可怕,由炼丹师、炼器师牵头,以杀死世上最后一只啮火蚁为口号,开始了对啮火蚁这一种族的大规模围剿。

    这是一次堪称残忍的围剿,不只是对于啮火蚁,也对于豢养啮火蚁的人。

    是的,这曾经是一个职业,除却作为攻击手段,啮火蚁某种意义上是很好的灭火器。

    曾有人呼吁让啮火蚁的存在合理化,可围剿开始之后,这些人成为了异端。

    但凡宗族、宗门、仙国之内,有人胆敢豢养啮火蚁,那么那个宗族、宗门、仙国将会遭受的,是灭族、灭门、灭国之灾。

    那是最可怕的时代,人人自危,朝不保夕,人们争先恐后地加入灭蚁组织,以求自保。

    最终,啮火蚁成为了传说,而那个时代,成为了每个人的噩梦。

    这个传说以及那个时代,成为了每一个炼丹学徒、炼器学徒拜入师门的第一课,这些把火视为信仰的人,视啮火蚁如仇雠。

    可现在,这个传说活生生地出现在云衣的眼前,而扔出啮火蚁的人,是一名炼器师。

    啮火蚁极其迅速地繁衍,密密麻麻地覆盖在云衣周身的火焰之上,一眼过去,场面甚是渗人。

    “孟家大长老,”黑色的蚁群包裹之中,传出了云衣的声音,扶风老祖自认识云衣以来,从未听过她以如此语调说话,庄严而神圣,仿佛在进行某种审判,“你身为炼器师,于火不尊,该当何罪?”

    大长老觉得云衣疯了,莫说是大长老,在场诸人,包括扶风老祖,皆以为云衣疯了。

    这啮火蚁是大长老从某位高人处购得,只说对压制火焰有奇效,今日情急之下,只得将它扔出,死马当作活马医,却不想云衣在此扯什么“于火不尊”。

    “交出麒麟火,老夫饶你一条活路。”大长老只以为云衣是奈何不了啮火蚁,说些疯言疯语唬人,其实他也不知如何控制啮火蚁,但这般说说,总能充充场面。

    “愚昧!”蚁群中,云衣声音更厉,可一声之后,便再听不见声响。

    扶风老祖看着蚁群渐渐收缩,不由得担心起云衣的安危。

    片刻之后,火焰竟被吞噬殆尽,连同云衣也消失不见,啮火蚁相继死亡,当一切归于沉寂,那片空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大长老有些傻眼,他没想到会是如此同归于尽的结局。

    扶风老祖更是悲愤交加,若不是还未稳住凤火灵芝,他早已冲上去让大长老偿命。

    而就在此时,虚空之中一丝火光闪现,而后火势越来越猛,方才消失的云衣自火中安然走出,两簇火焰安稳地待在她的指尖,其中一簇,正是虚弱不已的麒麟火。

    见云衣安然无恙,扶风老祖松了一口气,继续集中精力压制凤火灵芝,而另一边,孟家长老已是目瞪口呆。

    大长老一眼认出正处在虚弱状态的麒麟火,想要趁云衣不备,上前争夺,却被云衣一个闪身让了过去。

    “好奇吗,我是如何做到的?”云衣闪身后竟未再退,而是一步一步走向大长老,两眼之中,又燃起了火光。

    “火之法则,第一道曰生,生则不灭,星寸之火,可以燎原。”云衣说得很慢,也走得很慢,一步一句,让大长老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压。

    “不过和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云衣话锋一转,自嘲一笑,“你只需知道,于火不尊的炼器师,终为火所噬就够了。”

    还未等大长老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不知何处燎起一阵火光,瞬间将其吞没,整个过程,大长老竟是连一声尖叫也无。

    四下皆惊。扶风老祖如今十分感恩自己的眼光,这种人若与之结仇,不用说后患无穷,可能当场就灰飞烟灭。

    云衣扭头看了眼扶风老祖,“如何?”

    “可,可以了。”扶风老祖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说话不自觉地有些结巴。

    “那走吧。”漠然看了一眼还楞在原地的孟家长老,云衣头也不回地离开。

    扶风老祖赶忙一手拎锁,一手拿钵地跟了上去,还得战战兢兢地生怕凤火灵芝逃逸。

    直至走出城门,扶风老祖看着云衣周身的气焰一点点平息,才敢小心地开口询问“刚刚,是怎么回事?”

    “天谴而已。”云衣随意解释了一句,没再多说。

    其实除却她同孟家大长老所说之外,云衣的运气在于她前世领悟了空间法则,尽管只是最浅显的几条,也足够她在啮火蚁群中强行隔绝空间。

    而在被啮火蚁消耗之后,狂暴的麒麟火竟变得十分服帖,云衣不想将其称作意外之喜,不过这样倒也不错。

    所有事情似乎都没有出乎云衣的意料,除了啮火蚁,这个物种的突然出现让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想起之前孟凡曾提醒自己小心大长老,云衣暗自祈祷他能知道些其中内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