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十一章 丹廷

第三十一章 丹廷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语出众人皆惊,“七品丹药龙玄丹?生死之战能让人起死回生那个?”

    云衣松了口气,既然他们都听过,那她便放心了,“没那么厉害,只不过能保人一息尚存,人若是死了,区区七品丹可救不回来。”

    “你可想清楚了,这一丹成,招揽示好的人可真就络绎不绝了。”

    “老祖放心,我自有分寸。”

    皇甫老祖似乎还想说什么,犹豫片刻,终是没有说出口。

    “龙玄丹的灵药你可都齐了?”药归关心的与皇甫老祖不同。

    “差一颗帝龙果,一株冰火兰。”

    药归低头翻了翻储物袋,“帝龙果我没有,不过冰火兰倒有一株。”说着递给云衣一个玉盒。

    云衣打开玉盒,果然看见盒中躺着一株已然开花的冰火兰,半赤半蓝,药力保存得极好。

    “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云衣惊讶地看着药归,“这东西只生于冰火两极相交的地方,常人听都没听说过,你竟有一株年份这么久的?”

    “曾入丹廷为长老的家族,就算没落,也总有些底蕴。”

    “丹廷又是什么?”一旁,皇甫老祖插话道。

    “丹廷位于大陆中央,统掌大陆四方四个丹阁,”说起丹廷,药归眼里都闪着光,“丹阁每年都举办丹会,就是在为丹廷选拔人才,丹会前三的奖品除去丹方、灵药,还有一个便是极其珍贵的,一次丹廷的考核机会。”

    “获得机会的人可以随时凭借信物前往丹廷,多久之后都可以,所以很多炼丹师每年都会来丹会撞运气,为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丹廷要那么多炼丹师做什么?”

    药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隐瞒,“他们在探索一条飞升的新路。”

    闻言云衣心里一跳,又听药归继续说道“他们打算,以丹入道。”

    这下云衣来了兴趣,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许是药归所言太过令人震惊,又许是实在无话可聊,房间中一时陷入寂静,直至万宝阁的侍女敲门提醒他们,最后三件压轴的宝物即将开始竞拍。

    药归关闭了隔绝外音的机关,拍卖师打了鸡血一般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诸位来宾,诸位贵客,我们此次拍卖会的来了!接下来这件宝物厉害了,我不卖关子,诸位请看!”

    说着将盖在拍卖品上的黑布掀开,台子上摆着三个玉瓶。

    “是的!没错!五品丹药,玄元丹!三颗!这三颗我们将分开拍卖,六千中品灵石起价,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五百中品灵石,开始!”

    “一颗上品灵石。”旁边的贵宾室内传出一道平淡的声音,一下子将价格提到了极高的高度,会场霎时间安静,拍卖师象征性的询价三次,最终落锤。

    “很棒的手段。”皇甫老祖淡淡的评价道。

    云衣点点头,“不过还好,我们也不算亏。”

    接下来的两颗却没有那么顺利,物以稀为贵,第一颗以高价得拍,而后有些势力的世家豪门纷纷出手,使得后两颗的价格水涨船高,最后一颗玄元丹竟被拍到两颗上品灵石。

    对于这样的结果,拍卖师甚是满意,而后让侍女将倒数第二件宝物拿了上来。

    “这第二件,是一味材料,”说着掀开黑布,里面依旧是一个玉瓶,“冰灵泉,只生于千年寒潭的潭心,这小小一瓶,可炼七阶冰系器。”

    说完,拍卖师将玉瓶的瓶塞拔开一点点,只一瞬,会场竟开始结冰。

    “好东西。”皇甫老祖中肯地评价了一句,眼睛却看向孟凡。

    “需要吗?”云衣扭头询问道,这东西虽稀有,但到场的能炼制七阶器的炼器师少之又少,她觉得或许可以一争。

    孟凡抬眼看了一眼会场中心的那个玉瓶,淡淡地开口“不用。”

    云衣没再说什么,又靠回椅背,等着下一件压轴的拍品。

    最终那一瓶冰灵泉以三颗上品灵石的价钱成交。

    冰灵泉拍出后,那位热情似火的拍卖师便下了台,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此刻正站在台上满面笑容。

    “感谢诸位赏脸,前来我万宝阁的拍卖,这最后一件宝贝其实是我万宝阁的珍藏,而拿出来之前,诸位要先听老朽讲一个故事。数千年前,世间有大能预测后世将有远古遗迹降世,并留下六把钥匙,称凭此进入遗迹,将得先机,岁月变迁,当初执秘钥的六个宗门,有些日渐衰落,甚至有的早归尘土。”

    老人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万宝阁本有一把钥匙,而机缘巧合之下,竟又得一把,天地功德,有缘者居之,所以我们万宝阁将这把钥匙拿到此地拍卖。当然,数千年过去,大能的预测也未成真,所以这钥匙的价值,还请各位自行衡量。”

    场中响起窃窃私语,似乎都在讨论这话的可信度,良久之后,不知何处传来一个沧桑的声音,“起拍价多少?”

    “我们不打算卖钱,”台上的老者依旧笑容可掬,“公平起见,既然这把钥匙真假难测,我们万宝阁也只拿它换一个承诺,参与竞拍者只需上台,同老朽说出这个承诺即可,但最终拍得这个钥匙的客人,要予我万宝阁立本命誓约,遗迹现身之日,承诺兑现之时。”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老人也不急,“为保证这个过程的保密性,还请感兴趣的客人移步幕后与老夫一谈。”

    “你觉得呢?”皇甫老祖询问云衣,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习惯于让云衣拿主意。

    “可以一争,反正不见兔子不撒鹰,怎么都不亏。”

    “那”

    “我去谈就好,”云衣摩挲着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既然是承诺,那不妨,便许个大的。”

    皇甫老祖张张嘴,想提醒云衣本命誓约,想想又觉得云衣不会不知道,最终还是安静地坐到一边。

    渐渐地,贵宾席陆续有人出来,皆是严严实实一身黑袍,与老人谈过之后,都没再回来,大概是在某个地方等待结果。

    云衣见时间差不多了,也戴上兜帽,走了下去。

    老人所在之处四周以黑布包围,又加上了隔音防窥视的结界,看上去很是安全。

    云衣径直走了进去,并未摘下兜帽,站在那里,也不说话。

    老人和善地笑笑,“这位朋友大不必如此谨慎,万宝阁的信誉,还是信得过的。”

    云衣没有搭腔,刻意压低嗓音开口“说条件吧。”

    。