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十三章 凯旋

第二十三章 凯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待到云衣二人回到之前约定的地点,离火太久的凤火灵芝已失去了活性,安静地宛如一颗普通灵药。

    扶风老祖拿个木盒盛了,小心安放在储物袋中,又仔细检查了一番镇灵钵,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毕竟是借的,得还。

    “慈恩大师的真言是什么来头?很管用吗?”听他说起借钵,云衣想起方才天地间荡开的“镇”字。

    仙界不是没有修佛的宗门,她与天佑寺的禅一法师还常有来往,只是她从未听过“真言”这一说法。

    “反正现在来看没有说不管用的,虽说慈恩大师自己说他的真言也就起个心理作用,大家也都只当是他谦虚。”

    听闻扶风老祖此言,云衣对慈恩大师兴趣愈盛,心下计划,有空定要迦音寺走一遭。

    突又想起初见慈恩大师时的场景,云衣先乐了,“我记得初见老祖,老祖可是一口一个‘老和尚’地称呼慈恩大师,怎么如今也用敬称了?”

    “本事不如人当然得客气点儿,”扶风老祖倒是不介意云衣的寒碜,“等下次我再觉得我能打得过他了,还叫他‘老和尚’!”

    说完又补充一句,“你要愿意也可以叫我‘老头儿’,毕竟你刚刚灭杀大长老的气势,我看了都害怕。”

    “老祖抬举,大长老所行之事,天所不容,自有天谴,当真与我无关。”

    “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天所不容,是你所不容吧。”

    “老祖慎言。”云衣吓了一跳,凡界修仙讲究逆天改命,可仙界修士讲的皆是顺应天道,凡仙界修士,对天皆有所敬畏,这是云衣前世根深蒂固的思维,听完扶风老祖此言,她竟一时忘了自己正在凡界。

    云衣这一哆嗦也吓了扶风老祖一跳,他将话再三琢磨,也没弄懂自己哪里失言。

    气氛逐渐尴尬。

    好在这种尴尬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皇甫老祖和孟凡回来了,两人不知去做了什么,此时皆是灰头土脸,满头大汗。

    “怎样?”看云衣一脸好奇的模样,皇甫老祖抢先一步询问。

    “还算不错,”见提问的时机被抢,云衣也只好先将疑问放到一边,而后看向孟凡,“你自己的火焰已经被麒麟火融合了,不过我把麒麟火抢回来了,也算功劳一件吧?”

    “多谢。”孟凡将火焰接去,只甩给云衣两个字便寻了个空地去吸收。

    云衣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总觉得孟凡的语气甚至比之前更冷漠了几分。

    认真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有哪里得罪他了,云衣自认除了杀了他家大长老以外,其他事情还都挺对得起他的。

    想起孟家大长老,她又想起了那只啮火蚁,待孟凡吸收完毕,她一定要问个明白。

    许是因为这个麒麟火种中有一部分原属于孟凡自己,又也许是因为天生火体,几个时辰之后,孟凡便将麒麟火炼化,随手操控一下,已是得心应手,再不似先前那样出现排斥感。

    “凤火灵芝帮了你一大忙。”看见孟凡的神色有些疑惑,云衣上前解释道,“天生火与麒麟火都是世间异火,这种等级的火,相生也相斥,但凤火灵芝为了让自己更强,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强行让他们融合了,到头来,便宜了你。”

    “可当我无法聚火之后,为何依旧与麒麟火相斥?”

    “天生火体,你就是火种,懂吗?火之法则,第一道曰不灭,它一直存在,只是你没有找到。”

    看着孟凡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云衣没有给他太多时间琢磨,反正以后他一定会懂,现在火烧眉毛的问题是,啮火蚁。

    “你之前说大长老有什么专克火的功法?”

    “嗯?”正琢磨什么“法则”什么“不灭”的孟凡,见云衣旧事重提,着实一愣,“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什么,功法是我猜的。”

    皇甫老祖在一旁暗暗撇撇嘴,孟凡此言无疑又证实了他孟家人确实不靠谱的想法。

    “那你怎么知道大长老有这个东西?”

    “之前家族外出历练,我无意中看见有个黑衣人在与大长老交易,卖的就是这样东西。”

    “你们是去何处历练?”

    “圣丹城。”

    云衣神色一凛,她没有想到啮火蚁竟然能深入到炼丹师的大本营。

    “圣丹城?你们炼器的,瞎掺和人家炼丹的事儿干嘛?”一旁皇甫老祖终于忍不住开口插话。

    “丹会举办期的前后一月都是圣丹城最热闹的时候,每周都有丹药、丹炉和火种的拍卖,炼器师出现在那里也不足为奇。”扶风老祖解释道。

    而后又接着话头说起丹会,“距离丹会举办也就剩一个月了,扶风门也有位炼丹的长老要去,你们是随我回扶风门与他同去,还是我把你们捎到岚城,后面的路你们自己走?”

    “劳老祖把我们捎到岚城就好。”云衣生怕皇甫老祖将两种选择一并拒绝,赶忙抢答。

    皇甫老祖一直不想云衣同扶风门走得过近,方才也当真想直接拒绝,不过想想只是同路到岚城也不过分,也就没再开口。

    “那之后的路”

    “我知道怎么去圣丹城。”没等云衣问完就被孟凡打断,皇甫老祖满怀欣慰地拍了拍孟凡,让云衣在一旁深刻怀疑自己被孤立了。

    扶风老祖见他们商量出了结果,也就不再多言,一声哨响之后,天上飞来了一只巨大的青鸟。

    “这不是青鸾宗的青鸟吗?”

    “是啊,那天看着不错,找青鸾借来一用。”

    之前扶风老祖说扶风门有炼丹师的时候,云衣已是对其好感顿增,此刻更是高看一眼。

    扶风老祖认定云衣去丹会是拜师的,却没强制她拜入扶风门下,云衣收服麒麟火时暴露了太多秘密,他竟也没深问。

    现在他这儿借镇灵钵,那借坐骑的,如此人缘,已不是单纯以辈分高能解释的了。

    一行人上了青鸟,这本是青鸾仙子的坐骑,上面的空间自然宽大舒服,云衣四人上来竟也不觉得拥挤。

    高阶灵兽,速度也是不慢,本来据扶风老祖说要半月才能到的岚城,五日便飞到了。

    青鸟落地,是说再见的时候了,本都是见多风雨的人,但扶风老祖却尤其伤感。

    云衣可能理解扶风老祖的伤感,生吞五千年凤火灵芝,极大的几率,此次便是永别。

    “那就提前祝老祖成功了。”临走,云衣莫名其妙说了一句。

    扶风老祖却是懂了,“你知道了?”

    “猜到一点,”云衣说的含蓄,“老祖吉人天相,定会成功。”

    “那就借小友吉言了。”扶风老祖神情并未因云衣这几句有所和缓,最后一抱拳,道了一句“后会有期”,便乘着青鸟飞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