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十四章 岚城

第二十四章 岚城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扶风门的老妖怪离开了,这着实让皇甫老祖感觉轻松不少,不然他生怕一个不察让扶风老祖看出些什么,万一将云衣掳去扶风门,那他拿什么跟自家孙子交代。

    “之前我带着麒麟火回来的时候,你们两个去哪了?”云衣不答反问,之前扶风老祖在,她也怕皇甫老祖有所戒心。

    “给你弄药材去了啊,”说着皇甫老祖扔给云衣一个储物袋,“孟家这小子真不错,孟家错过了他,是他们的损失。”

    云衣接过储物袋,一时有些感动,她一直以为她与皇甫老祖不过是彼此利用、各有所图,可现在看来,或许一直是她会错了意。

    孟凡猛然被皇甫老祖夸了一句,面上倒没什么反应,只是耳根渐渐泛上点点粉色。被云衣看见,轻轻笑了一声,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想孟凡耳朵却更红了。

    “进城进城!”不等云衣说什么,皇甫老祖在一旁吆喝上了,“老头一把年纪了,受不了天天风餐露宿。”

    “接下来怎么走?”进城路上,云衣询问孟凡。

    “岚城有专门去往圣丹城的飞行坐骑,只不过因为是公共的,所以没有那么舒适。”

    “那倒无所谓,”云衣说着看了眼皇甫老祖,见他也没什么异议,又接着问,“大概需要多久?”

    “半个月,圣丹城在东境的中心,岚城已经是离那最近的拥有飞行坐骑的城市了。”

    “岚城属于那个国家?”快走到城门时,云衣发现岚城的不同,这座城隐隐有些气运缠绕,稀薄但存在。

    “西沚国,东境为数不多的仙国之一。”

    云衣了然地点点头。

    现在正是各路人马赶去圣丹城的时候,岚城城门外排着长长的队等待入城,皇甫老祖一脸不耐地排着,时不时探头看看队伍前进情况。

    云衣站在孟凡后面,轻轻拽拽孟凡袖子,将声音压到一种皇甫老祖听不见的音量,“诶,问你个事儿,你跟大长老没什么交情吧?”

    孟凡吓了一跳,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面上却依旧故作镇定,“没有。”

    “哦那如果我告诉你大长老是我杀的,你会恨我吗?”

    “不会。”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孟凡暗中腹诽,这算没话找话吗。

    “哦那我哪得罪你了?”云衣松了口气,理直气壮地端起兴师问罪的架子。

    “什么意思?”孟凡彻底懵了。

    “我没得罪你,你干嘛对我那么冷漠?”

    “我”孟凡生来不善言辞,后来又遭十几年冷遇,变得更加沉默,如今云衣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更是让他一时语塞。

    “他不一直这样吗,三棍子敲不出一个屁来,”前面的皇甫老祖回过头来插话,“你那么在意他干嘛,觉得无聊了来找我聊天,我不冷漠。”

    云衣心道我可不得在意他吗,我寻遍半个仙界而不得的天生火体,好不容易遇见个活的,不在意行吗。

    可这又无法跟皇甫老祖解释,只得干笑两声,将这个话题混了过去。

    十分尴尬的云衣没有发现,一旁孟凡的耳朵,不知何时又红了。

    待他们终于进了岚城,云衣提议要先去买些东西,顺道打听消息,皇甫老祖说什么都不干,嚷嚷着要找家客栈睡觉,美名其曰他一把年纪,又旅途劳顿那么多天,比不上他们年轻人精力旺盛。

    其实云衣也理解皇甫老祖,只要云衣身边出现比他更强大的人,他就会异常谨慎,一定要将云衣带回东华,这大概是他作为东华皇室的倔强。

    云衣当然不会遂了他的倔强,但现在还远不是摊牌的时候。

    无奈,云衣只好先跟着皇甫老祖找客栈。待一切安排妥当,皇甫老祖随手将紫金纹卡扔给云衣,打着哈欠回了房,临了嘱咐了一句遇上打不过的回来叫他。

    云衣回身看了看孟凡,“你是要休息还是随我逛逛?”

    孟凡也不回话,转身就往客栈外走。云衣没脾气地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岚城的街道是云衣所见最为繁华的,车马声、嬉笑声、还有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云衣东张西望的,走得很慢,一方面因为这番场景是她两世未曾历过的烟火气,另一方面,她很不喜欢跟在别人后面,很不喜欢。

    若是平时有事迫不得已也就罢了,今日无事闲逛,她一点儿也不想让自己受这个委屈,更何况,这一遭转世她已经够憋屈的了。

    孟凡走在前面一句话不说,云衣也不开口,就只是刻意放慢步子,孟凡走着走着发现后面人落下好一截,便只好停下来等等,如此两三次之后,孟凡选择落在云衣身后半步。

    见自己目的达成,云衣满意了,方才缓缓开口,“你炼器水平如何?”

    “四阶灵器没什么大问题,若是加上麒麟火”

    “别加上麒麟火,”云衣毫不客气地打断,“之前它那么厉害是因为它是凤火灵芝的,五千年的道行在那摆着呢,你差得远呢。”

    孟凡不说话了。云衣说完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又试图往回找补,“不过你也挺厉害了,不到二十能炼四阶灵器,在我认识的炼器师中你是第一个。”

    这安慰的效用着实有限,孟凡心想你也就认识我一个炼器师吧。

    也不管能找补回多少,云衣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四阶灵器也勉强够用了,丹炉会炼吗?帮我炼一个呗。”

    孟凡还没来得及质疑为什么一个能炼七品丹的炼丹师连个丹炉都没有,就被云衣一把拉走,“就这么定了!我刚来的时候看那边有个铁匠铺,你去挑挑有啥能用的。”

    孟凡当下用力反将云衣拉住,一脸看智障的表情,“凡铁炼不了灵器。”

    “铁匠铺只有凡铁?”云衣也懵了,她还以为所谓仙国,当是如仙界那样,人人修仙,到头来凡间的仙国竟只不过是多了些气运,瞬间岚城在她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那你说去哪?”以为自己终于找到这里与仙界共同点的云衣,一时有点垂头丧气,也没什么心情闲逛了,她现在也想找地方睡觉了。

    孟凡被云衣突如其来的情绪转换弄得有点愧疚,他觉得是他的语气打击到了云衣,毕竟这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肯定自小顺风顺水,还在天才的光环下长大,不食人间烟火也是常事。

    但孟凡也不知道要如何出口安慰,只好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带路,还不忘拽着云衣的袖子,她现在魂不守舍的样子,孟凡生怕一个不慎人就丢了。

    云衣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强迫自己接受现实,并想出新的方案。

    她自从得知仙国后便一直以为那会是她重回仙界重要的节点,但若仙国仍有凡物,那便算不得真正的仙国,那凡界的气运又是从何而来?

    云衣想不明白,她突然意识到这个凡界不似她以为的那么简单,她始终带着仙界人的优越在看这个层位,在看这个层位的人,但现在,她意识到她错了。

    这同样是一片天地,同样有天地法则,于天地之大,她仅仅是被流放下界的谪客,她不该狂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